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2月6日,中国传统节日元宵节,笔者跟随边防某团团长陈诚一大早乘车抵达波马边防连,我们径直走向连队的马厩,8名全副武装的连队官兵以及备好的10匹军马早已在那里等候我们的到来。看着健硕的军马以及皑皑白雪,我的思绪一下子被带动起来,扬鞭策马、自由驰骋、浪漫威武……我对今日的巡逻充满着期待。

“团长每次到连队检查工作,只要有时间都会带队执勤”,连长方卫东一边帮我紧着马肚带,一边看着正在整理武器装备的陈诚说道。

10时整,太阳似慵懒的、娇羞的姑娘慢腾腾的探出了半个脸,此时车内温度计显示-27℃。由于时差原因,新疆的天色较内地相差2小时左右,所以天也亮的晚些。陈诚在一一检查完每名官兵的装束后,一声“上马——上”的口令后,我们翻身上马,开始了一天的巡逻之旅。

“精通俄语的陈团长是一名工作狂、学习狂、爱兵狂。只要是制定的工作方案,从不打折扣;只要是拟好的学习计划,决不欠账;只要是爱兵的事情,坚决做到底。”连队文书肖传才一上马就打开话匣子,这是他第九次和陈诚一起策马戍边。

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中国之美。伊犁防区,不仅有旖旎迷人的那拉提大草原,更有险象环生的夏塔古道。波马边防连的防区更是险上加险,连绵的雪山,数不清的断崖和盘根错节的路障,冰河密布,稍有不慎,就会人仰马翻,坠入谷底。所以,陈诚来波马边防连的次数相对多些。

“作为一团之长,我渴望,能用自己的双脚,为我的士兵兄弟开辟一条安全、胜利、平安之路。”薄暮晨曦,空气中传来陈诚平和的话语。每次带队巡逻,陈诚都是一马当先,给官兵带去激励与勇气。

今天,我们巡逻的目的地:426号界碑,全程58公里,这条巡逻路线是波马连队最为凶险、管控压力最大的防区。

颠着颠着,不到40分钟,我就觉得两腿酸痛,用手一摸,竟然摸出了一手鲜红。原来,骑马也有很多技巧。“骑马不象开车给油就走,踩煞车就停。马能感觉到你不会骑,就会欺负你不听你的话,成心和你作对,你让它走它却非不走,故意低头吃东西,拉它起来它就故意抗缰。这就需要你和它多交流,用你的信心和驾驭它的信念去感染它,它就会成为你的无言战友。骑马需要用缰绳,鞭子,脚,腿,胯等动作的综合运用。”陈诚一番“骑马经”让我当即受益,我探下身子和枣红马做了一些肢体交流,然后纠正了坐姿,我竟然在巨大的成就感中跟上巡逻队伍。内心的兴奋还是压不住腿部的疼痛,我不禁对9名巡逻官兵滋生出巨大的崇敬:他们经年累月巡逻在边防线上,野兽侵扰、地势险要,而他们却以豪迈的气魄一步步丈量着祖国的主权与尊严。

11时25分,我们抵达此行第一个执勤点。只见连长方卫东取出北斗军用通讯设备,认真地发着短信。原来,官兵每天在巡逻线上的点位都要用此设施发送信息,机关收到短信后就可以勾勒出一幅闭合的巡逻图。所以,巡逻是必须要到达规定点位的。利用短暂的停留时机,我赶快下马做做舒展动作,而巡逻小分队官兵则在陈诚的带领下,拿出地图研究边境管控措施。

前面是一段平展的雪原,我们加快了骑速。

骑着奔腾的骏马,沿着边境铁丝网,一路凯歌向前。尽管,冬日的寒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一样。但是,巡逻官兵个个激情澎湃。由于路途遥远,士兵们不停地吆马快行。楼哨、界碑、牧民毡房、山峦……一闪而过,看着马蹄腾起的雪花,感觉真好。

策马飞奔10余公里,大家身上早被冻透了。这时,抓缰绳的手都已麻木,而军马已是汗流不止,打着哈气。

队尾的马倌(军马饲养员)杨小璐赶了上来,建议让军马稍作休息。“天气太冷了,这些马流汗太多,一停下来就容易感冒”。陈诚接受了小杨的建议。

陈诚就喜欢这种有责任心、敢于谏言的士兵。他说:“这就是我们纯朴的边防兵,好兵就是这样的,要有自己的思想,要有实现理想的勇气与实践”。陈诚一边送给小杨一个大拇指,一边大声的说着话。

“下马——下”,于是,大家牵马慢行。远处巍峨的雪山,四野尽是茫茫雪海,钢架哨楼坚固挺拔,忠诚地守卫着疆土,祖国山河无限美好!“此景只应边防有,壮士戍边奉献多”,有着摄影特长的陈诚,取出随身携带的数码相机给巡逻官兵各留了一张影,好让他们的家人一起分享边关的美景。

巡逻途中经过牧民朝格图的小屋,巡逻组给其赠送了一些新鲜水果和蔬菜。经朝格图一家再三挽留,巡逻组便进房喝了些热茶。热情的朝格图给官兵献上洁白的哈达,他用此表达对子弟兵多年来给其家庭关心的谢意。

到426号界碑,需要翻过5个山头子。由于山高、坡陡、雪厚,一路难行。于是,大家牵着军马,踏着没过小腿深的积雪,沿着一道浅沟艰难地向上挺进。费尽周折,终于捱到了山头。

14时,陈诚与连长方卫东研究完426号界碑周边管控措施后,我们开始就地午餐。战士们拿来班用巡逻食品,熟练的化冰取水,不到一刻钟,我们围坐在香喷喷的饭菜前,彼此说着一些暖心的话语。陈诚告诉我,这是总部专为边防官兵研制的特种食品,既营养又方便。捧着什锦牛肉米饭,我觉得这是我生平最值得记忆的一顿美食。

午餐时间只有半个小时,陈诚说,山顶的天气说变就变,完成任务后要赶紧下山。来回近60公里的山路,天一黑,路上可就不安全了。

正映了那句老话,上山容易下山难。因为重心前倾,山雪被冻硬,铁制的马掌在坡面上不停打滑,有些胆小的军马驻足不前。由于担心官兵被滑倒的军马压伤,陈诚赶紧交代他们,身体离马要保持一定距离。如有不测,就要迅速躲到一边。带头探路的陈诚,多次因路滑而摔倒。

一路上,大家格外小心谨慎。这时,上等兵赵宏宇的坐骑引起陈诚的注意。好家伙,粗心的年轻人竟然没发现,他的马肚带已经松动了,如身体失去平衡,就有被带到马肚子下面的危险。要命的是,这时的马通常会受惊,一路狂奔好几里,而乘马人的脚,大都会被牢牢地扣在马蹬上。结果,轻则伤残,重则人亡。

陈诚赶紧下马,一边帮助小赵整理马肚带,一边命令巡逻官兵各自认真检查自己的坐骑。

这时,有人报告,大个子上等兵张林平腿疼。腿长的人骑马特受罪,不踩马蹬,易摔下来。踏着吧,腿又弯曲得生疼,加上天寒地冻,好多边防战士当了几年兵,回家时都有点罗圈腿,那都是骑马造成的。陈诚当即取下自己的绑腿,命令小张坐在上面,拧、拽、揉,不几下,小张的表情舒缓起来。经常有战士在巡逻途中腿疼,于是陈诚便跟牧民学了几招治疗的办法,实践起来还真的管用。

刚要开路,后面又传来一阵马嘶狗吠之声。原来,调皮的军犬乘着休息故意咬马尾巴玩。这下,激怒了几匹军马,它们屁股对屁股将军犬团团围住,准备踢之。幸好,马倌杨小璐喝停了军马,给军犬解了围。“边防部队就是这样,稍不注意,就会出点小情况。在边防部队当主官,就只能这样,必须学会婆婆妈妈,唠唠叨叨。人、车、枪、弹、马、犬,哪样操心不到位,都不行。”陈诚笑着冲我说着,随后命令官兵策马前行。

再向前走,就是中哈边境的特克斯界河了。我方一块界碑就竖立在这条冻冰三尺的界河边。马,无法通行。

为了安全,陈诚带着4名官兵去巡查,其他人员和马匹原地等候。通向界河的路,不但滑,还向河心倾斜。一不留神,就会滑到刺骨的河水中。大家只好侧身相依携扶,小心迈腿前行。

在界河边巡查时,我们意外地捡到了一个狼夹子。这两年,防区生态环境得到极大改善,久违的狼、雪豹等大批猛兽,又回归了自然。动物是边境线的精灵,作为边防军人,应成为它们的“守护神”。陈诚让战士们将这个捕兽器拆卸后,带回连队。从界河边返回时,陈诚组织官兵拿着钢钎将河岸边的巨冰敲开。下次,官兵就可以直接骑着马从此处通过了。

18时10分,暖暖的太阳躲进了云层,天气一下变得寒冷起来。官兵穿着厚厚的防寒衣,也冻得瑟瑟发抖。为了取暖,大家在林子里拾了些枯树枝,将平时埋在林带的不锈钢盆给刨了出来,化雪解渴。细心的陈诚从口袋取出一大块生姜放进水壶里。火苗蹿起来,官兵的心也热了起来,喝上热乎乎的姜汤,我们即兴烤着鞋垫唱起歌。

18时50分,一天的巡逻路线还剩一个点位未到,此时的军马已经极度疲劳,陈诚便电话联系连队送来4台摩托雪橇,军马换铁骑,油门一拧,陈诚带着3名党员官兵向着最后一个点位驰去。

21时35分,暮色笼罩四野,军马早已入厩,波马边防连“怡情苑”里燃气熊熊篝火,官兵邀请他们的团长大哥共享“庆元宵雪地篝火晚会”。陈诚拿起话筒用俄语唱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官兵手牵着手,围着篝火跳着欢快的哈萨克族舞蹈,红红的火焰映红了一张张纯朴的笑脸,边塞的欢笑声感染了天空的月亮,不一会儿,一轮明月泽普大地,此时的边关是那般的多情、那般的美丽。 中国军事图片中心 文/图:朱德华、李广朴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一位边防团长一天的戍边生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