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文提要:叙利亚冲突只能以和平方式解决。西方和阿拉伯主流媒体的片面报道没有为此作出贡献。 叙利亚安全部队的暴行激起了武装反抗。来自约旦黎巴嫩土耳其武器战斗人员进一步推动了冲突的军事化。在外国建立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虽然不在国内活动,但也正因此频频在半岛电视台和阿拉伯电视台发声。要求通过对话和谈判实现政治过渡的反对派力量被边缘化了。 媒体自相矛盾的报道和评论令人没法对叙利亚局势形成一致的看法,而且制造了混乱。人们说在巴卜阿姆鲁和伊德利卜这两个热点地区爆发了内战。西方要求巴沙尔•阿萨德总统辞职,阿拉伯国家联盟单方面开除叙利亚,欧盟实施制裁,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有关决议——这一切都在分裂这个国家。有人欢迎这些措施,要求外界进一步对叙利亚领导人施压。有人反对这些措施,斥之为干涉内政。他们认为自己被外国的利益所绑架,被骗走了和平开展民主和改革的机遇。 外国公众对叙利亚的事态发展也看法不一。在美国媒体、许多欧洲媒体和不少阿拉伯媒体看来,叙利亚领导人应为流血负责。亚洲媒体、俄罗斯媒体、一些阿拉伯媒体和拉丁美洲媒体对此则有不同见解。它们报道了现政权尝试与起义者谈判,报道了武装团伙攻击公共基础设施,绑架和杀害平民,袭击军队和国家安全部队。人们了解到动乱和制裁对经济造成的影响。在叙利亚,除了官方媒体外,也有私人经营的英文杂志和网站持续报道动乱的背景。它们让来自不同阵营的人发言,描述了报道的困难,详细介绍了叙利亚的各个社会群体,例如叙利亚反对派的“新老骨干”。人们讲述了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受到的侵犯。这包括情报人员对他们的威胁恐吓,但大多数人觉得士兵和军队是在保护自己。 境外反对派(叙利亚全国委员会)、西方的媒体和政府配合得很好,成功使叙利亚在国际上陷于孤立。在大马士革,许多谈话对象对笔者说,巴沙尔总统被妖魔化了:“比起在自家门口亲眼所见的”,今天大部分民众更相信“半岛电视台和阿拉伯电视台”。他们说这是“媒体战争”。 国际主流媒体抛开了新闻工作者应有的严谨态度,直接采用和播出“YouTube”网站和若干博客发布的视频。在远离叙利亚的编辑部工作的记者盲目信赖为他们提供“报告和分析”的公关顾问。众所周知,以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为首的境外反对派与美国、英国和海湾国家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联系密切。有鉴于此,编辑至少应该也听听另一方的观点,核查被送到他们手里的素材的真实性。但他们在大多数情况下并未这么做。显然,“新媒体”和“社交网络”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以至于这些素材虽然带有疑问却还是被发布了。有些记者展现了勇气,坚持报道冲突的各方。他们受到了责骂、威胁和排挤;媒体内部的压力加强了。笔者在大马士革得知,有些人辞职或被解聘,其中就有半岛电视台和土耳其媒体的工作人员。 2012年3月,有关叙利亚的头条新闻来自伦敦(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的所在地)、多哈(卡塔尔)、利雅得(沙特阿拉伯)、开罗(埃及)和联合国安理会所在地纽约。生活在叙利亚的人们的言论几乎不被西方国家的媒体所报道,因而更不可能被西方公众知晓。国际智库正在制定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向。 生活在大马士革郊区的哈立德坚信这是“媒体战”。他举了几个例子。半岛电视台曾报道,在叙利亚再也买不到面包了,所有面包店都关门了。然后他自己出去走了走,发现面包店仍在营业;还有一次,有朋友打电话给他问他是否安好。朋友从半岛电视台得知他居住的地区“发生了战斗”。但他周围一切都平静;后来半岛电视台又报道在当地的一场示威活动中有3人被杀。他出门想搞清楚究竟是谁被杀了。结果每询问一家人,他就得到一个新的名字,最后拿到了10个男子的姓名。他走访了这10个人的家庭,而这些所谓的死人正安然无恙地坐在家里。在墓地有人告诉他,没有人死。 “错误的报道和谣言让人们行动起来”,哈立德说。他说自己不再相信任何人了。他认为,境外的反对派团体接受金援,因而也相应地“为它们的主子工作”:沙特阿拉伯、卡塔尔、法国。“没人当真在意叙利亚的自由”,哈立德对此深信不疑,“他们说这里发生了人道主义灾难,然后就运来更多武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