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8月15日是日本战败投降纪念日。65年前,日本发起的侵略战争不仅给亚洲人民带来深重灾难,也让它自己遭受了灭顶之灾。本文引用一些新鲜史料,以日记体形式再现了日本从1945年8月6日遭受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最终宣布投降的历史情景。

8月6日 “南瓜”与原子弹

早8点15分,美国原子弹投爆广岛。一片废墟。此前,日本实际上已经受到“拟似”原子弹的多次袭击。美军为了练习原子弹投弹,专门制.造了一批与原子弹一样的大型炸彈,诨名“南瓜”。

原定担任投爆广岛任务的“同花顺”B-29轰炸机,此前一次到福岛县演习投“南瓜”,但天气不好,返航时,机长私自决定轰炸东京“皇居”,想炸死天皇,未中。因违反命令,8月6日实际投爆时,只好作为气象观测机随行。

8月7日 不是原子弹?

杜鲁门总统发表声明,表明投爆广岛的是原子弹。可是在当天的日本部分阁僚会议上,陆军大臣阿南惟幾却说不要上杜鲁门的当。因为根据他的情报,美国要造出原子弹还得几年。

8月8日 重要电报据说被苏联干扰

这一天,内阁和军部一片混乱。首相铃木贯太郎一直闷在办公室“冥想”,直到天皇传话来,表示“应该'终战'了”,才决定次日召开“最高战争指导会议”。

夜里11点,苏联外长约见日本大使佐藤,表示从9日零点开始,苏联向日本宣战。但佐藤发出的电报外务省并未收到。据说是被苏方干扰了。1小时后,苏军突破中苏边界,大举进攻关东军。

8月9日 防空洞里举行“御前会议”

苏联向日本宣战的消息,是日本时间凌晨1时许从旧金山的广播中收听到的。日本想通过苏联斡旋“停战”的希望彻底破灭,剩下的只有接受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一条路了。

上午11点,第二颗原子弹投到长崎。消息传到“最高会议”,几乎没有引起议论,因为与会者正热衷于争论接受《波茨坦公告》时,向盟国提什么条件。争不出个结果,铃木首相只好请天皇出来“圣断”。夜11点50分开始,在宫城(现皇居)防空洞里举行“御前会议”。

8月10日 “圣断”的由来

战争中,御前会议共举行15次,这是倒数第2次。这次要决定就《波茨坦公告》向盟国提1个还是4个条件。以外相东乡为首的主张只提“护持国体”(不变更天皇在国法上的地位)1个条件;以陆相阿南为首的则要加上3个条件:日本自主从海外撤兵;自主处罚战犯;盟军占领日本以小兵力、短时期、小范围为限。

首相只是听着,天皇也不说话(御前会议天皇是“不能”说话的),对于政F的决策事项,由天皇“裁可”,而责任却在政F。在已经知道天皇决心“终战”的铃木首相要求下,天皇表示:我同意外务大臣的意见---“圣断”。当天,日本政F发电将“一个条件”回复盟国。

8月11日 兵变的阴影

得知“圣断”,陆军省強硬派大乱,各种兵变计划都在酝酿中:推翻铃木内阁,拥立东条英机;要求阿南辞职,实行军政……这些兵变计划,在日本投降前后,有的失败,有的终止,有的延续到战后。

这一天,日本政F一直在等待盟国对“一个条件”的答复。美军没有空袭。

夜,苏军开始进攻库页岛。

8月12日 “伯恩斯回答”的妙译

凌晨,日本监听到美国国务卿伯恩斯對日本所提条件的回答:“日本投降后,天皇以及日本政F对国家的统治权限,置于盟军最高司令官治下……日本政F的最终形态,应该由日本國M自由表明的意志决定。”

外务省官员松了一口气,日军大本营方面却表示绝对不能接受。因为大本营将“置于盟军最高司令官治下”中的“subject to”译为“隶属于”,而外务省的翻译则是“受限(制)于”---后来被誉为“妙译”。

下午两点,天皇表示,再跟盟国讲价钱,“交涉就可能断线”。铃木马上召集内阁会议,会上阿南等还是要求就“subject to”向盟国确认,遭外相东乡反对。


8月13日 “不能保证首相的性命”

等了一天的美国不耐烦了,凌晨1点,命令第三舰队重开攻击。9点,“最高会议”召开;下午3点,内阁会议召开。都没有结果。这时,首相铃木被叫出会议室,宪兵司令部的一个大佐向他力陈,如果日本投降,叛乱必至,并警告说,届时“不能保证首相的性命”。铃木说了句“我的看法不同”就回到会议室,一个个地问清阁僚的态度后休会,再次“谨仰圣断”。

8月14日 白手套与眼泪

14日一早,群臣都到首相官邸参加内阁会议,宫中突然传话来:请各位入宫,着装不必拘谨。

天皇着大元帅服,听了各方意见,据说还用白手套擦了擦眼泪,最后表示:应该接受《波茨坦公告》。而所谓“终战诏书”,早由内阁的书记官起草好了。会议结束,又请了两位汉学家斟酌词句。但抄写时却丢掉了一行九个字,因时间紧迫,只好在行间补加,送交天皇,盖上玉玺,再由全体阁僚签字。夜11点,外务省通过驻瑞士、瑞典使馆通知盟国: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至此,日本正式投降。

诏书当晚由天皇亲自录音,即所谓“玉音盘”,准备次日正午播出。阿南和梅津(参谋总长)直到最后也不同意兵变,阿南对陆军省的年轻将校说:“圣断”已下,不服者就踩着我的身体过去。

8月15日 最后一批特攻机起飞

晨,阿南在办公室自刃。包括天皇部分近卫军在内的部队采取行动,企图夺取“玉音盘”,阻止玉音广播。未果。

10时,最后一批“神风特攻队”飞机从千叶、茨城出发攻击美军舰只。这些特攻队员并不知道日本已经投降。他们再也没有回来。

12时,“玉音”广播开始,长4分37秒。这是日本人第一次听到天皇的真声。但由于用的是日文文言体,很多人听不懂,于是就有各种猜想和解释:天皇要國M跟着他一起去死;皇室要给大家发储备米;日本帝国海军进攻美国本土……直到播完后由播音员再做解说,人们才明白,日本战败了。

虽然播送“玉音”是为了让军队相信,投降是真的。但还是有一些部队认为这是“君侧奸臣”的阴谋。

16日,美国电告日本政F,要其派使者前往马尼拉,与麦克阿瑟元帅接洽投降手续。但参谋次长河边作为使者飞往马尼拉途中,险些被厚木基地的海军航空队叛军的战斗机击落。后来是天皇的弟弟高松宫到厚木解释,并要带叛军去见天皇,以明真伪,这才平息了叛乱。

但是,对于河边从马尼拉带回来的英文受降书的日文译本,日本政F内又有了纷争:外务省将“surrender”翻译为“降伏”。有人表示,“伏”的意思是狗趴在人前,降“伏”太屈辱了。陆军另起炉灶,独自起草了“降让书”。而内阁则主张用 “降服”---服务、服从就够了。不知为何,最终却还是用的“降伏文书”。

谢幕

名称确定了,但没人愿意作全权代表去签“降伏书”。外相重光葵推近卫文麿,近卫推新任首相东久迩亲王。东久迩说,投降是天皇决定的,与我何干?最后于8月27日决定,重光葵代表政F、梅津代表大本营签署降书。但梅津不去。这时,美军受降主舰“密苏里”号已经进入相模湾。9月1日,天皇叫梅津到宫中,亲自说服了他。9月2日,日本投降代表团11人登上“密苏里”号签字投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