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参加征文活动有点晚,真是抱歉,最近没怎么上铁血。

我曾经也是个潜水党,直到被《飞虎神鹰》大大地给刺激了一把

在这里需要说明,《团》剧播出这么多年一直未被看好,从第一轮的播出后未见重播,以至于我当着老爹推荐团剧批评宁海强作品的时候被老爹一顿臭骂。

没办法,观众都被国产垃圾惯坏了。

中国的观众看战争片不会在乎武器的型号,反正也看不出来,他们懒得看说话,因为不热闹,他们只在乎打仗的镜头,看着一片爆炸接一片爆炸火光四射,看着鬼子接二连三倒下,就会满足。

像不像鲁迅作品里的那些看客?

中国人一直都这么恶心。

《团》的不受欢迎不外乎以下几个原因:

一、这货确实拖沓,把电影手法用在电视剧中是一个不太成功的尝试,表达的东西太多而承载的东西不够;

二、团剧不是满足被垃圾食品惯坏了口味的那一类观众的东西,有人要看神(这也是东方人的通病吧,总要神化什么),团剧里没有神,所以你看不到燕双鹰这种经历三部曲已经进化到起点小说主角一样的存在,也没有漫天汽油弹狂轰乱炸,只有一群脏兮兮的兵痞子在那里像虫一样挣扎;

三、团剧的存在捅了某些人的肺管子,具体是什么你懂的。

可是,团剧是一部好剧。

不是因为它拍了远征军,而是因为整部剧都在拍人而不是拍神。

活生生的人和高高在上的土偶的区别是什么?

人性。

那些没有精神内涵的只能靠暴力女人噱头补足的东西,怎么能和一直在写人性的团剧相比?

中国的文化一直都有报喜不报忧和神化的倾向,所以我们只会去追求不现实的崇高和完美,带着低劣的国民性看虚幻的热闹,却从不曾思考内心的东西。

谷小麦,上等兵,河北人(原作河南人),从军五年依旧单纯老实,简单到如白纸一样的孩子,南天门攻击战阵亡,二十岁;

李连胜,少尉,辽宁锦州人,在无数的败仗无能和浑浑噩噩的鬼混之后选择了“给我一个痛快的”,死于失血过多,阵亡;

李四福,川军团中士,和湖南兵不辣关系颇好,在从缅甸撤退的路上被日军击中头部,阵亡;

康火镰,大同人,连字都认不全的少尉,喜欢索要东西,在南天门保卫战中胸部中弹,肺部受伤,在第十四次攻击后死去;

郝西川,陕西人,少尉医官,永远的慈祥老人,救不活人的医生,在得知自己儿子战死后精神恍惚,死于日军92式步兵炮轰击,享年五十七岁,阵亡;

马大志,粤军下士,菜刀杀人和做菜两用的广东佬,胆小怕事,在南天门攻坚战中被日军俘虏,拉响手榴弹自爆,阵亡;

阿瑟·麦克卢汉,美国人,联络官,他是真的关心着每一个士兵的生命,悲天悯人的基督徒,在南天门攻坚战中被日军俘虏,死于处于自己意愿的友军火力,阵亡;

何书光,虞啸卿亲信,趾高气扬但也是爱国的汉子,在南天门攻坚战中中弹阵亡……

写下这些阵亡者很是让人心痛,我没写那些生还者,但是战争还是给他们留下了永远的印记。孟烦了的瘸腿,龙文章的疯癫,张立宪的破相……

一个人之死和一万人之死的区别……

只有疯子才会渴望战争。

这就是团剧带给我们的东西,不会思考的人是不可能懂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