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应该考虑将菲律宾排除出南海争议的五国六方

既然菲律宾无心在一个互利互惠的稳定环境中务实冷静地处理南海问题,中国应将菲律宾排除出争议的五国六方作为南海政策的第一备选考虑。

一、菲律宾提出南海诉求毫无理据。尽管南海问题存在所谓的“五国六方争议”,但中国却是对南海诸岛最早发现、最早开发、先期行使行政管辖等历史依据最完备的国家。而且目前国际社会的最高权力机构,也是影响最广泛的国际组织联合和国在其创立之始就为中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奠定了历史和法律基础。即使是1994年11月16日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也是建立在这个历史前提下的。菲律宾源始50年代初的进占实质是民间人士对南沙太平岛及其他诸岛资源的盗采,而此时恰逢中国两岸对峙无暇旁顾的微妙时期。菲律宾等国家的声索依据是:这部分岛屿原为“无主岛屿”,这些岛屿离菲最近,对菲的国家安全与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这显然是罔顾历史事实的说辞;拿本国有大量华侨说事显然也站不住脚,不能否认这些华侨及这些华侨的先祖或曾为南海诸岛的发现开发做出过相当的贡献,但国际法并不支持“个人国籍发生变化而导致母国领土发生变化”的情况。

中国应该考虑将菲律宾排除出南海争议的五国六方

菲律宾侵占的中业岛

二、菲律宾是南海问题复杂化最早的作俑者之一。70年代以前,菲律宾对南海诸岛资源盗取总体是偷偷摸摸小心翼翼,且受到了驻守台军的驱逐和两岸政府人民的一致谴责。71年,以抢占“中业岛”为标志,菲律宾的胃口不断增大,9月提出了所谓“卡拉延”(Kalayaan)群岛或者“自由地”(Freedomland)的主权要求。声称先后军事侵占的马欢岛、南钥岛、中亚岛、西月岛、北子岛、费信岛、草沙岛、司令礁8个岛礁为卡拉扬(Kalayaan)非属南沙,非为任何人之主权,据以划定领海线。此时正值越南南北对战,中国援越抗美之时,菲律宾趁乱浑水摸鱼的意图非常明显。及至战后,菲律宾也是得寸进尺。越南等国见中国尚难能有效控制南沙,也积极搅和进来,终于造成了所谓南海问题。可见,南海主权声索“更”站不脚的菲律宾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头。中国率先清理南海问题死结之菲律宾这一缕胡搅蛮缠的线条显然更易使问题明朗。

中国应该考虑将菲律宾排除出南海争议的五国六方

菲律宾不顾史实,捣毁中国黄岩岛主权碑

三、菲律宾借南海搅局针对中国的事实已经非常清楚。考虑到领土争议问题的敏感,笔者在四篇与中菲争执相关的评论中是谨慎的。一将南海诸岛戏称作“大相国寺的菜园”结合了当时实际,意在呼吁舆论有“大”的担待;二从分析菲律宾较其它声索方相对弱的地缘影响、经贸影响及其国内政治社会现状,指出了菲中争议应兼顾两国尚不错的历史感情情节,珍惜发展共识;三最近两篇实际是警示菲律宾一味的胡搅蛮缠已经触动了两国关系的底线,而且对美菲“2+2”会商等作出了(于中)乐观的判断。从美国反馈的“新一轮”关于南海争执的表态及美“不寻求遏制”中国的再声明看,中国应该基本实现了这“轮”争执的外交目标。但是,我们还须正视这样几个事实:

(一)“菲律宾现状”不利于两国关系的提升。孟子云:“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意即一个国家,内部没有依靠法度辅佐君王和直言批评国政的贤士,外部没有敌国忧患,这个国家就往往会灭亡。这同国际关系中通常要设置假想敌的说法是一直的。在菲律宾看来,基于目前其国内现状,将遥隔南海的中国作为“假想敌”可以说是最理想的选择。菲律宾糟糕的政治社会和经济走势,以及弱小的军力不可能像有相当国力基础的越南等那样玩得动“远交近攻”。因而,在相当长时间内,菲律宾会向温和的中国转嫁来自马来和印尼的地缘压力、转嫁一团糟的国内矛盾。这样的地缘现状同它们的政府对政治经济毫无信心相左右,会使中菲关系经常出现幅度不低的波动。

(二)菲律宾的政治被大财团操控。当地媒体披露,阿基诺三世中国政策的制定者,外长德尔罗萨里奥曾在菲律宾商业奇才曼尼˙潘希利南那里担任董事,而潘希利南掌控的公司中就有菲莱克斯石油公司,该公司对英国从事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和生产业务的福勒姆能源公司拥有64.45%的控股权,福勒姆能源公司在获菲政府批准的礼乐滩开采天然气的第72号服务合同中拥有70%的权益。他可能企图通过搅局南海问题施压中国,让菲莱克斯石油公司顺利在礼乐滩开采天然气。德尔罗萨里奥据说也是在潘希利南的全力游说下,才获阿基诺三世委任为外交部长的。利益割让未必能换来稳定,屠夫和狼的故事讲的很深刻。

(三)美国的东亚政策影响着菲律宾的外交决策。美菲互为棋子的情况是现实存在的,一方想“狐假虎威“,一方需要一个胆大的斥候,且都想浑水摸鱼。另外,总统阿基诺三世本身有深厚的美国情结,他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曾随家人在美流亡两年多,后来他的母亲科拉松˙阿基诺夫人执政期间发生过7次流产政变,大多是在美国的支持下渡过了危险。菲律宾对美国显然心存更大的幻想,对中国正受困于内外深层次问题的集中迸发也是心存侥幸。将有失国家道义的负担转嫁给菲的在外侨民、不惜提出在非常有可能发生擦枪走火的争议岛屿建学校等不人道,也是世所罕见的奇思妙想等举动可见,菲律宾的政府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勇气和修为已臻化境。中国有必要重新认识菲律宾对中国渔民的暴行,认识8·23劫持香港游客事件,更认真地审慎双方都经常挂在嘴上的历史感情。

中菲争执各方关注,甚至影响到中国同一些东亚国家领海争执问题的解决;中菲争执,美及西太盟国虽措辞含糊,但为中国和谐周邻政策添堵的企图明显。中菲争执同中日中韩领海划界争执同一而发,意味深长;西太麻烦同中国在非洲、在中东、在中亚的“边缘外交“战略麻烦不断相呼应,这些麻烦甚至同目前国内改革进入深层次相纠结。我们宜更包容更积极更开放地营造一个共赴时艰的氛围,处理一些问题也有必要参照些“反常”的对策。我们的发展进步亦需要借助一些“反常”来强化我们的特色印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