墨索里尼,金融家与华尔街的宠儿

墨索里尼,华尔街的宠儿

意大利在“一战”中大发战争财,出现了一批金融与工业垄断寡头。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生产军火的昂萨尔多集团,1914年,其固定资产仅4 200万里拉,战后总资本已达5.88亿里拉。如今的汽车厂商菲亚特公司当时主要生产机枪和飞机、军舰发动机等军火,资本金战后增加了7倍,达到2亿里拉,员工人数也从战前的4 000增加到战后的4万。战争期间金融资本渗透到意大利的各个部门,出现了以意大利商业银行、意大利贴现银行、意大利信贷银行和罗马银行为中心的垄断金融集团。意大利商业银行资本金为2.73亿里拉,主要与冶金、航运和电力工业关系密切。意大利贴现银行资本金为1.68亿里拉,主要控制着靠协约国订货而发展起来的冶金和食品机械工业。意大利信贷银行资本金1.2亿里拉,主要控制与贸易保护主义相关的产业。罗马银行资本金1亿里拉,主要靠昂萨尔多公司支撑。

有喜也有忧,“一战”让意大利政府债台高筑。年国民总收入200亿里拉,在此期间的战费支出高达650亿里拉,相当于4.7亿英镑。其中有200亿外债,350亿内债。内债总额由1910年的140.89亿里拉上升到1920年的950.17亿里拉。在整个战争过程中,巨额债务仍不足以应付战争,还必须要超额发行纸币。1915年6月30日全国货币流通额为38.56亿里拉,1917年6月30日为58.15亿里拉,1917年12月30日增加到84.25亿里拉,1918年上升到117.50亿里拉。在1920~1921年,意大利财政收入只能满足37%的财政支出。1922~1923年,国债又增加了452.95亿里拉。

国债的利息支出成为意大利沉重的包袱,纸币的超额发行导致了严重的通胀。随着战争的结束,工厂订单下降,大批企业破产倒闭,失业者的队伍日益庞大,工人阶级生活贫困。战后的意大利陷入金融混乱、财政崩溃和物价腾飞的困境。民以食为天,无法填饱肚子的意大利人终于开始起来反抗了,都灵、米兰等城市发生了群众暴动事件,一时间,意大利全国革命浪潮汹涌澎湃。1916年,意大利全国各地举行的罢工达1871次,参加者55.4万人;1920年工人运动的声势更加浩大,全国举行罢工2 070次,参加者猛增至231.4万人。罢工工人要求提高工资和八小时工作制,还有至少60万工人参加了占领工厂、建立工厂委员会的斗争。

动荡不安的社会是法西斯诞生与壮大的温床。意大利法西斯独裁者墨索里尼早年信仰社会主义,是意大利社会党领导人之一。社会党是意大利历史最悠久的政党,初名意大利劳工党,1919年加入共产国际,1921年其左翼另组共产党,1922年被墨索里尼政权取缔。1915年,墨索里尼退出社会党,1919年,他创建了以古罗马“棒束”标志为党徽的“战斗的意大利法西斯”(1921年更名为国家法西斯党),该组织大量吸收退伍老兵、中产阶层青年、失业大学生和军官,以及因政治混乱和经济困难而心怀不满的社会中下层民众。

很快,墨索里尼的队伍被金融与工业寡头看中。1918年2月,昂萨尔多军火集团开始资助墨索里尼。1920年,米兰电力经营联盟和伦巴底钢铁与机械产业的巨子们开始资助墨索里尼。1922年,墨索里尼还得到菲亚特公司董事长阿涅利、皮雷利公司董事长兼意大利工业家联合会主席皮雷利与意大利大金融家尼蒂的支持。尼蒂是意大利贴现银行创始人之一,代表着意大利金融资本集团的利益。

意大利政府也开始公开把法西斯行动队作为军警与宪兵的辅助力量来使用。意大利法西斯迅速成为金融与工业寡头的打狗棒。大批法西斯打手组成别动队,以共产党与社会党为首的左派革命组织为目标,采用残酷的手段疯狂镇压甚至杀害共产党、社会党和工会的领导人。法西斯分子被寡头们赞美为制止革命运动的“复仇天使”。

1922年10月,在意大利金融界与工业界的支持下,墨索里尼指挥法西斯党军事组织“黑衫军”进军罗马,发动暴乱并夺取政权,任内阁总理。意大利工业家联合会秘书长奥利维蒂专程前往米兰会见墨索里尼。意大利工业寡头组织——意大利工业家联合会于11月3日公开发表声明“对法西斯新政府表示热烈欢迎”。11月6日,十几位意大利经济界的头面人物前往首相府会见墨索里尼,当面表示祝贺与支持。

墨索里尼接管的意大利当时是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政府财政亏空,赤字连连,经济衰退,人民生活水平日趋下降。面对这样的局面,墨索里尼开始进行经济整顿,首先是大力压缩政府的经费开支,将大量原本用于政府支出的资金投放到工业上。为了解决6 000亿里拉财政赤字的问题,墨索里尼任命法西斯政治经济学博士德斯太芬尼做财政部长。经过他的巧妙增税和发行公债的办法,仅两年时间,收支就平衡了。实际上,他是把债务全部转嫁到人民身上了,难怪墨索里尼坦承:“在我们没有很多天然财富的基础上,我非常钦佩我国人民忍受重税压迫的能力。”大量固定资金的投入和公用事业的建设,电力、机械、化工、纺织等当时最为先进的工业部门的发展。意大利工业发展发生飞跃。

墨索里尼上台后露出金融家与工业家的代言人的真面目。政府取消省市地方政府对房地产征收的附加税,取消对租金的限制,废除遗产税等劫富济贫的累进税,每年可使垄断资本增加利润2亿多里拉。政府以各种名目和方式向大资本家提供资金,帮助他们摆脱战后的经济危机。墨索里尼大笔贷款给濒临破产的两大垄断集团伊尔瓦和昂萨尔多公司,帮助它们恢复在冶金工业领域的投资。为了救助昂萨尔多公司和意大利贴现银行,国家出资与其合资建立昂萨尔多—科涅公司。政府还拿出40亿里拉巨资向石油公司投资或购买其股票。法西斯政府专门创建一所国家信贷银行,实施这方面的急救手术,用于投资的资金约为20亿里拉。到了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时,墨索里尼更是对垄断金融与工业企业大施援手。1931年,墨索里尼强令意大利银行给意大利信贷银行、商业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和工业企业提供总金额高达73.82亿里拉的贷款。

但这一切都是在信用扩张和流动资金增加的条件下完成的。到了1925年,通货膨胀再次抬头,国际收支产生赤字,里拉在国际货币市场迅速贬值。华尔街金融家为了保证进入意大利投资的安全和美国银行贷款的安全,对墨索里尼政府极为垂青。从政治上来讲,当时的墨索里尼对德国保持警惕心理,因此,保证意大利的稳定与强大还可以遏制法国与德国在欧洲大陆的霸权。

墨索里尼政府极为配合地采用了货币稳健政策。1926年,法西斯政府着手巩固政府预算平衡,颁布“新银行法”来整顿货币流通,改革央行。法案规定将多家银行发行里拉的权力集中到意大利银行,并决定将国家流通的货币减少2 500亿。

为了讨好华尔街金融家,墨索里尼通过压缩国内需求、紧缩信贷和下调工资的方法,使得里拉大幅度升值。到了1926年年末,19里拉可以兑换1美元,92.46里拉可以兑换1英镑。1927年12月,内阁会议还宣布里拉由金本位做后盾,规定1英镑兑换90里拉。意大利本地寡头普遍反对里拉升值,升值会导致工业出口萎缩,而汇率缺乏弹性则让意大利金融家丧失投机机会。但在华尔街的强力压迫下,意大利国内的声音毫无作用。

早在1923年墨索里尼刚上台时,摩根财团的实际掌控者拉蒙特就与他过往甚密。以摩根财团为代表的华尔街大亨们十分欣赏法西斯政权的铁腕。他们认为,墨索里尼使出铁拳将意大利从饱受罢工浪潮和社会主义思想冲击的“地狱”中解救了出来。杰克.摩根在意大利旅行时看到法西斯分子对工人的残暴镇压后,居然给出这样的评价:“我们对墨索里尼现在进行的革命感到极大的满意”。而拉蒙特对此则矢口否认道:“听起来都是些可笑的谣传……我到过的意大利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繁荣昌盛的景象。纽约报纸的大标题甚至是伦敦报界的消息似乎是夸大其词。意大利政府内外的人士对这些所谓的街头冲突、反政府暴乱等报道感到可笑。”拉蒙特还亲自将墨索里尼的画像和罗斯福的画像一同挂在他的办公室。纽约股票交易所的总裁乔治.惠特尼称墨索里尼是伟大爱国者。犹太财团的库恩—洛布公司掌门人卡恩将墨索里尼看成一位严厉的破产清理人,成功解决了破产公司的难题。

1926年,摩根财团欣悦地借给意大利政府1亿美元的贷款,当时意大利仍亏欠美国26亿美元的借款。1927年,意大利商业银行与华尔街大亨哈里曼合作并购重组波兰的一些银行。同年12月,摩根财团与纽约联储总裁斯特朗联手借钱给墨索里尼,帮助意大利恢复金本位制。

1935年,意大利武力入侵埃塞俄比亚,残忍地用毒气屠杀了50多万非洲土著。美国于1935年制定了“中立法案”,但法案仅仅禁止军火出口,却不反对运送对战争有用的物资,如纺织品、棉花、石油和钢材等。美国企业毫不理睬政府的劝诫,大量出口战争物资到意大利。拉蒙特却为墨索里尼辩护道:“不应该对群众把领袖描绘成**跋扈或是好战分子的形象,而应该表现他田园诗般的友善、平和的态度”。不过,拉蒙特有段话倒是说对了。他说:“现在的任务是在埃塞俄比亚发展农业和经济这是一块广袤肥沃的土地,但还是荒无人烟,远未得到开发,这有待于意大利移民的辛勤工作和智慧开发,正如半个世纪以前美国移民开发美国西部的广阔资源。”意大利在非洲的行径与美国对印第安人的所作所为的确如出一辙。

依靠华尔街金融家的支持,墨索里尼在美国金融市场获取大量投资与贷款,到了1936年,意大利的经济总量是1922年的4倍。

有了黄油就要造大炮。意大利军事力量得到极大提高,随之对欧洲事务的干预也越来越多。墨索里尼吞并了阿尔巴尼亚,和匈牙利、奥地利签订了同盟条约。由于在经济、军事、外交上的不断胜利,墨索里尼成了当时世界上最负盛名的领导人之一,希特勒曾称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人”。1936年,当墨索里尼合并埃塞俄比亚,成功干预西班牙内政时,他在罗马的威望达到了顶峰,数万人聚在罗马大广场,向领袖致意。墨索里尼向民众宣布:“我向你们保证,意大利已经成为一个世界强国了!我要让意大利空军海军的马达声压倒一切声音,叫他们的天空盖住意大利上空的太阳,叫地中海成为意大利的内湖!”

然而,墨索里尼的成就却是建立在对工人的强力压制基础之上的。1924年9月,意大利工业总联合会致函墨索里尼,要求他加强法西斯组织维护国家政治经济秩序的力度,强力镇压各种工人革命团体。于是,作为金融家与工业家爪牙的法西斯政府规定,劳资之间无论发生任何争议,都禁止工人罢工。罢工的工人,不仅要处以罚金,还要承担刑事责任,或逮捕监禁,或永久剥夺工作权。墨索里尼将工会改为纵横两个系统的法西斯职团来严密控制工人。纵向系统是指劳动者与雇主按行业建立劳动者职团联合会和雇主职团联合会。横向系统指劳动者和雇主按行业组成全国性劳资联合职团协会。这些协会在法西斯组织的领导下,控制各行业的职团组织与职业介绍,确定各行业的劳动条件,解决劳资纠纷。结果,所有工人全部纳入法西斯政府的领导之下,意大利变成了组织严密的法西斯国家。摘自《世界金融五百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