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新网1月30日电 香港《大公报》30日刊文说,正因为美国的战略路径极其宽泛,因此,不论舆论怎样鼓弄美伊开战“箭在弦上”,不仅不能够随风起舞,而且更应该深切关注与此有关联的其它路向。不妨认为,虽然世人无法知悉美国准备搞垮的对象究竟是谁,但提前防范或修栈道或渡陈仓之难料结局,实际上应该成为中俄双方所无从规避的现实考验。

文章摘编如下:

美伊叫板似乎正在向深水区演进。伊朗核问题不仅至今未解,而且其博弈议题又开始向涉及全球经济命脉的能源领域推演。事实上,欧盟国家已接受了禁止进口伊朗石油的决定,虽然伊朗随即也作出了“不再向欧盟国家出售石油”之缺乏力度的反应。笔者并不认为伊朗所曾发出的“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威胁会最终付诸落实,但原本脆弱的全球经济会否因此而遭遇新风暴,则已然是世人关注的重点。且不说伊朗经济会否因为新制裁而面临“灭顶之灾”,单以奥巴马致信哈梅内伊以对其发出不能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之郑重警告,以及伊朗随即对同样为富油区的海湾国家所发出的严词恫吓,则似乎已有“山雨欲来”的运行趋向。

伊核是问题之一

美伊双方本身就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而它们的相互叫板却如此激烈,这是合乎逻辑的正常现象吗?不错,不能允许“邪恶轴心”国家拥有核武器是西方国家的一致立场,但以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却被最终结果证明是错误的啊!伊朗宣称自己的核计划是基于和平目的。坦率地说,伊朗可能的核武计划虽然威胁以色列,但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不也同样夜不能寐吗?缘何只有美以宣扬开战而同样受威胁的其它国家却相对谨慎呢?这其中的深层意涵究竟是关注伊朗的核计划还是另有其它更复杂思考呢?

毫无疑问,不论是通过内部骚乱,还是通过军事打击的外力行动,总之,只要能将有核意向国家弄垮,都是西方国家的基本意愿。事实上,将制裁领域向金融和石油出口方面推进,亦是西方国家所着力开展的行动,虽然该行动会使某些欧洲国家的经济状况受损。然而,如果伊朗政权并没有因为多种制裁而出现崩溃迹象,是否意味着美以的军事行动就将不可避免呢?在笔者看来,局面或许会向超越寻常认知的层面演进。

世人应该记得,不论是几年前传出的美国国防部已经拟定针对伊朗的“三天闪电作战计划”的爆炸性新闻,还是不久前曝出的“圣诞节前后会有突发事态”之惊悚鼓噪,结果都以“不了了之”收场。这种鼓弄背后除了源自“眼球”因素以外,难道没有其它特别方略吗?

坦率而言,如果舆论关注的侧重点只限于伊核问题之单方向,那么,人们就可以天天评估战争将以何种方式呈现;然而,如果将美国的全球战略来作为自己的主旨研究方向,笔者似乎又感受不到所谓“迫在眉睫”的战争情态。不是吗,如果将美国又计划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尤其是联想到美国计划将其90%“宙斯盾”的海基反导系统部署在太平洋地区的事实,人们则显然可以得出美国并未摈弃冷战思维的结论。回顾一下最新的美国军事战略报告,人们就可以发现,尽管伊朗被确定为美国安全的最大威胁,但其同时也多次表达了对中国军事发展的严重担心。从某种程度上说,伊核问题和朝核问题的久拖未决,实际上合乎美国的需要,否则其所鼓弄的反导系统又如何找到能经得起推敲的支撑点呢?

美战略目标宽泛

众所周知,在当今世界上,真正能够挑战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国家,不外乎俄罗斯的军事实力和中国经济的发展,要阻遏这两国的正常发展,其基本路径是除了阻止两国结盟以外,通过对与这两国关系密切的国家制造麻烦便是不二选择。由于普京往昔的影响力因杜马选举而有所下降,美国或会就即将举行的俄罗斯大选掀波澜;与此同时,美国突然对南海情态所给予的异乎寻常的关注,亦反映了美国的战略布局。这难道不与投入巨大的“重返东亚”的相关背景构成密切关联吗?

正因为美国的战略路径极其宽泛,因此,不论舆论怎样鼓弄美伊开战“箭在弦上”,不仅不能够随风起舞,而且更应该深切关注与此有关联的其它路向。不妨认为,虽然世人无法知悉美国准备搞垮的对象究竟是谁,但提前防范或修栈道或渡陈仓之难料结局,实际上应该成为中俄双方所无从规避的现实考验。(邱波:资深评论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