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龙文章与虞啸卿这两个人表面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个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偶尔故作深沉的兵痞是在历次战斗中苟活下来的妖孽,一个是不苟言笑受过良好系统军事教育很有作战能力的指挥官。无论如何这二位不可能在人生中有任何的交集,但是偏偏是这样有很大差异的二位却成为了相互了解的知己,为什么?因为在他们心中有国家!有自己的同袍兄弟!想胜利! 用麦师傅对他这两位同行的评价是:“他们的眼睛里射出的都是进攻的光芒。”所以他们是同一类人——那个时代背负着沉重债务面对破碎山河不想坐视中国军人

当虞啸卿在伤兵收容站对着那些已经没有了斗志的“兵渣滓”们说:“我只要我的团,我只要我的同袍兄弟。”这句话说的人热血沸腾,说的那些早以因不断溃败丧失了军人荣誉感和斗志只想怎么活下去的兵痞们动了心,连迷龙那样的家伙都舍弃了自己的财产加入队伍,只是为了想胜利!为了能通过获得胜利来证明自己是个军人而不是兵痞。

龙文章从一个管军需的中尉到伪团座再到荣升真团座,身份的改变却没有改变他这个人,当然他的部下也极少把他当团座看待。这个团座除了职务军衔和那些兵渣滓不一样以外其他的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一样的一无所有。所以龙文章把他们当自己的同袍而不是灰,当他给愤怒离去的麦师傅下跪的时候,他心中想到的只是这个老外能使他的弟兄在战场上少死几个仅此而已,所以他的下跪毫无羞耻感毫不犹豫。当他在师部里亲自摧毁了虞啸卿那来自美国支援的强大火力以及对现代战争手段的运用产生的必胜信念后,随着虞啸卿精神的崩溃他也随之崩溃了。之后他就纠结于是否把攻打南天门的战法告诉虞啸卿由他带领自己的同袍弟兄打那个断子绝孙的仗还是沉默着让自己的弟兄能好好的活下去。一边是国家,一边是自己的同袍兄弟,一边是军人的责任,一边是手足之情,艰难的选择使龙文章无所适从只能折磨自己,虽然没有战火硝烟但是现实战争的残酷却仍然摧残着这个人。在南天门的苦战中,看着自己带来的弟兄不断的战死,却没有等来当初计划好的后续进攻,面对部下的有声或无声的质问,我想龙文章那时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了,部下冒那么大的风险那么大的牺牲攻上了南天门这个兵家绝地意义何在?价值何在?这都需要他这个最高指挥官来回答的。曾经他把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但是他不能死,他要为自己的弟兄们活下去所以枪又放下了,但是那时候这个龙文章还活着吗?其实他在那个时候已经死了。他选择了履行一个军人的职责,但却从未把自己的兄弟放下。虞啸卿说的话他从来没有说,但他做到了。

虞啸卿在伤兵收容站说:“我只要我的团,我的兄弟!”但是他最终没有做到。在龙文章攻上南天门之后,虞啸卿的指挥权被唐基节制了,于是在唐基的劝说下虞啸卿又再次坐了下来无奈的仰望这南天门,那里有他的知己和自己的部下。从他坐下的那一刻起他就要面对和龙文章同样的折磨,在军人的使命与自己兄弟间必须要做出残酷的选择,只是与龙文章不同的是他也做出同样的选择但是同袍弟兄在他心中的位置渐渐远去了,从此虞大铁血没有了热血只剩下铁了。这不怪他,那样的体制下他想要实现报国的志愿,这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要不他就不能进入体制中去。要想做个能报国的军人就要先学会做一个官僚他没有选择的权力。后来,龙文章说:“虞啸卿这娃越来越像唐基了。”所不同的是这是个会打仗的唐基。

从这部剧中我看到了两个完全不同却又完全相同的中国军人做出了不一样的抉择,从龙文章的坚守和虞啸卿的转变,我看出战争的残酷不仅仅体现于枪下对军人生命的吞噬,也体现在对军人人性的扭曲和情感的折磨。

最后,写个本剧最经典的台词最为结尾吧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本文内容于 2012/4/1 2:20:03 被liutao149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