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众多的炮灰团的人物解析中,群星璀璨,只有克虏伯被遗忘了,所以我必须补上,还克虏伯这个实在的、好人、活雷锋 以公平!!

一、天上掉下个死胖子——克虏伯

克虏伯的出场很突然,就像天上掉下个死胖子(林妹妹)!,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1,服装

当时炮灰团穿的都是英式的军装,因为他们是先期脱光了空运去的缅甸,而后从英国佬那里拿的英国军服衣服,(可能是和戴安澜的200师一样的其他先头部队!)

而克虏伯穿的是国军的 军装,胸口有那个身份标识(参考国民党军衔可以看见兵种色的差别 左胸口衣兜上的一块布,写着 姓名、军衔、职务、所属部队等身份信息)这证明克虏伯是走陆路的杜聿明的中央军的人!!!

2武器

后来克虏伯说他是PAK—37战防炮!第一主射手!德国炮!打过小日本坦克,筷子筒豆腐。。。。

这说明克虏伯来自德械师,因为PAK—37战防炮!只配给了3个德械师,和部分中央军,就连中国第一之机械化部队的200师(戴安澜的师)也只配属到营级!地方军阀和杂牌子根本没机会碰,也没有专业军校和德国顾问教授,拿到也是废铁一堆!

打过小日本坦克,筷子筒豆腐

这是真的经历过淞沪抗战的中央军的兵的经验,而且只有那时日军在中国大量使用坦克,并且遭遇德械师战防炮的反击!

当时日军在缅甸的坦克少,还高温总出故障,正在步兵自行车后面吃灰,很少遭遇,即使先到的200师也没遇见集群的日军坦克。更别说其他部队

3形象

当时地方军阀和杂牌军饷不足,吃的不好!根本不可能让克虏伯参军以后还保持如此肥胖,即使是中央军的200师穿过野人山,也都活扒一层皮,跟骨头标本是的,(就和炮灰团回禅达时打劫包子铺一样)。所以克虏伯属于 中央军,但不在200师!

所以克虏伯只能是3个德械师,和部分中央军的兵,而且是刚过江就接到撤退的命令,他的脸是干净的证明没经过战斗!很可能他的长官象 狗屁胡宗南一样,将火炮排列在公路两边,呈“非”字形等待日军陆军航空兵随意轰炸!!然后人加入了溃逃的行列!!这使克虏伯未能实现了他 价值,朝鬼子们“打一炮”!!于是他随波逐流迷失了!!成了溃兵!!

二、助人为乐的活雷锋!

克虏伯的出场有些混乱,到处都是溃兵,有中央军还有杂牌,当然还有最后到的炮灰团,难民夹杂着军队拥挤在桥上,可能那里就有克虏伯原先部队的人,但他不愿回去,因为在哪里克虏伯实现不了他,朝鬼子们“打一炮”!!的愿望和价值

桥被炸了,克虏伯只好找到了渡江的筏子,上去就别打算下来,因为人们向上挤,所以当炮灰团冲上去的时候,他只能看着!

身材肥大的克虏伯为了占宽敞的位置将背后的 迷龙的老婆试图挤下去,雷宝儿开始反击(咬了),当他打算把咬他的“兵痞”扔进水里时发现是雷宝儿(一个孩子)

于是他珍爱 小生命一样的放下了,

他先看了迷龙老婆一眼,然后顺她的视线看到了山峦上还在死战的迷龙。

那是崇敬的目光,和无能为力的愧疚,他手里没有炮!

要不就 能实现了他 价值,朝鬼子们“打一炮”!!

于是他做了力所能及的 成了迷龙老婆和儿子的肉墙,帮他们抵挡住拥挤的人群。

下面他就是 活雷锋了

过了江的克虏伯带着迷龙的老婆和儿子一路讨饭终于找到收容站,

他可以不找的,

溃散的部队太多,大海捞针一样。

迷龙的老婆和儿子可以占为己有,就想迷龙想的和诅咒的一样。

他自己混进收容站起码不用一路讨饭 带着迷龙的老婆和儿子就进不了收容站,所以一路讨饭,

甚至孟烦了,看见了他磨漏的鞋!!那是一路讨饭,大海捞针,信守承诺的见证!!!

当然雷锋是无名的,而有名的克虏伯却被迷龙揍的四仰八叉!!却没说什么!一个乐于助人,不图回报的人啊!!

当孟烦了和董刀给他治病时他才真正回过问来说出了一路讨饭时想说的话:“我饿了!”

他为了照顾迷龙的老婆和儿子到底多少顿没吃?谁也不知道???“我饿了!”

但无论经历千难万险,多少困苦都是值得的,因为克虏伯知道他找到了 能实现了他价值,朝鬼子们“打一炮”!!的地方!!

三、他的口头禅是:我饿了! “团长,打一炮”的实在人!!

“我饿了” “团长,打一炮”

这是克虏伯说的最多的两句话,似乎就是全部了。

兽医说 就知道吃饭睡觉打呼噜放屁, 很贴切。

庭审前克虏伯说"我路过的"

他胸前有 身份标识 的炮兵和步兵的不一样,参考国民党军衔可以看见兵种色的差别,

但还是被带走了,面对可能是飞来的死亡,

我们的活雷锋还是没有气急败坏 "我路过的" 就是实在的说着。

四、我的团长我的“炮”

当然一提起炮,克虏伯便立刻有了军人的精确,甚至他的战防炮理论把孟烦了都能噎回去,可见学术有专攻啊!!!

后来龙文章成全了他, 祭旗坡上的炮灰团阵地终于有了一门遭淘汰的战防炮,仅仅是一门靠丝袜香皂换来的行将报废的战防炮,

克虏伯熟练的操作着战防炮,快的让人感觉与他的身体形成了反差!

中央军的炮术训练专业素养展露无遗,

甚至快速的用没有瞄准系统的炮,瞄准日军的小弹药库,

没有扎实的炮兵基础和3年以上的经验,很难办到!!

于是克虏伯实现了他的有愿望和价值,朝鬼子们“打一炮”!!

这以后 克虏伯的脑袋里 有了看穿的想法,

战乱之秋,人命如飞蛾般短暂,团长尽全力圆了他在缅甸破碎的梦,还能要求什么呢!!

于是克虏伯放下了魂牵梦绕的德国战防炮,埋头照顾手里的苏联支援的小炮。

克虏伯也有了用武之地

由于炮灰团弹药稀缺,每天缠着团长要求开炮,并偶尔获得批准就成了他的例行功课。

每天对江那边的日军阵地打一发炮弹成了克虏伯的最大乐趣,他常在死啦身后说:“团长,打一炮吧,要不打两炮!”

再次攻击南天门,因为远距离更能发挥他的作用,所以没有随他的团长一起过江,而是留在东岸等候命令开炮。攻击立止 的命令,使全盘计划被打乱。

听着对岸的枪炮声,克虏伯没有像在缅甸一样遵守命令,将火炮排列在公路两边,呈“非”字形等待日军陆军航空兵随意轰炸!

对面是最后的希望,如果不开炮,以后就永远没希望再开炮了,

因为团长在那边,不会再有人理会他对鬼子“打一炮”的要求了,

这次违反军令开了第一炮,当然虞师的精锐,余治的“雪蔓”(谢尔曼)坦克也开火了,

值班军官追究,总不能追究虞师的精锐吧,克虏伯没有听见的 尽其所能的开炮,

于是克虏伯和余治引导着全军的炮兵,将压抑已久的仇恨,倾斜在日军阵地 不光想能帮他的团长减轻一些压力。还有对鬼子“打一炮”的价值。

剧情到南天门他们被解救就完了,

可是书中写到他们从南天门下来又回到收容站

龙文章因为反对向共产党开战而被判死刑

克虏伯做了对死啦执行枪决的行刑队员,

他想用这种方式能见他的团长一面并且能和他的团长死在一起,

因为用炮杀鬼子是他的所有 让他的炮可以打鬼子的龙文章就是他的信仰

龙文章死了,再也不会有人理会他目标是鬼子的 “打一炮”的要求了,

生命就失去了开炮杀鬼子的微薄的意义,随团长而去就成了沉没的反抗。

当死啦饮弹自尽的时候,克虏伯跪着,把枪口支在自己的下颚上打穿了自己的脑袋。。。

反抗这不会开炮打鬼子的世界!

我的团长我的团 死忠的克虏伯!

原创点击过万奖励100分-----ak47u571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