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次看《团剧》只看了一点:迷龙穿着残破的军装,一脸硝烟蹲在反斜面后面,一面拆冒烟的机枪枪管往地下扔,换枪管子,一面叫嚷着弹夹!备用弹夹!与那些握机枪枪管割麦子一样狂扫日本兵,子弹无限到足够 握机枪枪管的手变成 烤猪爪的抗日神剧相比,《团剧》简直就是中国版《兄弟连》,但它又不是《兄弟连》因为兰晓龙不断的给我们展示了那个时代的真正的国民党军队的样子,那是在我为了看“换枪管子”在网上搜索间无意看见的“《团剧》里“刮民党”(国民党)“遭殃军”(中央军)。审问龙文章”那一集。

或许在别人看来“审问龙文章”那一集多余,搞笑,复杂等等。但在我看来他展示了那时之前的国民党军队真实状况,远征军现在的国民党军队状况或许还有未来的国民党军队状况。

首先,之前的国民党军队状况:国民党军队真的没有行的,就是孟烦了的腿一样,烂的太深了?深入从一开始就 深入骨髓的被金钱,权力等打烂了。

龙文章在被虞啸卿审道:打断子绝孙仗是害怕还是得以时?龙文章有大段的念白:北平的爆肚涮肉皇城根。。。。。。。。。还有我们身处的禅达!这些都是国民党军队一路丢弃的城市,只是城市的名称就念了半小时,可见当时国民党军队已经丢弃了大半中国的锦绣江山,“三两个字就是一方水土一方人,一场大败和天文数字的人命,数不清的百姓!!”作者通过耳熟能详的小吃侧面讽刺了国民党军队的无能!但没有像所有抗战神剧一样单独提出“南京大屠杀”!!但国民党军队真的没有行的,还是和孟烦了的腿一样,烂的太深了??于是虞啸卿提出了“谁的军队?自忠将军重义,宗仁将军思全。。。。。。。傅作义将军,五原长我军心。。??或许虞啸卿就只能数出这些抗日名将了,或许开头和结尾都是杂牌,只有中间有一两个中央军才能凑数撑起门面??还或者全是龙文章刚当兵时的部队!广西的七一四。。。打混耍痞,贩私盐,贩鸦片,全省出了名,调去打战,离日军还有百多华里就作鸟兽散,连虞啸卿都会他们的军歌:分赏银,你和我,押完米粉有火锅,左右左,左右左,我们桂军票子多,。。。。。就这样的军歌,这样的名声,这样的作为,国民党居然还敢调去打训练有素的日军???难怪离日军还有百多华里就作鸟兽散!!!!这里可以看出国民党军队的几个问题:1贩私盐,贩鸦片都是死罪!!当团长的都没事!军法处也没上门?还当做宣传对象全体都知道!难道还要开个“腐败现场会”来个“腐败宣讲团”不成?从清朝八旗军那传承的腐败还没净化完吗???2这样的部队谁管??国民党的军队,国民党不管,也管不了!倒是地方军阀能调动,国民党要排挤其他军阀,借着日本人之手排除异己,地方军阀要保存实力,以备东山再起,或者投降当了汉奸,伪军。想想100多万的日军,却拥有近300万的伪军???说曲线救国,说忍辱负重,说专灭共匪!!你信吗?倒是和八国联军进北京一样,满清八旗保着慈禧外逃,其他省份眼看不管,2万人的八国联军,夜间视线不好,拿100万军队堆都堆死他们?3军队比票子多有用吗?当然有用辛亥革命,孙大炮拿华侨捐献的钱,召集南方军阀们去打北洋军阀!蒋介石拿国家的钱去收买小军阀倒戈,就连中原大战也是拿1500万现大洋和海陆空军副总司令的政治资本,还有三条铁路的收益换张学良出兵支持蒋介石的!当然更管用的是两军之间的花车,上面全是洛阳的妓女,和数不完的现大洋和委任状。两军士兵打仗,军官在花车上联欢。国民党军队总体是这样的的那各阶层呢?

其次 远征军现在的国民党军队状况

一、虞啸卿审问的炮灰们!应该是现实的远征军士兵的写照吧!

1孟烦了。当兵了,我真冲了,。。。。。我一人在前,其他人在战壕里乐。在场的很多人都笑了,看来很多人熟悉这场景,而且见怪不怪了,对于一个愤青,一个围城里的方鸿渐,一个满腹文化的小人物,他们只能选择适应。

2郝兽医,可我真不知道他错那了??你是个好人,但被迫连死了的康丫都呼弄,对于喝兵血,吃后勤的官老爷,你再好人,也看不懂??不明白!!

3董刀。无论你再怎么“懂的刀”脑子里还是封建王朝的 官是对的 !思想,皇权无可挑战的思想,要不然怎么一上来就对着只知道要你们都“杀身成仁”的大员们“筛糠”,一说话就是:冤枉啊!青天大老爷!!他们要指着你的人头,染红他们的顶戴,还视你生命如草芥,怎么会是你的青天大老爷呢??

4不辣,说湖南话,套老乡交情,喊;中国要灭的,湖南人先死绝!口号是当官的喊的!你献媚,阿谀奉承可以,到真章就白扯,已经不是湘军了!!本土本省的情谊也淡化了,军官都不管你死活,还管你老乡??

5迷龙,迷路的龙啊!!他们不在乎你耍小聪明,骂人,在乎你率直不可能说出,灭掉川军团团长的理由,以方便虞啸卿重建川军团套取大量军火物资,武装 虞家军;没有指出龙文章与红色有关,不和唐基的意;没有整死龙文章的料,不能替陈大员派系倾轧,就地解散川军团威胁虞家军!!

炮灰们展示了底层最大的智慧和处事方法,但最上层却无动于衷。因为他们是草芥,只配在伤亡数字上当个数字,是随时随地可拉的壮丁!!至于关心的就只有“法庭,这是法庭”他们的地位权利之谈,“你怎么看赤色分子?”内斗的名望!还有“不要干扰我的军务!”国家的虞家军,首先是虞啸卿家的军务,再高也管不着!!

二、军队顶梁柱的中层军官们 中层军官的特训,义气和烦了。

1龙文章,军官特训班,内政部长何健办的,教些步枪操列,生背拿破仑和克劳塞维茨以及中正训导,连虞啸卿都知道:害死很多人!事还能小了??但何健还是何健,虞啸卿知道的 那个“打坐等升仙的何健!”,倒是七一四代出的一驼子货让龙文章升了个中尉,哪货这么值钱!!西药无疑!!黑市上大批贩卖的驼峰航线上美国、中国飞行员用命换来的救命药,大量被出卖,期中还包括迷龙经手的???难怪宋庆龄说:国民党军队是在出卖抗战将士的躯体和血肉!!虞啸卿感觉“这样就合理了”难见阳光的合理!!!后来龙文章换了很多“发粮,发薪的主,连新编师都散了“。于是虞啸卿问:“我好吃吗?”你说哪?一个师近万人,因为“发粮,发薪的主跑了”“就散了”,这样的军队怎么抗日????

2啊译,应该叫林译,或者叫“窝囊林冲的义气”上来就是嚎啕大哭!仿佛在军官训练班死背的操典,语录,还有学校学绩奖章,和纪念章,还有“王八营长,犊子督战”与他无关!!但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他是义气的,“像学生受欺负,给你告老师去!”的嚎啕大哭!如果我三生有幸能犯下龙文章的错,我宁愿去死!!后来也是义气的,他督战:不许退!。。。。。100人送了回去,但自己却选择冒死进来,陪炮灰们送死,但他的义气还需要,孟烦了象木偶一样指挥他,才能指挥炮灰。。。我在督战!!!

3孟烦了。卢沟桥弃学,徐州会战从军,四年来屡战屡败,逃到后来愤怒,日军战术死板僵化,一万年不变的三角队形,火力兵力都分散,打过半年仗的兵都知道找死。还是步兵冲完,炮兵轰,炮兵轰完,步兵冲。但就是打不过,所以面对日本人的死板烦了!面对军队的信心烦了!面对胜利的希望烦了!开始给新兵煽风点火,让他们在前面冲当炮灰,我不要认识他们,那就是炮灰,我们勇敢但是虚弱所以烦了。

再次,未来的国民党军队状况。

四、这法庭之上的人????就是“刮民党”(国民党)“遭殃军”(中央军)。的主宰,也能左右“刮民党”(国民党)“遭殃军”(中央军)。的未来!!可这法庭和法庭之上的人????

这个法庭很象封建王朝的翻版,军阀虞家军私设的公堂,不伦不类:

有原告席,被告席,证人席,象西方的法院,,但两队士兵,象杵水火棍是的杵这长枪,又好像戏文里的封建王朝残余虞家军私设的公堂。上场之后一顿谦让,感情主审都没定,但原告的虞家军又是审判管!!龙文章你杀日本人再能耐!!这里你想赢??谈何容易!!这就是国民党的军队。法警的士兵大喊 虎——威 还把枪托在地上捣了两捣,升——堂,确认是戏文里的封建王朝残余虞家军私设的公堂。不辣和董刀马上做出了反应,扑通就跪下了,封建残余,深入人心啊!!!!!!!!!!!还有虞啸卿的“招”总感觉是虞家军私设的公堂。还“带人贩”,你真是法官和原告,那这一句就是先定有罪。

法庭上的三个人各带使命却代表着在国民党能混下去的能力??那是什么那?

1、陈大员,是大而圆滑,官场上推来让去,但死死抓住“没和赤色分子打过交道。反正打仗好的都和赤色有关????一说沦陷失地就和被水浇过一样冒汗,好像都是他打的败仗???听龙文章的苦口良药好像听戏文,我估计包戏子,潜规则女演员太多了,不经意就流露出来,还是无聊了!找点喜欢的。反正他不关心炮灰死活,唯一关心的,这是,这是。。。。这是法庭,军事法庭。。。我的地位是领导。地位 地位。

2、唐基。要加,柯德吗?我估计不用,因为“柯(而)德”手枪在虞啸卿身上,他只有唐基的迷糊带来的和稀泥。这个虞家军的忠实管家,和奴仆。只忠于虞啸卿,不惜替虞啸卿问:两遍你对赤色分子怎么看?反共好说,不反,虞家军的忠实管家当场就能翻脸,毕竟虞家军反共起家,现在双方合作六年还叫赤匪!!!!!,光绪三十四年,一个封建王朝的残余纪年,居然在政府高官那天下无贼!!!好一个换汤不换药的高官啊!!!为了出生地的被军阀战争攫取利益,国家让许多龙文章流离失所走20多个省,为了一碗饭,唐基却能见怪不怪的改成祖籍??掩饰过错的 思维太活跃了,唐基安慰很多人,当着和事老,为的就是虞啸卿身上的“柯(而)德”手枪去杀人。其他的与他无关,他也不问!!!不管!!

3虞啸卿。愚蠢的人,却虎啸龙吟,还贵为上卿。这就是出身高贵的虞啸卿,他根本看不起炮灰,唯一看见的就是替他立下军功的龙文章,所以才有法庭的试探,如果龙文章平平,或许就像桥头的营长,问都懒得问,直接就毙了!!!杀人对于他是口号另外的一个嗜好!!!他总爱玩 柯(而)德”手枪。因为他就是唐基后面的柯德!!!信仰仗打成这样每一个军人都该死,但空喊口号的到底是谁,装腔作势的到底是谁?军令如山招魂的到底是谁?国家如此岂能坐视的到底是谁?最后他自己给出了答案:这是法庭,更是军务,不要干预我的军务。。。。。虞家军私人军队的军务。 我给过你杀身成仁的机会,在南天门。。。。张立宪九一八跟的我,余治和李冰一二八,何书光是卢沟桥之后。。。。。。。多明白的意识啊!!!!!!!!!!!我是军阀我说了算!!不跟我可以,杀身成仁,草菅人命和那一千人一样死去!!!!每一战我都收新的小弟,你也加入我当军阀的虞家军吧????

早晚你还会见识到 国民党军的见死不救,腐败头顶,权利倾轧,是大家都看见的,要不然也不能叫“刮民党”(国民党)“遭殃军”(中央军)。情况就是这情况,事情就是这事情,想到哪写到哪!!仅供拍砖。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