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基辅会战是二战中期和苏德战争早期重要的战役之一,对苏德战争的走向和结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数百万人级别的会战规模、庞大的伤亡数字和双方在整场战争中的斗智斗勇发挥出的能量,都远非之前的西线战争可比,甚至比起之后相当一段时间内的苏德战场的战役也毫不逊色。

作为一场规模庞大、过程复杂的战役,基辅会战直到今天仍然是很多人争论不休的话题。主要争论焦点是其对整个苏德战争进程产生的影响,直到今天,许多人仍强烈的非难希特勒的决策。非议者们主要是根据战后很多德军将帅的回忆录认为:通过国境交战,苏军在中央方向已遭受重创,德军若一鼓作气在此方向连续发动攻势,可以轻而易举拿下莫斯科,而攻下莫斯科即可获得苏德战争胜利。而希特勒却“坐失良机”地实施基辅会战,失去了最佳战略时机,具体表现在:

第一、由于实施基辅会战,使德军无法在适宜作战的夏、秋季进行莫斯科会战,导致德军随后进行的“台风行动”在寒冬中功亏一篑;

第二、德军主力转向基辅,使中央方向的苏军获得了加强莫斯科防御的准备时间;

第三、古德里安装甲集群的坦克在向基辅方向调动以及其后回归集团军群的往返过程中,机械损坏更加严重,以致在莫斯科战役中丧失了大部分机动能力。

但遗憾的是,如果我们将目光转回1941年,可能实际情况远非如此。

一、非议者们这个假想成立的前提首先在于:攻下莫斯科后,苏联是否已经战败?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虽说在基辅会战前斯大林将大量战略预备队在中央方向展开准备保卫莫斯科,但同步进行的是政府机关逐步向古比雪夫转移,而各类工厂均在向乌拉尔地区转移,已经充分做好了莫斯科陷落后继续战争的准备,尽管斯大林继续留在莫斯科“督战”,那更多是起一种精神上的支持作用而非认定莫斯科就没有危险。至于莫斯科陷落后是否会如西欧国家首都陷落后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其实根本不可能。东方式的思维方式和来自北极的寒风赋予了苏——俄人民以难以想象的坚韧。历史上,波兰人、蒙古人以至拿破仑大军都曾经成为过莫斯科的主人,但始终未能摧毁俄国的反抗,反而是让俄国在战争中越变越强!而苏联政府对国家的掌控能力也远非沙皇俄国可比。而同样在二战期间,苏联的邻国——中国也曾丢失过首都(个人认为,这是二战中最丢脸的事情之一,首都被屠城了,竟然还在指望着外国“调停”不敢宣战),而就算以当时蒋介石政府这一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悲剧和最大的笑话来说,也仍然在种种因素的支持下坚持完了八年抗战。因此指望着一座城市的丢失导致一场战争的失败,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二、在军事上,是否存在直扑莫斯科的可能性?截止8月20日,进展迅速的中央集团军群右翼已推进至波切普——戈梅利一线,而这个时候,南方集团军群也占领了从第聂伯河河口到基辅南部的第聂伯河沿岸。如此,在8月20日的战线上便形成了这样的态势: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各自向东部的2个突击集团在战线上形成了一个向西凹进的三角形口袋,口袋两边相距550KM,口袋深度也大约是550KM,而在口袋里则装着苏军完整的西南方面军。这一态势可以解读成两种局面:一,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对整个西南方面军形成了大合围之势;二,中央集团军群的右翼和南方集团军群的左翼同样也都暴露在西南方面军的铁拳之下!对此,德军前线部队9月1日的一份报告曾经指出:“……如果不将东乌克兰境内的敌人歼灭,那么无论是南方集团军群还是中央集团军群,都将无法顺利实施作战……”正如希特勒在关于基辅会战中的指示所指出:“只有南方集团军群当面的俄国军队被消灭,才能给中央集团军群顺利进攻并消灭其当面之敌创造前提。”

应特别注意的是,虽然在边境交战后,德军取得了巨大的战果,但更该注意的是,德军并非在毫无损失的情况下做到的这一切。按照德国1999年公布的数据:

6月份阵亡25000人

7月份阵亡63099人

彻底损失的坦克、强击火炮616辆

12154辆汽车、牵引车

9000余摩托车

886架飞机(战损)

飞行员:死156、伤229、失踪418

——显然,国境线的近两月交火,德军光是阵亡就达到了8万余人,可以说,德军为了国境线的辉煌胜利也付出了数十万人和大量技术装备的代价!

而闪电战也不意味着德军能够直接飞到莫斯科,油料、弹药的消耗、机械的磨损甚至人员的疲惫都影响着前线德军的作战能力,德军往前突击得越远,这一问题就越发突出。伴随着秋季的来临,历史上困扰德军的糟糕道路情况也将随着德军突击距离的增加而越来越致命!事实上,德军历史上在莫斯科城下所遭遇的一系列包括冬装不足、过冬准备不足的窘迫境地固然跟德国的军事领导集团判断冬季来临前可以占领莫斯科有关,更多的是在于德军的攻势过快导致后勤跟前线脱节的缘故。要知道,哪怕是已经打了两年“闪电战”,已经对该战术轻车熟路的德军,在1941年时闪电战对其仍是一个凭自身实力不可支撑的“奢华”战法。德军的坦克突击速度让人们习惯性的忘记了,德军作为一支军队本身仍是一支以步兵为主、后勤缺乏机械化无法跟上坦克步伐的军队。在西欧平原的作战因为距离相对较短、道路良好这一问题尚不突出的情况下,德军很多时候也仍然需要依靠那些被自己打得惊慌失措的敌人们的仓库来补充自己发动下一步突袭(1945年德军在阿登的反击仍然延续该模式,只不过1945年的盟军已经学会了烧毁自己的物资)。而到了东线,德军这一模式毫无疑问遭到了巨大的麻烦:糟糕的道路首先就让后勤叫苦不迭,冯.梅林在自己的著作《坦克战》中就曾感叹:为什么苏联没有西欧那么发达的公路网。被守军自行烧毁的仓库还有来去无踪的游击队……这简直是一场后勤部队的灾难。更重要的是:跟德国人的战术出自同门的苏联人对于装甲部队的优点和缺点同样了解,以距离防御坦克的战术被广泛运用着,听到德军绕道某条防线后整支军队就全面崩溃的战斗在东线并不常见。

而此时,身在莫斯科的斯大林判断德军将会直扑莫斯科,已经将大量战略预备队在中央方向展开,后续部队也在源源不断的开来,如果中央集团军群按照将军们的意见冒险向位于苏联中部纵深地带的莫斯科挺进,必将陷入孤军境地,也必会遭到极为激烈的抵抗并蒙受巨大的损失,而面对三面大森林无法彻底包围的莫斯科,中央集团军群只有强击一途,可以想象一下,1941年秋季的莫斯科城下,德军面对坚城久攻不下,而自身的后勤和兵力已接近枯竭,此时西南方面军的70万重兵一旦暴起发难,这个消耗严重、补给困难的庞大战略军团甚至有可能将斯大林格勒的悲剧提前,遭到全军覆没的下场。斯大林即使在西南方面军已被重重包围、莫斯科本身也受到德军威胁的情况下仍下令坚守并非是头脑发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也正是由于希特勒在战略层面上发现了斯大林的企图,及时终止了在中部地区危险的进军,转而南下攻击苏西南方面军暴露出来的侧翼,德军才得以在基辅会战中以较小的代价歼灭了70多万苏军——导致苏德战场上双方兵力对比发生巨大变化(MS苏联强大的动员能力迅速抵消了德军这个暂时的优势,虽说补充兵的素质不太那啥),并且拉直了战线,大大改善了中央集团军群乃至整个东线德军的战场态势,为其后向莫斯科进攻创造了有利的稳妥条件,也使中央集团军群在后来从莫斯科撤退过程中不至于受到严重的侧翼威胁,且最终将战线稳定下来。

如果说有人仍存在质疑的话,可以看看朱可夫在1945年2月距离柏林仅70公里时所做的决断:此时距离柏林的距离远远低于德军距离莫斯科的最近距离,而德国此时对自己的首都毫无防备,兵力匮乏不说,当朱可夫的坦克冲进基尼茨的时候,德军士兵还在悠闲的逛马路,而军官们则挤在饭店里大吃大喝。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朱可夫仍然顶住了摘取柏林桂冠的诱惑,坚持先打破德军东波美拉尼亚集团以保障自己得侧翼,情愿在几个月后面对坚固设防、重兵云集的柏林。作为一名统帅,未虑胜当先虑败,不应只看眼前之利,更该放眼全局。从这一点上,那些战后高喊如果向莫斯科直接突进就会如何如何的德军将帅们在二战中面对老朱可谓真是输得不冤!

三、在经济上,基辅的重要性要高于莫斯科。德国的将军和元帅们可以把目光仅仅停留在单纯的战争上,但作为德意志第三帝国元首的老希在关注战场的同时必须同时关注经济问题以及不得不考虑的战争的可持续性问题!战略眼光远高于“将军们”的希特勒明白:“闪电战”之所以在西欧无往而不利,就在于其出敌不意、集中兵力、空陆配合的特点,确保首次突击就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利用航空兵、装甲部队的密切配合,在同一个点上连续不间断地打击敌人,利用在局部形成的数量和质量上的巨大优势,迅速地消耗敌人的实力,使敌人流血的速度远高于补血的速度,一旦达到临界点,敌人就崩溃了!但是,苏联的人力、物力资源实在是太雄厚了,在经受了连续几次的严重打击后,德国发现苏联居然没有出现任何枯竭的苗头!如果要加快苏联失血的速度,仅仅靠消灭苏联的军事力量已经不可能实现了,必须夺取苏联的工业区,剥夺其武器生产基地和原料来源才能达到战争目的。在老希眼中,这些经济目标包括哈尔科夫、顿涅茨盆地和高加索。正如老希在1941年8月21日发布的《第34号战争令》附录中强调:“……在冬季到来前,最重要的目标不是攻克莫斯科,而是占领克里米亚和顿涅茨盆地的工业设施和煤矿,切断高加索与俄国内地的石油供应……”。因为清除了克里米亚半岛上苏军空军基地可以保证罗马尼亚产油区的安全,而“……顿涅茨和哈尔科夫是整个苏联的经济基础,夺取那里就意味着夺取俄国61%的铁和35%的钼,然后我们只要切断他们的石油供应,布尔什维克就完蛋了……”。正是得益于基辅会战,德军才能占有乌克兰地区,使这里丰富的粮食和资源大大支持了德国的战争机器,同时还为进攻高加索油田提供了前进基地。可以说,这些物资是德国能够将战争进行到1945年的重要保证。在战略层面的交手中,可以说老希和斯大林算是打了个平手:双方都正确意识到了苏德战争的主要形式:不是以一城一地甚至消灭对方多少兵力为胜负,这是一场纯粹以国力为胜负点的较量,谁能够挺到最后,谁就能获得胜利!

从基辅会战对东线产生的深远影响来看,老希遂行这场会战的决策无疑是正确的,但他为德军带来的实力增长速度依然不及苏军的实力增长速度。另一方面,老希及其将军们在战役决策过程中产生的矛盾,使老希对他“鼠目寸光”的将军们开始缺乏信任感,并为在以后的战争中直接插手前线指挥埋下伏笔,这恐怕是基辅会战给德军带来的最大的负面影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