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华裔美军受虐自杀案小队长脱罪 家属怒判决不公

廖梓源的小队长中士约翰被判凌虐渎职罪名不成立

据美国《星岛日报》报道,军事法庭裁定美华裔士兵廖梓源的小队长中士约翰凌虐渎职罪名不成立,廖梓源家人感判决不公平,称军方演戏而没决心改变军队中的凌虐问题。

约翰被控违反军法统一法典“错误地羞辱和贬低”廖梓源,以及有意渎职未能保障旗下陆战队员的福利。控方指称约翰中士命令准下士廖梓源挖一个散兵坑作为惩罚是不当的,另一名下士惩罚他背着沙袋绕基地巡走时,中士也没有干涉。

“为实现任务 不是凌虐”

辩护律师Tim Bilecki结案陈词说,散兵坑是用来保护基地及令廖梓源保持清醒。该基地多次被塔利班袭击。律师辩称:“为实现任务目标所必须的作为,不是凌虐”。他还指出约翰发现背沙袋惩罚时就制止了。

检控官Jesse Schweig上尉指称约翰出于愤怒命令廖氏挖散兵坑,因为廖梓源不久前刚刚向他保证不再睡着。约翰把这视为对他个人的轻视,继而将廖梓源与“海军陆战队员一切所作所为进行对比。“意味着廖梓源是不同的他不再是一个海军陆战员。”检控官说。

检控官认为约翰非常生气,因此不想照军纪程序而进行非司法处罚。

由5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和3名军官组成的全男陪审团听取控辩双方结案陈词后作出无罪判决。陪审团仅经过了1个小时的讨论就做出了以上判决。

阿富汗当地时间2011年4月3日凌晨,21岁海军陆战队员廖梓源在经过同伴几个小时的凌虐体罚后在刚挖的散兵坑中吞枪自尽。由于未有充分证据表明廖梓源因为受到虐待而自杀,法官理查德森上校决定只告知陪审团廖梓源已经身故,而不提自杀一节。

廖梓源的父母、姐姐,被告约翰的家人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旁听了在夏威夷Kaneohe Bay举行的、历时两天的审讯。

廖家很难过 提前回家

廖梓源家人听闻判决感到非常沮丧和不公平。“我们很伤心,没有哭,但心里在哭”廖梓源的父亲廖厚达说,“我感到军队里面没有公平可论。他们在做戏,只想掩饰,没有决心改变(凌虐问题)。再有其它人死,也是自杀死的,他们也不会认为他们有什么错。”

约翰是廖梓源凌虐自杀案涉案3名被告中第二个受审被告。第一名被告准下士雅各布比(Jacob D. Jacoby)在特殊军事法庭上承认一项拳打脚踢廖梓源的攻击罪名,被判入狱30天和降军阶一级。陆战队尚未确定第3名被告拉美裔准下士奥罗斯科受审的时间。他被控1项残酷虐待和一项攻击和一项凌虐和渎职罪罪名。

虽然仍然希望第3名被告控罪得以裁定,但经过前两次开庭对军方已失去信心的廖厚达称,军方的做法是默许其它人再受到这样的痛苦。“如果你是少数族裔,就不要当兵”他说。廖家人原定11日回家,10日特地改机票提前回家:“很难过,不想再呆在这里了。”廖厚达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