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闹得沸沸扬扬的中菲黄岩岛之争,也将两国的经贸关系牵扯进来。

2012年5月9日,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发布通知称,要求各直属检验检疫局组织人员对辖区进口菲律宾水果检验检疫风险进行评估,加强对进口菲律宾水果的检验检疫,加大开箱和抽查比例,认真组织查验。

对于中国方面的做法,菲律宾农业部官员将会于近期前往中国,和中国官员会面,讨论中国加强检验菲律宾进口香蕉的情况。与此同时,国内多家旅行社表示,已经暂停了赴菲律宾旅游团。由于中国游客大为减少,菲律宾航空公司暂停从北京和上海飞往菲律宾其他旅游地点的包机。

中国是菲律宾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也是菲律宾增长最快的旅游客源国。此举一出,菲律宾的农业和旅游业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与此同时,菲律宾方面也并不示弱。据菲律宾GMA新闻网报道,菲律宾众议院少数党领导人丹尼罗苏亚雷斯在当天举行的菲国会续会后提出议案,称将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包括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和服务进行严格审查。

“制裁基本上是一个声明,表明我们不会被中国的威吓吓倒,”丹尼罗苏亚雷斯表示,其他议员也试图推动向中国产品施加惩罚性关税,将其挤出菲市场。

“如果菲律宾政府在黄岩岛事件上一意孤行,将损害包括经贸关系在内的中菲双边关系。”中国驻东盟大使佟晓玲更是这么警告说,尽管她也表示,不能将质检总局的做法和黄岩岛一事联系在一起。

不知不觉,中国和菲律宾之间,一场没有硝烟的经贸战已经打响。

菲水果业受重创

短短几日,菲律宾的香蕉产业就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据菲律宾《马尼拉公报》报道,菲律宾香蕉出口商已经开始抱怨,自从香蕉被限制出口中国后,他们的很多香蕉被囤积在中国的港口,目前已损失了大约10亿菲律宾比索(约合1.48亿元人民币)。

菲律宾盛产多种水果,是世界闻名的水果大国。香蕉、菠萝和椰子都是该国引以为傲的出口商品。

据农业部数据显示,菲律宾向中国出口椰子、香蕉、菠萝、芒果、葡萄、西瓜、木瓜等水果。2011年,菲律宾向中国出口按金额计最大者为香蕉,为7530万美元,其次为菠萝,为590万美元。

“黄岩岛问题可能会给菲律宾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造成破坏。”菲律宾香蕉种植与出口商协会主席安蒂格表示,在他看来,失去中国市场,菲律宾香蕉产业将经受重创。

不过,菲律宾贸易部长格雷戈里·多表示,这只是因为中国加强了对菲律宾香蕉进口的审查,香蕉的出口量正在递减,但这种影响只是暂时的。菲农业部官员很快将与中国官员会面,商讨如何确保菲出口水果符合中国质量检验标准。“出口香蕉与黄岩岛事件无关,”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只是一个技术问题。”

另一方面,总统阿基诺三世表示,他已下令,让菲律宾方面加强对香蕉出口市场的多元化拓展,拓宽日本美国和中东等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市场,这样就不用因出口单一而受到打击。

除了水果,中国与菲律宾之间贸易产品还涉及到农产品、机械产品、电器、服装、石油、矿砂、高新技术产品等。在这当中,电子产品是中国对菲律宾最大出口商品。

我国对菲出口的主要商品是集成电路及微电子组件、纺织品及服装、煤、成品油、轮胎、录放机以及鞋类、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部件等,从菲进口的商品主要是集成电路及微电子组件、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部件、二极管及类似半导体器件、未锻造的铜及铜材、香蕉、成品油、电动机及发电机等。

对于菲律宾来说,水果之后,电子产品极有可能是下一个受到牵连的对象。对于本来就不景气的菲律宾制造业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菲律宾出口到中国的电子产品主要是电子零部件,一般是美国、日本、韩国在菲律宾设厂生产,然后出口到中国。

根据商务部的消息,就在2011年,菲律宾的电子产品出口出现下降。相比前一年呈负增长。多位专家表示,今年全年电子产品出口降幅要控制在5%以内非常困难。

贸易关系不对等

自1975年6月,中菲两国政府在北京签订贸易协定后,中菲两国在经贸方面的合作也就此展开。此后,双方的贸易尽管受到了菲方政局不稳、东南亚金融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贸易规模也受到限制,但双方的贸易一直在稳步发展。尽管如此,两国的关系并不对等。

在对菲律宾的贸易中,中国长期处于逆差地位,逆差规模随着双边贸易的迅速发展而不断扩大。仅2007年,中方逆差达到156.2亿美元,比前年大幅增加30.9%。

2010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全面建成,中国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老成员国之间90%以上的产品实行零关税。不过,零关税带来的另一个效应是:菲律宾加强了检疫措施和恢复装船前检验(PSI),这些非关税贸易壁垒,使中国产品出口到菲律宾的门槛也在无形中大大提高了。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说道:“中菲的外贸关系并不对等。”在他看来,所谓经济制裁对中国的影响将微乎其微。

“中国对菲律宾的贸易为逆差,真的进行‘贸易战’,对中国几乎不会有太大影响,而对菲律宾的影响则比较大。”广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综合处副处长罗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2011年菲律宾与中国双边贸易额已突破30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2010年,中国对菲非金融类实际投资达到8604万美元,同比上升112.5%,而中国自菲律宾引进合同外资1.159亿美元,同比上升97.8%。中国目前是菲律宾第三大贸易伙伴。菲律宾则是中国在东盟的第六大贸易伙伴。

在菲投资主打矿业

相较于其他东盟国家,外国对菲律宾直接投资水平一直较低。即便在金融危机之前,菲律宾的外商直接投资也比较乏力,主要集中在电力、制造业、采矿和房地产等领域,日本、美国、英国、德国和韩国为主要投资来源国。

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外国直接投资更是锐减。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在菲律宾拓展承包市场和投资电力、矿产等项目。

据悉,2009年,中国对菲律宾投资金额4268万美元,涉及电力、矿业、农业、纺织、机电等领域,新签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合同金额11.7亿美元,尤以矿业的吸引力最大。

菲律宾尽管国土面积不算特别大,但拥有非常丰富的天然矿产资源。根据菲律宾国家地质矿业局的数据,以单位面积矿产储量计算,菲律宾金矿储量居世界第三位、铜矿储量居世界第四位、镍矿储量居世界第五位、铬矿储量居世界第六位。

2011年在阿基诺总统访华期间,很多中国企业向总统表达了在菲律宾投资开发镍矿、铁矿和镁矿等矿藏的兴趣,阿基诺也带领了15家的矿业企业前来与中国企业商谈。

菲律宾矿产和地质局还透露,自总统访华后,几乎每天都有中国公司就此事咨询,2011年第四季度就有中国企业正式在菲律宾投资,其中包括拟投资11亿美元的Boyongan铜金矿。

“如果中国投资者继续推进在该国联合开发矿产项目的计划,则菲律宾的矿业投资或将达到28亿美元。”菲律宾矿产和地质局称。

早在2009年,福建紫金矿业就曾与菲律宾政府签订一个战略合作备忘录,但据公司透露,目前紫金矿业只是表示关注和兴趣,并无实质合作项目。

除了矿业,2010年,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菲律宾GNPOWER有限公司共同签署了菲律宾马立万斯燃煤电站项目,该燃煤电站位于菲律宾的吕宋岛,由菲律宾当地开发商开发,采用中国技术和中国设备,与中国电工设备总公司签署EPC总承包合同,总投资10.36亿美元,开发银行贷款9.43亿美元。

另一方面,全球经济疲软,菲律宾对华投资的水平也在近几年来大幅下降。2009年,菲律宾对华直接投资新增39项,实际投资金额1.1亿美元,分别下降23.5%、12.5%。截至2009年底,菲律宾累计在华投资项目2696个,实际投资金额26.4亿美元,投资主要集中在银行、地产和商场零售业。

菲律宾央行副行长吉尼昆多表示,2012年菲律宾经济前景仍然较好,但菲律宾与中国之间的争端会对菲国经济产生影响。

“菲律宾政府必须拓展新的出口市场,以帮助弥补因中国对菲律宾出口产品‘设限’造成的损失。”吉尼昆多说。

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中方常务副秘书长许宁宁则表示,中菲南海争端事态的发展,也影响到了两国的招商投资。一些准备对菲律宾进行投资的中国企业感到担忧,处于观望状态;那些已经在菲投资的中资企业,更深感忧虑。

“因为不确定性增加,投资的风险增大,在菲投资的中国企业也会受到一定影响。”白明表示,这样的损害和国家的主权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从长远来看,只有中国取得更主动的地位,中国企业在国外的竞争地位才更有保障。”许宁宁说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