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孔和尚与鲁和尚

最近孔庆东又骂人了。孔庆东又叫孔和尚。到底这个外号是如何来的,是自诩的还是被封的,也没有必要追究,姑且就这么叫着。每到孔和尚骂人,便大有“哗然”者。“哗然”者说这个孔夫子的子孙如此不“文明”:居然骂人,有辱斯文之体面,有辱祖先之地位,有辱北大之名誉。云云皆如此。其实对于孔和尚骂人,事情的原委也是很清楚的。也就是因为骂人者的所谓的身份,大家就不去追究这些原委了。人这一辈子,每个人都骂过人。所谓的知识分子也不是不会骂人。有一个和尚,比孔和尚骂人还多,比孔和尚的相貌还要丑陋,大家却会喜欢,而不是去喜欢一堆自诩“文明”的“哗然”的穷酸。这个人便是鲁和尚。

话说鲁智深骂过多少人,却也不知道了。因为好像鲁智深每三五句定要脏话出口。起码也是自己寻思。看个山水也不是什么诗情雅兴,而是一句“干鸟么”。的确是有辱斯文。同样也有哪些“不辱斯文”的。宋江不骂人,同样没人喜欢宋江。高俅、蔡京、童贯、杨戬这四个“斯文”人物,加起来也就是高俅骂了一句“贼配军”。他们倒是嘴上干净。说话之乎者也不是鲁智深,只有提起拳头大骂“狗一般的人”的,这才是鲁智深。一些驴粪蛋表面光,表面“斯文”的,也确要鲁智深这样的人物去让这些人,“吃洒家三百禅杖了去”。管他斯文不斯文,反正鲁智深是不受这腌臜气的。林冲可以忍,还叫一句高太尉。而鲁智深就是一句一个“鸟”。在这一刻,大概没有人喜欢林冲的窝囊为人,而都会喜欢鲁智深的“禅杖打开危险路,戒刀杀尽不平人”。林冲要给高俅面子,要给高衙内面子,心中诸多的弯弯绕,却最后连妻子都不能保全,自己中风。而鲁智深的直来直去,反而最终圆满。这或许才是天道。

孔夫子在一个野蛮的时代提倡“仁”、“礼”。这是需要勇气的。现在这个世道,仿佛是个“文明”的时代。谁要是骂一句人便是被标上了“不文明”的标签。然后便有一堆一堆的“肉”,恨不得站在案台上对其大肆批判。这一点,也有如鲁智深的时代。一群人高高在上,恨不得一口一个圣人云,却是一肚子男盗女娼。这些所谓讲究“仁礼”的人,要人们不要骂人,要“必也射乎”。看见不平的事不要激动,要和稀泥。于是这个社会上就又多了一个好欺负的,可以被欺负的“君子”,一只酱缸里面的好好先蛆。鲁智深不是一只蛆。鲁智深骂人的时候大概也不会考虑到后果,也不会考虑到祖先,更不会考虑到高高案子上的“肉”,因为鲁智深知道“我是我”,不是什么别人,也不是这个社会按着模子压出来的“好孩子”。他不会去管什么社会的条条框框,也不去管什么和尚的条条框框。这才是英雄所独有的勇气。

鲁和尚最后修成了正果。一个不修口德的人成了正果,大概会让北大的名誉受到重大的损失。因为北大教授便要不食人间烟火,要高高在上,不能够骂人。鲁和尚没什么文化,大概不会做到个博士,恐怕连个茶博士都不是。现在这个看似“文明”的社会,有人看见鲁智深撕下狗腿大嚼的时候,大概要像死了爹妈一般哭了出来。骂个人也是政治不正确,北大教授骂人,不管是非,就已经是“不正确中的不正确”。北大教授骂了个人会不会丢了工作,没有人知道。但起码社会给予的压力是如此的。孔和尚骂人考没考虑到会因此丢了饭碗?起码鲁提辖打镇关西的没有考虑到。直到打死了郑屠也没有考虑到。只是想到了没人送饭。每当孔和尚破口大骂的时候,如果他没有考虑到这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倒也真令人佩服。毕竟这个社会,因为考虑到饭碗而萎靡了下去,无所作为的人太多了。而感讲些真话的,却恰恰是那些不在其位的“退休的”人。相比之下鲁智深的路见不平一声吼,发于内而形于外的真性情,实在是太难得了。

孔和尚又称作孔醉侠,这个大概是自封的,因为他还不够格。孔和尚研究武侠,不可能不读《水浒传》。梁山第一好汉,也只能是鲁智深这个,直性子、有勇气、真性情的好男子。鲁智深才是真正的大侠。而反躬自省,我们每一个人,多少次,多少时候为了生计,处处顾忌,多般算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