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因为有了犹太人这个外来民族的寄生才使得欧洲历史有波折

俄国和英法德一样都是传统欧洲国家,无论从从文化背景和历史传统来说,俄国属于西方体系的国家,欧洲国家之间界限并不很清楚,欧洲全体国家都是分享共同的西方文明的一个整体,俄国原先也是大家庭中的一员,俄国和英法等欧洲传统大国原先是没有什么区别,没有任何两样的,只不过后来变成了GCZY国家,以GCZY这一西方文明的变种为指导思想的国家,不再是一个欧洲文明的国家,才和其他欧洲国家不一样的,为什么总有人把俄日两个不一样的国家相提并论呢?犹太人是寄生在欧洲西方的外来民族,如果欧洲西方没有犹太人这个外来寄生民族的话(另外一个吉普赛人虽然也是寄生在欧洲西方和西方文明之上的外来民族,但是因为智力和素质低下,寄生在西方这个世界中心和现代文明发祥地也干不出犹太人那样的大事和成就,)欧洲无论是德英法俄,都是一个没有任何隔阂,彼此没有任何不同和区别的,以共同的西方文明为基础和纽带的融洽和谐安详宁静的,没有什么波折和是非纷争流血和事端的纯粹的欧洲文明的世界,如果欧洲西方没有犹太人这个寄生的外来民族的话,欧洲西方的历史就是一部纯粹的科技文化发展史,也就平淡无奇了。几乎没什么好写的了。当然也就和平了稳定了。

当年纳粹就是要建立一个这样的世界,但是因为有了犹太人这个欧洲寄生的外来民族,因为存在有这个外来民族和欧洲人之间的矛盾,才使得欧洲西方的历史有这么多的是非曲直,波折,流血和事端,俄国原来是和其他欧洲国家,英法德是没有任何区别的,不过不同之处在于,俄国发生了犹太人发起的十月GC夺权以后,在俄国这样的欧洲国家摧毁了欧洲传统文明,而取代以犹太人的马列GC学说为主导思想的GCZY国家,而英法德荷西瑞等其他欧洲国家的犹太人只是作为外来民族在欧洲所在国寄人篱下,而在俄国,却在1917年十月犹太GC夺权以后犹太人在俄国这个欧洲所在国“反客为主”。才使得俄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不一样的,而且犹太人在夺取俄国大权以后,还屠杀了一千多万俄国人,还想把这种犹太思想体制移植到整个东欧,也就是武力输出革命,而1933年欧洲人的民族主义政权,也就是纳粹政权在德国这一欧洲中部的国家建立以后,又使得德国和英法等欧洲国家不同,英法等国还让犹太人这个外来民族有寄人篱下的权利,而民族主义的德国连犹太人这个外来民族在欧洲所在国寄人篱下的权利都剥夺了,纳粹德国和犹太苏联正好是两个相反的极端,纳粹就是欧洲人民族意识强烈的欧洲人的民族主义政权,当然是排斥犹太人这样的欧洲外来民族的,而西方欧洲两边的,无论是西边的美英法的普世MZ主义和东边的主张人类根本不应该有国家的苏联GCZY,都是淡化了民族主义意识的,犹太人在那两边都能存活和寄生,而在中间民族主义意识强烈的德国,犹太人则无法在那里存活,纳粹德国的扩张,实则是要把这种排斥犹太人等外来民族的纯粹的欧洲文明向全欧洲推广.从中间向两边推广,而德国又地处欧洲的中部,其领土可算一半西欧,一半东欧,而欧洲最东面的犹太人的GC苏联要向东欧输出犹太GCZY,必然和中部排犹的民族主义纳粹德国发生碰撞和冲突.二次大战的表面上是自由主义和GCZY与民族主义的战争,实则是夹在西方中间纯粹的欧洲人的德国和东西两头的犹太人的战争,德国一面在东面抵抗东边的犹太苏联向欧洲输出犹太GCZY,一面在西面排斥美国英国法国等犹太资本商人对欧洲经济和资源的寄生和影响,二战的实质是东西两头的犹太人共同把中间排斥犹太人的欧洲民族主义政权纳粹政权,也就是中间的德国给夹没了.

二战的结果就是民族主义者都失败了,比如德日这样单一民族,民族主义强烈的,主张民族团体主义精神和纪律性的民族主义国家都失败了,而战后蒋是三民主义,其中有一个民族,自然也要失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