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段文字来源于张纯如的<南京浩劫>

大多数人都无法确切地理解日本官兵犯下这些暴行时的心态。不过许多历史学家、目击证人、幸存者以及加害者自己推测了日本皇军如此赤裸裸残暴行径背后的动因。

有些日本学者认为,南京大屠杀的暴行和中日战争期间的其他暴行是由一种被称为“压迫转移”的现象引起的。[8]根据《隐藏的恐怖:日本二战中的战争犯罪》(Hidden Horrors:Japanese War Crimes in World War II)的作者田中雄喜的说法,日本现代军队自建立之日起就潜藏着极大的残忍性。原因有二:一是日本军队对官兵的独断专行和残酷虐待;二是日本社会的等级制度的特性,这种等级地位是由与天皇的远近而决定的。在进攻南京之前,日本军队也使自己的士兵蒙受无尽的羞辱。日本士兵被迫为军官洗内衣裤,或是谦恭地站着,任由自己的上级打耳光,直到被打得鲜血直流。[9]用奥威尔(Orwell)英国作家(1903-1950),代表作《动物庄园》和《1984》。——译者的话说,司空见惯的打骂士兵被描述为军官“爱的行动”,海军通过“铁拳”来整肃军纪的做法常被称作“爱之鞭打”。[10]

研究表明,那些最无权力的人一旦掌握了等级制度中更下层人的生杀大权,往往是最暴虐的。当日本士兵到海外后,日本社会中僵硬的长幼强弱次序所产生的愤怒突然得到一个发泄的渠道。在外国土地上或是日本殖民地,日本士兵——天皇的代表——对他们的臣民拥有极大的权力。在中国,甚至地位最低的日本士兵被认为比当地最有权和最知名人士的地位要高。不难看出,多年被压迫的愤怒、仇恨和对上级的恐惧会在南京以无法控制的暴虐形式爆发出来。

多年以来,长官无论选择以何种方式对待他们,日本士兵只能默默地忍受;而现在的情况则是日本士兵无论如何对待中国人,中国人都必须接受。

学者们认为暴行的第二个因素是许多日本士兵对中国人充满敌意的蔑视,这种蔑视是通过数十年的宣传、教育和社会教化的培养而形成的。尽管日本人和中国人有着——如果不是完全相同——类似的种族特征(也许正是这一点威胁到了日本所认为的他们的独特性,当然是以一种扭曲的方式),但日本皇军中却有人将中国人当作是次等人,杀死这些人在道德心理上没有什么负担,就像捏死一只臭虫或杀掉一头猪。实际上,无论在战前还是在战争中,日本各级军人都经常将中国人比作是猪。例如,一位日本将军对记者说:“坦率地说,你对中国人的看法与我的完全不一样,你将中国人看做是人,而我却把中国人当作是猪。”[11]一名日本军官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把中国俘虏十人一组捆在一起,然后将他们推入坑中,再将他们烧死,这名军官在解释他的行动时说,他杀中国人时的感觉与杀猪没有什么区别。[12]1938年,日本士兵东史郎在他的南京日记中吐露:“现在一头猪比一个(中国)人更值钱,因为猪肉能吃。”[13]

第三个因素是宗教,由于将暴力赋予了神圣的意义,日本皇军使暴力成为一种文化需要,这与十字军东征和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的宗教信仰力量一样强大,这一力量驱使着当时欧洲人的行为。1933年一位日本将军在一次演讲中宣称:“每一颗子弹都必须注入帝国的精神,每把刀尖都必须锤炼进大和魂”[14]

<日本人的集团心理>电子书观看地址可在GOOGLE搜索到

本书分析较为专业,详细,尤其对日本军人当时的施虐与受虐心理分析很独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