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相信我,V是这世上最为风度翩翩的杀手、怪客、武士和复仇者。

他熟读莎士比亚,热爱柴科夫斯基,每看一遍《基督山复仇记》都会被打动,懂得烹饪,怀旧,电唱机里播放老歌。

他不属于他所在的时代他所在的世界,他好像去错了时空的流亡贵族,自得其乐,但离群索居。

他很浪漫,在他用以摧毁国会大楼的炸药中,甚至混合得有大量烟火。该时刻,倾城惊动,众人仰面观望,这阴霾世界有一场火树银花。他把复仇变成节日。他带来光。

没有理由地,V总是叫我想起伦敦老城区爬满常春藤的灰墙,落雨的泰晤士河,浓雾中维多利亚式样的街灯,一切旧的,美丽的,而又昏暗的事物。

故事的时间应该是二零四零年前后,地点,伦敦。

那是最坏的时代,整个英国都处于严酷的强权控制之下,好像乔治•奥威尔的《1984》,在传感器和监视系统的包围里,人们沉默而顺从。

V是二十年前政府的病毒性生物武器研制中,所用的活体试验品里,唯一的生还者。

而他复仇的对象则是一个时代——有序的灰暗的死气沉沉的时代,在其中,同性恋、异教徒、政治激进分子都将被逮捕被处决,他们莫名消失,好像没有存在过。

这个剔除了全部异质元素的世界,表面上纯粹,平静,没有锋芒,呵,美丽新世界。

但大众的怨怼愤怒却转而向内,汹汹暗涌,这虚幻的乌托邦。

阴差阳错地,伊芙(娜塔丽•波曼饰)被卷入V的复仇行动,并被带回他位于地底的家中。

次日,她醒来,懵懂中听见荡来一支老歌,《泪流成河》。又见幽暗走廊遍布书籍、雕塑和油画——来自政府仓库的违禁品。

伊芙有些恍惚,是否走错了时光来错了年代,她不知今夕何夕。

娜塔丽•波曼,呵,我实在忍不住想要说一说她,这个十二岁已经颠倒众生的女孩。成年的她,面貌趋于中正,邪气收敛起来,但依然美艳。而且,这一回,她又遇上孤独的杀手,又与他相爱。

爱得又隐忍又寂寞。

电影中,她跟V少有恋人间的身体接触,从始到终,他们不过共舞一曲,还有一个吻,隔着面具。

甚至,她都不晓得他长什么样子。

伊芙对V说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对你一无所知,而你却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呵,大概是因为,这世上有太多人没有面具,但却以其他方式掩饰着自己,而惟独这个男子,戴着面具,却敞开了他的灵魂。他美丽昏暗的老灵魂。

电影中有一封藏在牢房老鼠洞里的信,非常动人。

“给我不认识的你”,它来自一个因同性恋而被捕并且在狱中死去的女子,瓦拉瑞。

在信里,她说,我们的尊严是那么的小,但那是我们的仅有,那是我们最后一寸领地,但在这一寸里,我们是自由的。

读过这封信的人——V、伊芙,都被它深深打动过,乃至死亡当前仍不肯退却。

是这封信唤醒了他们体内沉睡的力量,使他们可以与死、与恐惧对垒。他们自由了。

故事的结尾,V死去。他躺在装满炸药的列车里,国会大厦是这辆车的终站。

他的身边簇拥着他种的红玫瑰,已经绝迹的斯嘉丽•卡森。

至死他也戴着面具,永恒微笑,笑容诡谲轻蔑。

他独自行过死荫的幽谷,去赴一年前订下的,那一回菊花约。

他将二十年的寂寞谋划,换一场漫天烟花众人来看,来惊动,来歌哭,来欢喜。

东方曙色初动,他带来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