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邻居-果敢同盟军的现实状况

遥远的邻居-果敢同盟军的现实状况

盟军在训练

遥远的邻居-果敢同盟军的现实状况

训练

遥远的邻居-果敢同盟军的现实状况

似曾相识的感觉

遥远的邻居-果敢同盟军的现实状况

内务

遥远的邻居-果敢同盟军的现实状况

81-1式步枪距离“8.8”事件已经过去快三年了,关于原果敢同盟军现在还是否应该存在以及存在的意义,我觉得现在比以前更能够看清了。假如当初同盟军退出果敢后,果敢地区在“白主席”的领导下能够实现民族平等、和平发展以及为果敢族(即汉族)争取到平等的国民地位,哪怕没有地区自治权,那样的话可以说同盟军的存在便没了意义,反而成了一种军事威胁,甚至沦为恐怖组织。但是,果敢地区并未出现上述的美好景象,反而出现的是一幅幅犯罪天堂的画面。

临时政府上台后,在果敢地区的缅甸政府驻军肆意妄为,违反的可不是军纪那么简单,他们可以光天化日之下临街索要钱财,也可以了解到某人有钱时便找个借口杀人夺财,还可以在心情不爽的时候随意杀个老百姓,犯下的罪行数不胜数。要是一只军队会长时间干这种事情,除非那就是匪军,或者在我们心目中的叛军、反政府军。但那却是政府的军队,而且是在他们自己国家的土地上,犯罪的对象也是自己的国民,那么既然缅军会干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明他们根本不拿果敢的老百姓当做是自己的国民,只当做是任其刀俎的鱼肉,而且驻果敢的缅军政高层并未严格约束部队,也未对犯罪军人予以任何惩罚,那么其对于果敢人的心态自然可以一目了然了。所谓民族平等不过是某些文人单方面的意淫罢了,缅军现在和克钦邦打得火热,和其他民族武装虽然暂时签订了所谓的和平协议,但需要的时候再单方面撕毁就行了,本来缅甸政府就毫无信用可讲,看看最近的密松问题就很明白了。而果敢的老百姓由于缅军的种种罪行以及临管会的不作为,使得能外奔亲戚的都去亲戚那里,能出去打工的也出去得差不多了,只有那些因为家庭原因没办法离开果敢的老百姓还留守在这块土地上,忍受着折磨,当然特权的那群家伙除外。

民族平等看起来时没希望了,那关于国民地位呢?至今少数的果敢人拿的是三折的“马崩丁”,这个东西可和我们熟悉的居民身份证相差甚远了,和美国的“绿卡”也不是一会事,倒是感觉和日本侵华期间搞的那个“良民证”有点像,果敢人拿着“马崩丁”去缅甸内陆地区也是重重关卡,来中国也是只能在边境走走,因为那个“马崩丁”就是一个二等公民证明都不如的东西,是不能作为国籍的证明的。缅甸政府一方面说果敢族是缅甸的少数民族之一,另一方面又玩特殊身份证这一手,摆明了就是拿果敢汉人不当自己国家的人。

果敢的老百姓一方面不愿忍受这“超国民”待遇,希望同盟军能打回去,毕竟那是自己的队伍(现在的1006边防营可不算是子弟兵),但另一方面又担心战争一开打,又得开始重复三年前的那场逃亡,说不定连性命都不保。

在这种现实情况下,同盟军的存在就有了积极的意思,成为了争取果敢民族平等、民族自由的唯一力量。那些想着靠缅政府佛心大发而施舍,或者寄希望于“白主席”能争取到民族利益的人在当初的激情过后,近三年后的今天还有几个是这样认为的,现在那些高喊要在“白主席”的领导下创造属于果敢人民的美好明天的家伙都是些既得利益者,他们岂能代表民意。

而同盟军方面因为力量的薄弱和考虑到战争带来的后果而一直未采取任何军事行动,那些所谓的“恐怖活动”不是自导自演的闹剧,就是一些恶性犯罪案件,但为了抹黑同盟军而一股脑地推到远离果敢的同盟军身上,试想,如果同盟军想干“恐怖活动”的话,那为什么不挑你“白主席”下手,反而挑老百姓下手呢,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所以在今天的果敢看来,要么是同盟军打回果敢去,要么是“白主席”所“领导”的边防军能起义,不然民族的未来是非常渺茫的,对于在缅的华人也是一个影响。想想中国现在也算强大了,国外的华人利益却每每受到损失,连缅甸这个非主流的国家也来凑热闹,但细究一下,缅甸的排华那也算是有传统的了,早在我国“文革”时期就干过一次,而缅政府军与我们中国军队的对抗更是早在中国远征军那是就开始了,别忘了那时候缅军可是和日军协同作战的,只是到了后期看到日本快完蛋了才做墙头草的,因此后来没有对其进行清算。缅甸虽小,但与中国“交恶”的历史可是周边其他国家所不及的,越南在其面前也是小学生而已,所谓的“胞波”根本就是一个官词,你如果觉得自己去了缅甸后缅族人民待你像“胞波”一样那你可以从瑞丽那里出去试试。反而你到了那些所谓的“反政府”的少数民族地区会感觉到真正的亲切。所以,如果关心果敢同胞的未来,关注在缅华人的生存,那就支持果敢同盟军,毕竟在缅甸这个弱肉强食的国家里,是靠”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另:看看前段时间缅军入境杀人事件就知道单靠所谓外交对于这个神奇的国家是起不了作用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