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航母+8扫雷艇“合围”伊朗 美国战争准备再升级

新闻背景

美国第一代核动力航母“企业号”最早将在下周抵达波斯湾海域,接替回国轮休的“斯塔尼斯号”航母,再次让部署在波斯湾附近海域的美国航母数量达到三艘。与此同时,美国海军还宣布向该地区增派扫雷艇和探雷直升机。最近数月来持续升温的伊朗局势,再次因为美国海军的最新部署而变得难以捉摸,美国是否在认真准备对伊朗的军事打击行动?美国和以色列何时会下最后的决心?本周的圆桌会议,我们将详细解读美军的最新军事调整和伊朗局势的变化。

三分之一扫雷舰出动

美国上升到实战准备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的殷罡研究员,认为美国3艘航母齐集海湾地区并没有新意。他提醒大家更应该多注意上周末美国刚刚决定增派8艘扫雷艇。3月17日,美国海军上将格林涅告诉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美国计划增派四艘扫雷艇和多调派四架探雷直升机到波斯湾,使扫雷艇数目增加到八艘,探雷直升机增加到八架。

“美国海军的扫雷能力一直不强,因为一直没有国家有能力在美国的海岸线布雷,因此他不需要发展扫雷能力,”殷罡认为,“美国海军总共约20艘扫雷舰,目前在波斯湾的扫雷艇超过其三分之一。”

殷罡分析说,仅仅派三艘航母还可以理解为战略威慑手段,但如今美国向波斯湾大幅增加扫雷舰,就可以视为美国在认真准备战争。有资料显示,伊朗拥有约2000枚水雷,“伊朗的水雷战确实有威力,1987年伊朗就曾在波斯湾利用水雷击沉了一艘40万吨级油轮,而且正是在美军护航下。美军的最新调动实际上就是在防备伊朗的水雷战。”殷罡解释说。

以色列“狂吠”最起劲

大选前奥巴马更愿“拖”

近几个月来,以色列的言论越来越咄咄逼人。它扬言将在其认为必要的时候对伊朗发动打击。然而伊朗的态度是以强硬对抗强硬。伊朗议长阿里·拉里贾尼上周末嘲讽称以色列是一只“狂吠的狗”,不敢因对伊朗发动攻击。

唐小松教授解释说,美国的态度与以色列其实有微妙区别的,相比以色列,奥巴马更希望能将伊朗问题“拖”下去。他认为,美军最近一系列的军事部署背后有奥巴马选举战略的考量。面对年底即将到来的大选,奥巴马的选情其实很微妙。他始终没有兑现自己在金融、医改等内政方面的全部承诺。

“如果奥巴马此时不在军事外交方面做出一点强硬举动的话,选民会把他当成软蛋的。美国最近几个月持续在波斯湾保持足够的军事存在其实是做给国内选民看的。”唐小松这样解释美国航母的新动向。

唐小松提醒大家注意美伊关系中的以色列因素。3月5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曾向美国问询,但奥巴马明确表示,现在不是对伊朗动武的时候。唐小松认为这些强硬言论不仅影响了对伊朗的石油制裁效果,还会连累奥巴马的连任大事。

点睛语

如果美国海军仅仅是派遣三艘航母的话,还可以理解为战略威慑手段,但如今美国向波斯湾大幅增加扫雷舰,就可以视为美国在认认真真在准备战争。1987年伊朗就曾在波斯湾利用水雷击沉了一艘40万吨级油轮,而且正是在美军护航下。美军的最新调动实际上就是在防备伊朗的水雷战。

殷罡: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

奥巴马始终没有兑现自己在金融、医改等内政方面的承诺。如果奥巴马此时不在军事外交方面做出一点强硬举动的话,选民会把他当成软蛋的。美国最近几个月持续在波斯湾保持足够的军事存在,与其说是做给伊朗政府看的,不如说是做给国内选民看的。

唐小松: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外交系教授

3艘只能应付突发 打伊朗至少得8航母

除“企业号”外,目前美国的“林肯号”和“卡尔·文森号”航母也部署在波斯湾海域。这意味着伊朗附近海域已经有三艘虎视眈眈的美国航母。值得注意的是,实际上自今年1月份开始,美国在波斯湾就已经开始云集了三艘美国航母,此次“企业号”航母接替“斯坦尼斯号”航母,属于美国海军的正常换防。

从以往的中东战例看,美国目前在波斯湾海域部署的3艘航母是远远不够的。无论是1991年的海湾战争,还是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每次至少动用了8艘~12艘的航母。伊朗的军事实力并不比伊拉克差,美国如果想真的对伊朗动武,唐小松认为至少要8艘航母。目前的3艘航母,除了战略威慑作用,仅仅能应付波斯湾地区的紧急事态。

伊朗不满西方国家为迫使它放弃核计划而对它实行制裁,已威胁要封锁全球大多数油槽船必经航道的霍尔木兹海峡。伊朗的举动引起波斯湾地区乃至全世界局势日益紧张。美国和以色列已经表明,他们不能接受伊朗拥有核武器。德黑兰一直否认它有意制造核弹,坚称它只是搞和平用途的核能源计划。

军事准备未最终完成

年内动武可能性不大

近期内,美国和以色列是否会对伊朗动武?殷罡判断说:“至少在今年年内,对伊朗动武的可能性比较小。”

美国中央司令部在今年年初已责成海军将一艘本该退役的船坞登陆舰“庞塞”号改造为供海豹突击队使用的临时前进基地,完成改造后将前往波斯湾。殷罡说:“到今年年底,陆战平台将改造完成,美国对伊朗动武的军事准备才算基本完成。”

从现在到今年年底这段时间,殷罡并没有排除发生突发事件的可能性,“以色列是否对伊朗动武,还要看伊朗的内政外交。比如说伊朗主动发动战争,虽然可能性比较小,但是确实无法排除。”

唐小松也判断大选前动武的可能性不大,他的一个基本观点是美国大选期间不会打,“如果开战会连累奥巴马的选情,在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下,盲目开战会让美国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这是选民无法接受的。”

展望美国大选后的伊朗局势,唐小松显得非常谨慎,“那时候动手的可能性会比现在要大,但不管是奥巴马成功连任,还是共和党候选人上台,他们首先考虑的是经济形势,在对伊朗动手的问题上会是非常谨慎的。”

唐小松认为,相比较而言,如果是共和党赢得今年大选,战争的可能性反而小很多。“共和党刚上台,屁股还没有坐稳就打伊朗,肯定会被选民痛骂的。”没有美国配合,难度很大,至少大大降低了行动的可能性。而且以色列不可能不考虑美国的态度。据了解,伊朗核设施可能有40~60处,而且分散在全国各地。军事打击的一个战术难题是,部分重点核设施隐藏在地下深处,普通炸弹难奏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