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20年前不收回南沙就等于放弃

中国2020年前不收回南沙就等于放弃

350万平方公里的南中国海,风不平,浪不静。

经过一年多的喧嚣,2月17日,菲律宾参众两院正式通过领海基线法案,将我国中沙群岛中的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菲方称为“卡拉延群岛”)列为“菲律宾所属岛屿”,并纳入菲海岸基线范围内,该法案将由总统阿罗约签署后正式成为法律。而将这些岛屿划入菲领海基线范围,也意味着菲律宾不仅拥有12海里的领海主权,还将拥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那里蕴藏着丰富的油气和矿产资源。

忙碌的不只是菲律宾。时隔两周,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在3月5日中午登上我国南沙群岛的弹丸礁(马来西亚称拉央拉央岛)慰问岛上驻军,并访问光星仔礁(马来西亚称乌比乌比礁),首次以总理兼国防部长的身份,宣示马来西亚拥有其“主权”。虽然巴达维在此前一天才公布行程安排,但“宣示主权”之举绝非心血来潮,这也是马来西亚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再次有国家领袖登上弹丸礁。巴达维即将下台,这样一次“毕业旅行”,其用意相当明确。

南中国海受到别有用意的外部关注,早已不是新闻。可是短时间内风浪迭起,又是因为什么?

割据南沙波澜再起

菲律宾和马来西亚都在赶日子。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所有缔约国必须在2009年5月13日前提交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案给联合国划界委员会,让委员会审议划界案。

“联合国划界案的提出,是近期引发南海争端的导火索,对那些非法占据我国领土南海诸岛的国家来说,给他们提供了一个企图取得国际‘承认’的机会,在接近提交期限时间内,这一问题会显得很突出,各国之间口水仗数量会上升。”上海政法学院政治学系教授、上海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倪乐雄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说。

南沙群岛是中国南海四大群岛之一,也是面积最广、位置最南的群岛。它南北长550多海里,东西宽约400海里,分布着230多个岛屿、沙洲、礁滩,最大的太平岛面积为0.43平方公里。1969年,勘探发现南沙群岛一带藏有极为丰富的油气储量,基于经济利益,菲律宾、越南等国开始蠢蠢欲动,并且逐渐为“国际承认”作行动铺垫。

1970年和1971年,菲律宾派兵先后占领了3个南沙岛屿,如今占领总数达到9个(也有说10个)。其中,第二大岛中业岛已被菲律宾设为南沙群岛的指挥中心,岛上不仅驻有特种部队,还有受过准军事化训练的岛民。经过近30年经营,菲律宾已在所占岛礁上修建了两个小型空军基地,其中3个岛礁建有陆军基地。菲律宾军方还打算将中业岛设置为旅游景点。

马来西亚于1983年和1986年分别占领了弹丸礁、南海礁和星仔礁,目前共侵占南沙岛礁5个(由于对外公开资料数据不一,也有说6个)。文莱、印度尼西亚也各自宣布了对中国海疆的“主权”,文莱的8个油田中有两个就在中国海域内。

越南的野心最大,声称对南沙群岛拥有全部“主权”。1993年,越南占领南沙岛礁24个,守军600人;到2002年,越南占据27个岛礁,守军增至2020人;如今被越强占的南沙岛屿已达29个,南海海上航道要冲南威岛被设为越南在南海油气作业的海上据点。与此同时,越南对南沙的军事守卫也不断加强。2004年、2005年越南在南沙建的南威岛机场、长沙岛机场相继完工,大批人员装备和弹药物资源源不断运抵南沙。据越南媒体报道,今年年初开始,越南又开始向南沙群岛增派海军陆战队。

目前,我国南沙群岛共有约40多个岛礁被其他国家所侵占,其中32个主要岛礁有31个已在外国人控制下(还有一个主要岛是太平岛)。这些岛礁都位于被称作“九段线”的国界线内,但据此割据形势,“九段线”已近名存实亡。

中国台湾自1946年起就在太平岛上驻军,如今台湾海岸巡防署在太平岛设立了南沙指挥部,总兵力约110人。我国1988年才开始派兵进驻南沙群岛守卫,而且限于海军远程投放能力,(大陆方面)仅在7个岛礁上有驻军。虽然近年来我国实施了定期海权巡航,海监力量在加强,装备也在不断更新,但整体实力和我国300万平方公里的管辖海域相比,仍是力单势薄。

资源流失

“对我国来说,若失去南海诸岛,国家南部海洋将失去广阔的纵深,国防线将被压缩至海南岛,这是指军事战略态势而言,经济上损失更大。”倪乐雄表示。

现已初步查明,南海诸岛海域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和其他海洋生态物资,整个南海的石油地质储量约在230亿至300亿吨,约占我国总资源量的三分之一,有“第二个波斯湾”之称。此外,这片水域还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渔场,并且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主航道之一,每年世界上1/4的海运要经此运往全球各地。

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等国均觊觎着中国南沙群岛的资源,分别在所占据的岛礁上修建飞机跑道,建渔港、灯塔和旅游观光点,并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开采南沙地区的油气资源。到90年代末期,这些国家已经在南沙海域钻井1000多口,发现含油气构造200余个和油气田180个(其中油田101个、气田79个),仅1999年即产石油4043万吨、天然气310亿立方米,分别是我国1999年整个近海石油年产量和天然气产量的2.5倍和7倍。

中国南海资源成了别国的经济支柱。越南曾是贫油国,但据资料显示,2006年越南至少从南沙群岛开采了1200万吨的油气,2007年越南政府更是公开在南沙招标开采能源,一跃成为石油出口国。文莱则靠南沙群岛的资源跻身于世界富国的行列。相较之下,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的中国,却在南沙的资源开发上相当滞后。

倪乐雄说:“西方势力虽然没有直接卷入南海之争,但从围堵中国的大战略考虑,他们乐见中国南海诸岛被蚕食,在南海争端中他们是有倾向性的。这种倾向性会被蚕食者充分利用。”

从1951年开始,菲律宾和美国每年举行代号为“肩并肩”的例行军事演习,而且规模越来越大。值得注意的是,从2004年起,该演习已经移师中业岛附近海域举行,科目也由传统的战术合成、实弹射击等改为守岛、夺岛、特种部队突袭为主。对此,有国际军事观察家认为,菲律宾已悄然将美军拉入南沙群岛争夺战中。

尽管美军没有对南海采取更多公开举动,但美军太平洋潜艇部队从去年3月起加大了对南海的巡航频率,并且加强了与东盟各国的海军交流,以提升美国海军在南海地区的安全角色。

“严正抗议”成耳旁风

由于我国过去重陆地、轻海洋,所以南海争端已经成为了一个痼疾。

“我们是有着千年农业传统的国家,过去对海洋不够重视也是情理中的事,因为我们的生存依赖土地耕作,社会经济结构不依赖海外贸易。”倪乐雄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传统‘内向性经济结构’快速向‘外向型经济结构’转换,这种现状和前景下,南海诸岛区域陡然具有了海洋资源的依赖、海上生命线的保护、国防纵深的需要三重巨大的意义。这一巨大的国家利益断不能拱手被他人窃取。”

中国自1990年起,对南沙争议正式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政策。不过,1994年东盟公开宣布“今后对外将以集体名义而不以双边名义接受谈判”,不接受任何单边或双边谈判结果,使我国解决南沙问题变得十分复杂。

2002年11月,中国政府与东盟在金边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明确了要以和平方式解决南海有关争议的前提,共同发展,共同繁荣,互相谅解,这为中国南海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框架。该《宣言》明确要求各方不采取单方面行动。

但是,由于《宣言》只是政治文件,不具备法律效力,所以依旧无法阻止菲律宾等国对于南海资源的侵占。对于主权遭到侵犯,中国外交部多予以“严正抗议”。而几十年下来,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的政客们俨然已变成了“老油条”,对“严正抗议”不以为意。

菲律宾通过领海基线法案后,中国外交部18日发表声明指出,黄岩岛和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任何其他国家提出主权要求都属非法、无效。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王光亚紧急召见菲律宾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巴伯,对菲方提出“严正抗议”。

面对中方的强烈抗议,菲律宾新闻部长兼马拉坎南宫发言人雷蒙迪19日表示,菲律宾要赶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设定的期限前,提交菲律宾的“海洋基线法案”,之后的一切争议将交由联合国仲裁。菲律宾参议员曼努尔·劳萨斯更表示:“别太把中国的抗议当回事。”菲方认为,中国不会动用武力,中菲之间的问题不必靠战争解决。

与此同时,马拉西亚媒体则对中国可能在这一问题上采取“有所作为”的行动表示担忧。马来西亚外交人士解释,所谓的“有所作为”,指的可能是不停留在外交话语的抗议,而是做出实质的表述。

“因为存在严重争端,我们在解决领土纠纷时有倾向于自愿友好协商的原则,所以南海许多地方没有划分领海基线,更没有以国内立法的方式来制约他国。我们没有这样行事的习惯。”倪乐雄说,“但现在某些国家却惯用这种方式来侵犯我们的领土领海,必要时我们也需要以牙还牙,这也符合‘对等升级’的行为原则。”

倪乐雄认为,关于如何防止我国海洋资源继续被他人窃取、能否收回被菲律宾和越南等非法侵占的岛屿,目前对我国来说,不是军事力量的问题,而是观念问题,是决心和勇气的问题。古人云:“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何况在卧榻之侧呢?

抗议无效之外的解决办法?

据倪乐雄介绍,目前国际上海洋争端的解决有自愿调解和强制解决两类方式。自愿调解分为双方自愿协商解决,和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84条规定双方自愿调解;强制性解决方式,一是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组成的仲裁法庭进行仲裁,二是将争端提交国际海洋法庭,三是提交给国际法院进行仲裁,这三种方式虽有强制性成分但都属于和平解决方式。另外,还有有效占领和使用经济、政治、军事威慑压制,取得控制等方式。

“现在这些国家采取的往往是‘抢先占领’的伎俩,先占了再说,先开采海底资源再说。造成这种复杂情况的原因是:我们综合国力和国防军事威慑力尚未强大到邻国不敢‘抢先占领’的程度,而‘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似乎给这些东南亚国家释放了错误信息,感到我们内心虚怯,缺乏底气,在他们看来,‘如果真是自己的领土,干嘛和别人共同开发?’于是(这些国家)便越发肆无忌惮起来。这就是说,良好的愿望未必带来良好的结果。”

倪乐雄说,“外交抗议是必需的反应程序,当然,面对他人变本加厉的行为,仅仅抗议是不够的,如果《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不为他国所遵守,最起码我们应采取对等升级的行动原则。马来西亚的高官可以到某个岛上去视察,我们为何不能考虑派出高官前去该岛视察,以示主权在我呢?”

其实,中国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为捍卫主权,我国与越南、菲律宾等国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曾发生过军事摩擦。

1973年,当时的南越政府以行政命令非法将南沙和西沙群岛纳入该国版图。次年1月,西沙海战打响,中国南海舰队共击沉南越海军护航炮舰1艘,击伤其驱逐舰3艘,俘49人,收复被南越侵占的永乐群岛中的3个岛屿。这一胜利沉重打击了南越当局的扩张主义,维护了国家领土主权。1988年,中国连续在南沙岛礁上兴建科考站,越南派出飞机和舰艇抗议。当年3月14日,双方爆发了历时37分钟的战斗,中国再次取胜。

倪乐雄认为,西沙之战给周围蠢蠢欲动企图蚕食的诸国一个震撼。“别的事情都可以商量,但国家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碰了底线就不客气了,顾不得那么多了,因为领土毕竟是世代子孙赖以生存之基础。”

今年两会期间,海军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司令金矛则和全国政协特邀委员、海军中将赵国钧曾表示,应保持南沙相对稳定的和平环境,仍然提倡“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当然,我们会遵循“先礼后兵”的处置原则。

倪乐雄认为,“先礼后兵”的顺序没错。美国把萨达姆军队从科威特赶出去时也是这么做的。“发生第二次‘西沙之战’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如果蚕食南海诸岛的国家继续肆无忌惮,而中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又无路可退的话,这就预示着我们已经被逼入死角了。”

按照50年的期限,在2020年9月前,如果中国再不收复这些岛屿的话,将意味着主动放弃对它们的主权。

对于中国是否建造航母的问题,也成为两会热议话题。倪乐雄认为,中国有必要拥有自己的航母。他说,“中国如果像美国那样拥有12艘航母,至少某些国家对南海诸岛的蚕食不至于如此肆无忌惮。从中国已经转型成现代海洋国家来看,领海和沿海资源的保护、海上生命线的保障、海外利益的维护,对潜在国际敌对势力的威慑等等,形成了我们对航母为核心的远洋海军的需求。总而言之,航母和远洋海军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生存的需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