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梅花梅花满天下,愈冷它愈开花。

梅花坚忍象征我们,巍巍的大中华。 ——爱国歌曲《梅花》

自二战战争期间始,至少已有130部以抗日为题材与故事背景的华语电影被拍映,(注一)平均每年至少产制两部以上抗日战争电影。直至2009年,华语电影观众仍接连见到《色戒》、《1895》、《南京!南京!》、《风声》、《斗牛》,以及2010年观众引颈期盼的魏德圣新作《赛德克.巴莱》,皆为华语电影市场历久不衰的抗日题材范畴内的电影创作。

本专栏已连载两期专文介绍了60年代风行一时的间谍片,以及70年代前期抗日政宣电影,并进一步探索片中的日本人形象呈现。然而再接续此系列专题探讨前,尚有部份历史背景必须再度厘清,即1960年代末前,台湾最卖座的电影类型大宗不是功夫武侠,便是文艺爱情(今日仍广为人知、一时脍炙人口的琼瑶文艺爱情片),另外才偶有夹缝中求生存的间谍电影上映,譬如1969年的《扬子江风云》抗日间谍片,位居当年度最卖座电影排行榜榜首。(注二)且60年代以前,在台拍摄的军事战争电影与政令倡导片,应多以“反共抗俄”为题材的匪谍片为热。相较,同时期的中国内地则正值惨痛、黑暗的文化大革命时期(1966-1976),70年代初以前的电影产制几乎停摆,连旧片都被限制放映,除了几部样板戏电影和记录文革的新闻纪录片外,70年代后逐渐复拍少数军事战争题材电影则多为“抗美援朝”影片。(注三)此时的香港,最重要的莫过于李小龙的发迹,藉由《唐山大兄》(1971)掀起一股全球中国功夫热,带动了华语电影武侠类型的革兴,更由于片中痛扁东、西洋人满足了台湾观众的观影快感和宣泄国际政治日危的愤恨不平情绪。其作用,相当雷同于1970年代台湾拍制的抗日电影,使功夫武侠、文艺爱情、抗日战争电影三者堪称70年代台湾电影流行趋势。

因此,要欣赏这个时期华语电影的精华,莫过于港台二地的拍制,而若想见识此时期的抗日电影,势必要以台湾为主了,其中最受欢迎且最具规模的便是当时中影公司所拍制之抗日政宣电影。在党政军一体的时代,中影是国民党党营事业,专拍主题意识正确健康以及政令倡导的主旋律电影公司。而何谓当时的主旋律呢?事情应从这里开始。

1968年,联合国邀请中、日、韩专家进行钓鱼台附近海域调查,随后于1970年发现该海域蕴藏富可敌国的石油天然资源。来年,中华民国以“汉贼不两立”为由愤然退出联合国。同年,美国宣布钓鱼台即将移交给日本政府,中华民国政府发布正式声明稿宣布钓鱼台属于中华民国,保钓运动正如火如荼进行、仇日情绪日扬。

总之,1971年起,掀起另一波堪称文化上的八年“抗日”运动,宛如基本国策,连国立编译馆出版国小国语课本也编进多首抗日歌曲,如《光复歌》、《旗正飘飘》等,而中影也特别企划拍了第一支抗日政宣电影《英烈千秋》(1974),票房大好,位居排行榜季军。冠、亚军分别为李小龙的功夫片《新龙争虎斗》和李行的琼瑶文艺大戏《海鸥飞处》。自此,中影一连拍摄几部“台湾人抗日”系列电影,如《梅花》(1976)、《望春风》(1977)与《香火》(1979)。

坚忍、不畏难、屹立不摇:《梅花》

影片记述日本军部准许电力公司开挖管线要动某村子的祖坟,村里大户林家率众死命抵抗,遭日军杀害。为报日军杀父之仇,林家大儿子聚光远赴中国参加抗日活动,并不时联合、支持台湾抗日活动。聚光的妻子替丈夫在学校代课,为庇护学生免于上战场作战,私会日本军官求情,却遭邻人言语指点,为求贞节清白而跳河自尽。二儿子林聚勇则如同汉奸,在害死父亲的电力发电厂工作,更与厂长女儿交往,在温柔婉约的日本女人前,唯唯诺诺、无法在台湾亲友面前昂首阔步的林聚勇都能被她视为抬头挺胸的英雄人物。看似汉奸角色的林聚勇,趁日本官员庆生聚会,挟带炸药入场,炸毁整个会场大楼,不只洗刷表面汉奸罪名,更凝聚成为一个真正的勇者。更有甚者,连聚光的儿子看到日本小孩也会拾起棍子开打,掀起中日小朋友打群架的事件。影片塑造一个不分男女老幼中台、全民抗日的情境,不久,抗战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

望台湾早归祖国怀抱:《望春风》

《望春风》故事背景设定于1945年,记述强弩之末日本军队的神风特攻队成立,构成盟军进攻的阻力与威胁,台湾抗日群众应盟军要求、中央政府指派,执行「望春风计划」以阻止神风战略,摧毁神风特攻队的基地。与《梅花》情节略同,《望春风》出现了日军的议事会议场景,将领居中咨询战略研拟,背景为大面的日本国旗,将日本军人分成正邪二元对立两派辩驳,一派亲台、懂得欣赏台湾歌仔戏文化;另一派反台、大肆武力镇压屠杀人民。片中,最特别之处,除日人二元对立内部分裂外,银幕上,出现了电视歌仔戏明星杨丽花,在片中饰演歌仔戏名角,以《荆轲刺秦》大戏慰劳神风特攻队。场外,抗日台人则悄悄进行摧毁神风特攻队基地的各项部属,然事迹败露警报大响,趁乱歌仔戏团长枪杀司令官并遭乱枪扫射壮烈牺牲,杨丽花英勇持短剑刺向司令官。混乱中,外场停机坪已经开启了铺张的战争片爆破场面,即使已遭日军毒气生化攻击,但抗日义勇军依然神勇以一敌百,开车移动中奇准发枪击毙面前一排坐以待毙的日本军人,并炸毁所有战斗机完成任务。

炎黄子孙香火绵延:《香火》

片头时序更迭,寥寥数十分钟,速述先民排除万难、渡台开垦乃至安居乐业的情景,直至1895年签订马关条约,日军来台后情势丕变,百姓屡遭日人欺压,来台第二代参与武装抗日,皇民化运动时并焚烧民众的祖先牌位。第三代子孙林永源留学日本,由日本友人之父攸攸之口赞扬中国民族的伟大,且参与中国留学生会与中国人结交,情义相挺而益发对中国心神向往,并坚定抗日的信念。因中国留学生会在日本的抗日活动东窗事发,中国友人兴汉遇害,托付未婚妻惠如请林永源照顾,二人于是前往 / 回到中国,却遇到日本军队攻击而失散。两人分别加入抗日活动,林永源在中国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担任抗日军队的医官,历经艰辛后二人重遇,终于传来日本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的消息。

激情的抗日戏码 / 死板的日本人形象 / 虚假的抗日电影

1976年,《梅花》、《八百壮士》在卖座榜上名列前茅,尤其《梅花》受总统蒋经国点名全国观赏、同名歌曲全国传唱,影片剧情简炼平常,但以歌曲辅助叙事,感人肺腑。片中,出现两个反差的角色,一为曾留学中国四年的日本军官池田队长,其立场亲中、对中国人友善,对于日本军部治理台湾的各项政策,时向台湾人同学通风报信,例如日本经营的电力公司要迁徙台湾人祖坟、日本军部要号召学子为志愿兵等事;另一为,亲日、看似汉奸的角色林聚勇,父亲为守护祖坟被日人杀害、哥哥林聚光赴大陆参加抗日爱国行动,自己却跑去电力公司工作,对日本人鞠躬哈腰、和日本女人谈情说爱。最后,日本战败,天皇下诏无条件投降,亲中的池田队长得以切腹自杀,背对镜头中远景,亦算得以善终,死前还发表肺腑之言批评日本政府政策的不智;而汉奸林聚勇,则趁日本官员庆生聚会,挟带炸药入场,炸毁整个会场大楼,不只洗刷表面汉奸罪名,更凝聚成为一个真勇者的形象。

《梅花》之后,便可看出抗日的政宣爱国片已经大势已去的端倪,难以养足观众的胃口,中影企图在题材上翻陈出新,砸重金改善视觉声光大场面大制作的效果。加上,史实的台湾人抗日运动常与左倾共产团体合流,且1912年后中华民国建国,日治的台湾人突然也失去了早期抗日是为了投入满清国怀抱的中国想象,此后的抗日一转渐倾以台湾独立为主要动员目标与诉求。70年代中后期台湾政治社会真实面相,台独亦常成为党外人士推动民主时共生的政治信念。于是,彼时国家机器在政策倡导上,便多了更多层的顾虑与矛盾,既主张「抗日」又不能过份张扬的这种窘况,对历史再现的陈述上做出自然而然的取舍与扭曲。由于,影片目的在政令倡导,在编剧时有所顾虑、避讳,题材的发展因而大受局限,情节构思乃至日本人形象、中国人爱国情操等的铺成都非常样板。另一方面,由于反日、抗日的甚或爱国的政令倡导本就统一,日本人形象不外乎贪婪、好色、残暴、愚钝、分裂、歹活、阴险狠毒;而中国人则是智慧、勇气、悲凄、团结、壮烈牺牲、真诚善良,再借日本人攸攸之口说出慑服中国人的言语,凸显中国全民族的伟大。因此,角色刻划上就朝这个方向执行,影片流于单调无趣。《望春风》、《香火》更似模仿《梅花》,三部片都有一首电影主题曲贯穿,藉由缭绕的歌曲,串连抗日爱国的主题,然而激情的戏码搭配煽情的歌曲却再也烧不起看戏观众的满腔爱国热血了。

70年代正值电视冲击电影市场之际,为与电视竞争,在《望春风》与《香火》中,其实不难发现故事线更复杂、剪辑节奏更流畅、角色更多元、场面更浩大、声光效果更刺激了。甚至,两部影片中都邀请到电视歌仔戏最火红的明星杨丽花担纲要角演出。于《香火》,更不难见着片中功夫片及文艺爱情片元素被放入的痕迹,还以当时民歌时代由诗人余光中〈乡愁四韵〉改编之歌曲,为主角即将进入中国白皑皑的雪地配乐——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 信一样的雪花白 / 家信的等待(注四)

此时,中影制作的抗日政宣片似乎没有纯抗日政宣这么简单了,年年亏损下,有了更多的商业考虑。既由于商业考虑下,抗日政宣片便发展得日显畸型。此外,在电影中亦相当多的对白举证,不断向观众发声与灌输:“我们是中国人!”以台湾古民谣《望春风》结合望台湾回归祖国怀抱的寓意、藉由《香火》这样的寻根电影与角色回中国认祖归宗的路程,述说台湾与中国的血脉相连和不可分割,以达到宣言外来政权的正统性和消弭台独思想的利器。《梅花》以后的抗日电影,渐显颓势,既未能在票房榜上力挽狂澜,又成为一种虚假的抗日电影,挂着政宣片的招牌,早早开始卖起不一样的汤肉了。虚假的抗日电影中,没有人道主义与民族主义之间的拉锯与拔河,徒余爱国的信念、受妖魔化的日本人形象,建立一套以抗日为背景的国族认同寓言。自然,抗日爱国电影转型成为另一种新的政宣电影类型——爱国军教片,是可以想见的。

在三十多年后,重新看这些罔顾史实的政宣片《梅花》、《望春风》与《香火》,抗日情绪不掀、国族认同不扬,有时夸张煽情的情节反会引来观众疏离剧情的讪笑。但有趣的是,片中许多台湾印象的挪用细节颇为有趣,包括宝岛的田园风光与水牛(加上〈丢丢铜〉配乐)、歌仔戏与杨丽花、蕃薯与槟榔、望春风与月琴伴奏……等;又三部电影抗日电影皆由深受日本文化熏陶的中影董事长辜振甫监制,对于片中留日台湾青年的人物刻划上是否有所投射,在留日学生上保有较生动与写实的日本人形象刻划(这其实涉及日治时期的台湾人为日本人或中国人的概念,政宣片当然直接归类为中国人);片中所谓的台湾人顶多就是操着「台湾国语」口音或台语的民众,而不见其他原、客民族。于是,中影抗日片中的呈现与再现确实比想象的更为复杂,如何让影片借台湾味道串连回中国想象的施力上显然值得观察与探讨,才能在片格转动间辨明台湾的确逐渐显影了。

注一:中文电影数据库:http://www.dianying.com/ft/genre/kangzhan。

注二:李天铎着,《台湾电影、社会与历史》,〈台北市10大卖座国语影片片录(1957-1994)〉,台北:亚太图书,1997年,页256-269。

注三:皇甫宜川着,《中国战争电影史》,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5年。

注四:余光中〈乡愁四韵〉充满了大中国的乡愁,诗歌第一段为: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 酒一样的长江水 /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转载于放映周报/放映周报首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