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段时间看了很多朋友写的《团长》的影评,感觉大家似乎对虞啸卿和唐基的观点有失偏颇。大家似乎普遍认为,虞啸卿是虚伪的,而唐基是老奸巨猾。我认为,我们喜欢《团长》,很大的原因就是他塑造的人物形象真实客观,或者说简单点,就是非常“人性化”。虞啸卿和唐基作为片中的重要任务,他们的形象也是非常丰满的,简单的归于一类是不客观的。

先说虞啸卿。孟瘸子曾经对龙文章说:“你想成为虞啸卿。”而张立宪那帮精锐,也都对虞啸卿死心塌地的。龙文章和张立宪这样的人所忠诚甚至崇拜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一个品质败坏的人呢?那么虞啸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首先,虞啸卿是个“官二代”。我认为正是这个原因,导致很多人对他产生了误解。这也是当今网络社会的现状,人被人为的划分为几个群体,然后被打上标签,然后大家就通过这个标签来认识这个人,而忽略了对这个人的具体认识。

其次,虞啸卿是个有能力的军人。在剧中,第一次南天门之战的时候,当龙文章看到虞啸卿出现在怒江东岸的时候,兴奋地大叫:“虞啸卿是个打硬仗的主,有他在,怒江无忧啦!”在那个乱世之中,虞啸卿如此年轻就身居高位,固然与显赫的家世密不可分,但如果其本身是个窝囊废,那么也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的。在沙盘推演的戏里,我们可以看出,虞啸卿的战术部署与指挥还是非常精彩的,他唯一的不足在于,对手明明是个魔鬼,他却把他当成了人来打。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虞啸卿是一个有热血有理想的军人,是一个极端理想主义的化身。因为出身的问题,他没有接触过社会底层的黑暗与痛苦,所以他心中始终充满了单纯的报国热忱,渴望着浴血疆场,杀敌报国,马革裹尸。因为没有真正接触过死亡,所以根本无惧死亡,也漠视生命,包括自己的,他人的,和敌人的生命。抗日名将李弥将军的一句话也许最能表现虞啸卿的心境:“仗打到这份上,我们这一辈军人早就该死了,我们之所以还活着,只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赎清罪过。兄弟,去吧,黄泉路上慢走一步,我随后就到。”他不理解为什么中国军队会一败再败,不了解基本的人性,所以将一切都归罪为军人的怕死,所以他厌恶一切怕死的人。总的来说,他是一个道德洁癖者加无脑的愤青,真的很难想象想他这样的人会在国民党军队中混的风生水起。所以我认为,虞啸卿并不是一个虚伪的人,他在片中的热血表现是完全真实的表达。

为了认识虞啸卿,我们不妨拿龙文章来做对比。本片的一个精妙之处,就是设计了虞啸卿和龙文章这两个人物,两个形象截然不同,但又有着奇妙的统一,让人不免产生一而二二而一之感。

龙文章与虞啸卿是不一样的,因为本质上讲,龙文章是个现实主义者。龙文章出身社会底层,又是从军队基层干起的,甚至在“垃圾部队”中服役过。丰富的底层生活阅历,使得他不可能像虞啸卿那样理想而热血,而是充满了油滑的市侩气质。

但是,龙文章又和虞啸卿是一样的人,那就是他心中一样有热血和理想。可以想象,刚从军的龙文章,一定和虞啸卿一样,是一个充满了“杀敌报国”梦想的热血青年,只不过他没有虞啸卿那么好的条件,他不得不面对冷酷的现实,在现实中慢慢磨掉了自己的棱角。但是在内心中,他还有一块地方是热的,他把所有的热血都集中在了哪里。孟瘸子说他想成为虞啸卿,因为虞啸卿正是龙文章想成为的那种人。举个不恰当的例子,龙文章就好比一个老父亲,看着虞啸卿这个任性的儿子,说的不是“你小子太嫩”,而是“年轻真好啊”。只是,他终究不是虞啸卿,他终究是老了,他终究要面对惨淡的现实。虞啸卿的身边,是张立宪这样的人,这样和他一样的单纯而热血的“精神贵族”,所以他可以毫不犹豫的下令他的部下去死;但龙文章不行,他的身边,是孟瘸子、迷龙、要麻,还有那些已经离开他的朋友,那些心中充满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普通人,而这些人,才是构成中国军队的主力军。虞啸卿看破了龙文章,他欣赏龙文章的能力,更看出了龙文章实际上是和他一样的人,看到了他的热血,或者说“野心”,但他的“洁癖”使他不能接受龙文章身上不完美的地方,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龙文章要故意做出这样的样子来恶心他。但龙文章明白,他为了实现理想,必须要向虞啸卿展示自己;但他却同时还要掩饰自己,甚至在掩饰不住了以后再故意“恶心”虞啸卿,就是怕自己被理想带走了,他不想丢下他的弟兄。沙盘推演那场戏极其精彩,因为只有在那种情况下,龙文章才能充分的放开自己,释放了自己内心所有的魔鬼。这个时候,虞啸卿才发现,他确实了解龙文章,却没有想到龙文章其实如此可怕!

好像有点跑题了,又说道龙文章身上了。小结一下,虞啸卿的形象,套用萨苏先生形容蒋百里将军的一个词,就是:“气高骨硬”。

第二次南天门之战,是虞啸卿的一次涅槃。这是他第一次直面现实的冷酷,他几乎被压垮了。他想过反抗,想过抗命,甚至想单枪匹马的冲过怒江,和自己的兄弟死在一起。但他终究还是屈服了,他必须抛开热血和理想,从冷酷的现实去考虑问题:如果他死了,出了排遣了自己的痛苦以外,对龙文章毫无帮助;但如果苟且偷生,还可以利用自己的权力尽可能为对岸做一些事情。后来,克虏伯和余治等人违令开炮却未受责罚,这在一向强调军纪的虞师是极其罕见的,这背后就有虞啸卿的手在保护他们。他屈服了,是为了他的兄弟们,他放弃了尊严,变成了他最讨厌的龙文章。其实,在那几十个日夜里,虞啸卿承受的痛苦绝不比树堡中的炮灰更少,他在剧烈的痛苦中完成这自己的成长。

虞啸卿长大了,他不再是那个任性的大男孩,而成为了一个成熟的男人。中国军队从此多了一个优秀的高级将领,但永远失去了一个单纯热血的战士。“如果有一天我堕落了,请告诉她,我曾经单纯过。”

再说唐基,一只可爱的老狐狸。

对于唐基,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个场面:郝兽医的儿子死了,唐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然后两个山西老头就坐在师部的门口抱头痛哭,唐基一边哭一边对兽医说:“老哥哥,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心里好受点啊。”这个情节让我十分感动。有人说唐基是老奸巨猾,我并不完全赞同。唐基确实善用手段,会收买人心,但会做事的人并非一定是心术不正的人,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打破传统道德观念的桎梏。唐基种种举动固然是在收买人心,但也确实是为部下着想,他在尽自己的可能,为虞师的官兵争取利益。

但是,唐基作为虞家忠实的家臣,他始终是以虞家和虞啸卿的利益为第一优先的。他对于炮灰团的关心,是建立在他们的利益一致的基础之上的。当炮灰们的利益和虞啸卿的利益产生矛盾的时候,他就表现出了他冷酷的一面。第二次南天门之战中,上级突然下令停止攻击,唐基非常明白这个命令的意义。以虞啸卿的性格,一定不会服从命令,这就意味着虞啸卿前途的终结。所以,为了虞啸卿,他出来做了恶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唐基就像是虞啸卿的父亲,看到唐基,我也就明白为什么虞啸卿这样的大男孩儿会混成了国民党的师长,正是唐基在全心全力的保护他、为他挡风遮雨,才能让他能够不违天性的自由生长。只是到了南天门,唐基老了,再也保护不了虞啸卿了,只好让他自己面对了。

但是,绝不能说唐基就是一个坏人。虞啸卿的爱国思想,肯定不能缺少唐基的培养。而在第二次南天门之战中,他那次坚定的下令全线开火,也是他难得的一次热血爆发。

这就是我对虞啸卿和唐基这两个人物的观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