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比起那些集中营的看守们,这个特别行动队往往很容易被大众们所忽略,这只由盖世太保、帝国保安部、安全警察等人员组成的队伍,被称之为“车轮上的屠夫”。顾名思义,他们并非像集中营骷髅总队的那些看守们有组织有纪律的屠杀犹太人、战俘以及异见分子,他们却是始终跟随着军队的步伐,军队每攻下一座城市每占领一个村庄,他们就开始了无休止的屠杀和清理,要说特别行动队最早的行动早于一九三八年侵占苏台德地区就开始了,只不过二战的爆发才将其丑陋的本质彻底绽露出来。

[原创]他们无愧于“车轮上的屠夫”的称号。

A、B、C、D四个行动队活动范围

比起西欧战场的节制(纳粹认为德国以西是优等种族),苏德战争的爆发可谓将特别行动队推向了新的巅峰,特别行动队被重新编组为四个队,由A、B、C、D四个英文字母分别代表,A队跟随北方集团军群负责波罗的海地区、B队跟随中央集团军群负责白俄罗斯地区、C队跟随南方集团军群负责乌克兰中北部地区、而D队则是特别被安置于南方集团军群的第十一集团军中,专门负责乌克兰南方地区事宜。他们名义上隶属国防军却从不受国防军管制,在元首的特别指示下他们由纳粹党行政区领袖直接掌控,他们虽然始终徘徊于军队的大后方却从来不维持治安,而是杀戮和破坏。身着帝国保安部灰色野战制服的他们被形象的称之为“车轮上的屠夫”,根据知名战史作家戈登·威廉森(Gordon Williamson)总结,仅苏德开战后的第一个冬季就有近五十万犹太人被特别行动队杀害,其中A队“战果”就达到了二十五万最为“丰硕”,往往为了既达到杀戮又可顺带破坏,把犹太人驱赶到建筑物中纵火焚烧是特别行动队的惯用手法,根据战后纽伦堡法庭审判D队指挥官奥托·奥伦多夫旅级领袖(少将)时提及:四二年春天之前男女老少统统杀掉,之后才稍微有所区分,将妇女和儿童送往集中营由毒气室解决!

[原创]他们无愧于“车轮上的屠夫”的称号。

特别行动队与帝国保安部之间的隶属关系

即便是屠杀也不可能单凭特别行动队本身自己完成,而是大量的借助帮凶们的支援,包括大家始终视为“纯洁、无辜、出淤泥而不染”的国防军也不乏参与的身影,相对而言借助当地亲德势力的情况则更为多见,诸多屠杀地区中有一个地区十分的特殊,那就是立陶宛,对于杀戮和破坏的行为多数地区持反感态度,甚至有的地区组织了游击队同特别行动队周旋对抗,而立陶宛则是全民支持,根据历史学家劳伦斯·李斯(Lawrence Rees)的研究表明,当地人已经取代了特别行动队去实行杀戮,在立陶宛第二大城市考那斯甚至出现了抱着儿童的妇女们挤在人群中,她们或者爬上椅子或者站在箱子上,就为了看男人们是如何杀死“犹太人、战俘以及异见分子”,这期间还掺杂了无数的呼声、掌声和笑声,借用一份一九四一年七月十一日的德军报告:迄今为止,立陶宛人对德国的态度都是有好的,他们尽可能的帮助德国士兵、警察以及其他机构有效运作,在我军进驻之前当地人民和警察机关就已经处决了约二千五百名犹太人。

[原创]他们无愧于“车轮上的屠夫”的称号。

四一年六月至十二月期间的A、B两队“战果”

当然,关于特别行动队的恶劣事迹数不胜数,凡是有杀戮的地方必然有其活跃的身影,所以到了战争结束大审判期间,曾经担当过特别行动队指挥官的人有七成被判处绞刑,剩下的也无外乎是终身监禁和二十年徒刑,特别是A、B、C、D四个队的首任队长结局可谓大同小异,A队斯塔莱克(Franz Walter Stahlecker)在四二年的行动中被杀、B队的奈比(Artur Nebe)在四五年因叛国罪被纳粹处死、C队的拉施(Otto Rasch)和D队的奥伦多夫(Otto Ohlendorf)因战争罪被起诉,前者死在了监狱里后者被绞刑处死,特别行动队大魔头们的死也不足以告慰那几百万死在他们手中的平民、妇女还有儿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