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很难像2008年那样幸运了

“我希望中国股市崩盘!”这是罗杰斯3月23日接受采访时所言。

此言的背景是,此前一天(3月22日),汇丰刚刚公布了3月中国PMI(采购经理人指数)预览值——48.1,该数据结束了连续3个月的升势,创4个月来最低,且连续第5个月位于荣枯分水岭50的下方。当然老练的罗杰斯不忘加上一句:“因为这样我就可以买入中国的股票了。”

同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称,不少中央企业反映,当前与2008年金融危机相比,形势可能更为严峻。而早在去年10月,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就直言:日子已经比2008年更难过了。

这就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中国经济会不会硬着陆?A股会不会崩盘?坦率地说,笔者认为中国已经很难像2008年那样幸运了,中国经济、金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概率更大。

在2006年初,本人曾以《2006危与机:美国危机悬念与中国改革速度》一文预警:人民币升值与石油价格上涨可能导致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在2007年初以《警惕2007:为2008年酝酿新亚洲金融危机》一文预警:如果中国顺从于美国压力,人民币加速升值,中国的股市和楼市泡沫将急剧放大,奥运会前后热钱集中外逃,中国遭遇后奥运危机。

中、美两国的这两种危机风险同时存在,关键看谁先谁后,一方先爆发,另一方就幸免于难。

所幸的是,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大地震让决策层头脑冷静了下来,当时5月底6月初的集体调研已发现货币紧缩导致不少企业休克;人民币升值停止了。与此同时,人民币升值和国际油价上涨到每桶147美元,把美国的基准利率推高到5.25%,引爆了次贷和次贷金融衍生品泡沫的破灭,美国爆发了金融危机。

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后,实际给了中国一个天大的机遇,当时的中国经济救是该救,但方向应当是进行结构调整,激励高科技发展,投资环保循环经济,加大农业水利建设;有效控制房价;增资社保体系扩大内需等。

然而中国却发动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大基建投资,主要投资于房产、铁路、公路和机场,将楼市泡沫推高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以至于2010年不得不强力调控楼市。

当楼市在2011年初盛极而衰的时候,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已经比2008年大大恶化了。2008年的“股灾”虽造成国民几万亿元的财富损失,但那只是过去积累的余钱;然而,2011年楼市泡沫的破灭,不仅将国人最大额的财富积累(上百万亿元)套牢在楼市中,而且将国民未来一二十年的预期收入也深套其中。权贵既得利益者则利用2009~2010年的股市反弹,全力大小非变现和IPO融资套现,所以说A股在2011年后的每况愈下势在必然,A股与美股走出背反行情势在必然。

而中国救市成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卷土重来的重要因素,比如国际铜价再创新高;人民币再度升值,将中国制造逼向更困难境地;劳动力供给的刘易斯拐点到来,再推工资成本;大量企业的流动资金被套牢在楼市中……

在对外政策上,中国巨额外储大量购买美国债券、欧洲债券,仅美国国债最高峰时就超过1.3万亿美元,而极少储备黄金、石油和中国制造业的必备资源。

与此同时,美国吸取了2008年的教训,采取多种措施降低对中东的石油依赖度,进口石油比重已由2008年的14.9%下降到2010年的8.83%;2011年已经成为成品油净出口国。而中国大力发展汽车工业,导致进口石油依赖度提高到了近60%,中东占进口份额提高到近50%。

简言之,现在中美两国的危机天平,已经由2008年年底倾斜中国转向大为倾斜到美国一端。

未来对于中国而言,已经基本明确了探改革开放30年来经济、社会大底的趋势,已经基本明确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格局。当然,这也未必是坏事,因为这里可能孕育着大洗牌,进而大升级的转机。(作者:张庭宾 经济学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