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 的 阵 地 我 的 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79年2月的那场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已经过去三十年了,现在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当中已经有相当多的人不知道中越两国之间曾经发生过历时十年的边境战争,但作为那场战争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却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79年2月17日对越还击总攻发起之前,我们高机连占领的第一个进攻出发阵地,就设在金水河边的一处山坡上。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在我们阵地周围,还有高炮营的其他兄弟连队,和我们紧密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防空火力网。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从开战的那天起,我空军战机组成了无数个战斗梯队,一批接着一批在战区上空呼啸着来回盘旋飞行,为地面的攻击部队撑腰壮胆,以绝对的空中优势牢牢掌握着制空权,对越南空军形成了强大的震慑和压制,迫使越军战机自始至终没敢起飞迎战。

另外,我们高炮部队阵地上各炮位跟前堆积的枪弹、炮弹,足够应对几十天的地对空作战,假如越军飞机胆敢前来送死,定会立马把它打成马蜂窝。

我的阵地我的班

越军飞机龟缩在机窝里不敢出来参战,我们高炮部队的作战任务也随之发生了改变。由于越军凭借着坚固的防御工事顽强抵抗,担负主攻任务的我步兵部队频频受阻,伤亡很大。指挥部命令我们高炮部队除留下战备值班人员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之外,其余大部分人员迅速组成担架运输队,背起子弹、炮弹等作战物资,火速赶往前沿阵地增援、补充弹药,抢运烈士和伤员。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以上几张照片是笔者和战友们在高射机枪阵地上留守值班时的留影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由于大大小小的所有道路都被越军埋设了各种各样的地雷,人马车辆无法通行,我们只好身背肩扛着各种物资,从山岳丛林中硬踏出一条路来。

遇到悬崖峭壁,我们就主动搭起人梯爬上去,把背包绳和裹腿带续下来,把弹药物资一一拔上去,然后再继续前进。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把弹药物资送到了前沿阵地,为步兵部队守住阵地,带来了希望,增加了底气。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放下沉重的弹药物资,再抬上烈士和伤员快速往回赶。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没有一条现成的道路可走,我们只得挥起砍刀,在丛林荆棘中边开路边往前走。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尽管我们付出了最大的牺牲和努力,由于战区环境条件极其恶劣,长时间的路途颠簸和止不住的流血,很多伤员没能走到战地医院,在我们的肩上悄无声息的停止了呼吸。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当时的战地医院条件及其简陋,没有无影灯,没有消毒柜,更没有现代化的医疗器械。可怜那些负伤的战友们,本来身体已经极度虚弱,能够在手术中挺过来的,算是幸运的,算是大命的。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战地医院,人满为患,为了转移伤员们的注意力,减轻他们的痛苦,经常放些电影给他们看。

我的阵地我的班

用帐篷搭起来的病房拥挤不堪,再后续送过来的伤员只得在雨水泥泞、苍蝇横飞的露天地里接受手术和抢救。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2月17日,也就是开战的当天,我们师步兵三团七连担任攻打平顶山高地的主攻任务,越军凭借着坚固的地堡工事顽强抵抗,战斗进行的异常惨烈。在几次请调炮火袭击之后,越军阵地上的碉堡工事大部分被摧毁,但残存下来的暗堡仍然疯狂地喷吐着火舌,压制的攻击部队抬不起头来。在部队向3号高地发起新一轮冲锋时,七连指导员杨天才同志被机枪子弹击中了颈部和胸部,我们从阵地上把他抢运下来时,已处于严重的昏迷状态,伴随着微弱的呼吸,缠满绷带的伤口处不断冒出一串串的血泡泡。瞪大的眼睛已经没有了光感,用手触摸他的眼球,眼皮也不会动了,怕灼热的太阳把他的眼睛晒坏,我们担架组的同志摘了芭蕉叶盖在他的脸上,大家轮流用水壶把毛巾沾湿,不断地浸润他干裂的嘴唇。并从他上衣口袋和裤子口袋里掏出来几十发被血凝固到一起的备用子弹扔掉。

经过我们担架队历尽艰辛,艰难跋涉,终于来到战地医院。由于杨天才同志伤势严重,生命垂危,又被紧急转移、输送到后方医院。经过医护人员的紧急抢救和精心护理,杨天才同志竟能奇迹般地、顽强地活了过来。当时我们担架队抬回来的伤员中能够活下来的人很少,像他这样在奄奄一息中能活过来真是一个奇迹。

战争,已经远离三十年了,我们这些当年在血与火中冲锋陷阵、慷慨赴死,又在硝烟炮火中闯了过来的幸存者,十分珍惜今天的和平年代和幸福生活。也十分想念那些曾经一块蹲过猫耳洞、一块流血流汗、出生入死,分别后失去联系三十年、如今不知身在何处的战友们。希望通过铁血网这个信息平台,能够得到远在天南海北的战友们的消息。

我的阵地我的班

我的阵地我的班

2009年2月,写在纪念对越作战30周年的日子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