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刚回到驻地,领导急着对我说,你要紧急出差,回家去一趟帮助友邻部队解决个重大问题。

我问:”是啥事?”,

领导说:”是空军的卫星地面站坏了,他们搞了几天,就是搞不好。很着急,你赶快回去帮助处理一下。快去快回,处理完了赶快回来。现在这边很重要。”

又说:”明天有一架值班飞机回去,早八点起飞,你早点起床,早点赶到南宁机场。”

领导边说着话就从登记本里抽出一张纸交给我,说:”这是你的军用登机证,你带上。”

接过纸片看了一眼:姓名--;职务--;部门--;携带武器×;携带弹药×;…都打了叉了,那就是不能带枪上飞机。

回头就在想,家里边高工低工一大堆,整了几天都整不好一台机器,看来问题是挺严重的。一有事吧,就知道找我…

再静下心来,觉得这种情绪不对。

找你是重视你.信任你,也是给你深造.提升自己的机会。应该抓住每一次学习的机会。当别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能解决,你就进步了,同时你就成了技术权威,涿渐在实践中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当大家都离不开你的时候,你自然成了顶级权威,评级调工资自然少不了你。所以,千万不要有情绪,而应该看作是学习.进步和树立学术权威的机会。既使够权威了,也要谦虚待人,大家才愿意接近你,成了你的好朋友,你就有了更多的机会。

权威是干出来的。

事情一闪念就想通了,没情绪,特高兴。有谁能享受这待遇,到处需要你,弄架飞机到处拉着你跑!这待遇不错,好歹有专机了!现在这待遇,不就是干出来的!呵呵…

半夜起床,坐上车子往南宁赶。

到了进出边境地区的岗唢停下,一个干部走过来弯腰看了下车牌,示意哨兵打开拦杆放行。一般来讲,是进战区的查的严,出来的松。

清晨天气有点凉。这条路走过一次,心里有底。所以车开得很快。只觉得凉风溲溲,黑影绰绰。

天亮以后,到了南宁机场。机场门卫处有警卫,验了登机证就放行了,一直开了进去。

看到机场顶头,停着一架灰绿色双翅膀的小飞机,像只小蚊子趴着。噢,这就是我的专机啦。虽然没三叉戟好,可也是专机不是?讲的就是个待遇嘛,大小也是专机,哈哈…

好一会儿直开到了飞机不远处停下。驾驶员兼乘务员兼保安员站在飞机门口等着。我走过去.敬礼.递上乘机证。驾驶员看过后把证件还给我,点点头说:”上飞机。”互相敬礼后,我登机。

一上飞机,有点发怔,机仓里乱七八糟的有点像五金仓库,地上随意丢着几个空弹药箱。一边一个座位已经坐上了人。大家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呼。

副驾驶的位置上也己经坐了一人。

我搬一个空木箱在椅子背后坐下,跟人家背靠背。

驾驶员一坐好,就开始做乘务指导:”大家坐好不要随意走动,以免影响飞机平衡。飞机大约中午晚些时候到”……但是就没了教你怎么戴氧气面罩那节……呵呵那是民航才有的,军用专机上不负责生死。

即刻发动飞机,起飞。经过短暂的滑跑,轻轻一跃,升上天空,越来越高。

其实小飞机不好坐,晃得利害。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上下左右乱晃。

转头看了一眼大家,个个都危襟静坐。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前不久看过的内部军教电影,[啊!海军]里边的山本五十六就是这么坐着,飞机给美国人打下了……嘿嘿,又走神了……

飞机飞了很久才到,降落在郊外军用机场。己经有小车等着了。

刚回到单位,正好空军的老李带着机器到了大门口。赶快过去办了来访手续,连同他们车子一起带到楼下,再几个人合夥把机器抬上来。

老李马上开始介绍情况:”高频头是好的,已经检查过了。故障出在变频和中放,我们把整个机器拆过来了。里边的变频也可能是好的,主要问题在中放,输出增益不够。我们工程师己经把中放部份的所有零件全换了一遍,可都不行。没办法了..….”

中放部份的零件全换了新的都不行?这是咋回事?真是绝门!当然啦,要是按一般常规程序就能整好的也就不用找我了,大老远飞回来。肯定不是一般故障!那就是所有的工程师们都整不了的.没见过的.想不到的!

我把机器打开。

机器里边很漂亮很光洁,毕竟是收卫星的嘛。记得以前处理过卫星站的高频头故障。高频头有几十斤重,里边的线路板是用雪白的精细陶瓷做基底,只2mm厚,一不小心就碎裂,价值数千元,换算到今天值几十万!板子上的线路都镀银,零件管脚镀金。

卫星的中放,频率非常高。所以内部结构有许多奥妙,工作起来也有很多特性,不同常规。要是不跟你说,你很难搞懂,就更别说修了。除非你有很好的超乎常人的悟性。

我把机器外部线路接好,又用小车子推来超高频示波器。这种超级示波器的性能很好,价格昂贵,就是体型巨大。工作频率刚好到中放下限,是特别配发下来的超级仪表。

大家赶快围垅过来。

打开电源,从示波器观察中频信号幅度只有30db,而要正常工作,必须要80db以上。信号幅度还差一大截。

仔细看了下内部情况。

里边就只有几个零件,而且确实都换新过,焊点圆润,手艺不错,是老手做的工。

麻烦就在,越简单的结构越难修。越复杂的东西吧,有可能坏了哪个零件,找到换新故障就好了。可现在就这么几个零件,还全换新过,到底是咋回事!?

我开始用电表测各个工作点,大家围着,都赶紧把脖子伸长……

这场景,就象医院请了知名专家教援来主刀。见习医生都赶快伸长脖子盯着,生怕走宝。

其实测工作点,也只是常规检查而巳,不会有啥新发现。但是大家都怕错过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毕竞这是核心部件,平常很少有人敢拆开,更轻易看不到里边结构,大家更盼望能亲眼见证找到了故障学到了东西;也想见证下修好重要机器的伟大时刻吧……

我来不及想啥,一边做常规检查一边就在想,这故障到底咋回事……

咋回事?……我的脑袋里急速运转,考虑各种可能。这台机器,是所有高工都看过了得,零件都换过一遍新的,检查过好几遍的,确认各测试点都工作正常的,在所有高工低工都弄不好的情况下,转到了我手里,所以它一定不是常规故障,也就一定不能用常规的思路,一定是一种极特殊的故障,是前人见都没见到过的.想都不敢想的…

手,偶然经过某个零件上空,示波器里信号突然跳起了一下。有了!

仔细看过去,是一个悬着的电容。用手靠近,果然信号大了一点儿。把零件推过去,示波器上的信号幅度突然跳起,眼看就要达80db了。但是手一离开,信号又掉下去,但是幅度比原来高了一点。我立刻明白了,这个零件就是故障所在!对这个零件进行了祥细检查,证明是好的。但是故障依旧。我知道己经找到故障核心了,离完全解决问题只差一步。我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这一点。同时意识到,要想解决新问题,必须抛开旧思想旧概念,而用新的概念.从新的视角看问题…想到这里,我开始用手边推零件边看示波器,寻找零件的最佳位置。可是只要手一离开,幅度总会掉下去。

最佳位置在哪儿?

我突然想起了数学家华罗赓和他的0.618优选法,也就是黄金分割法。这本来是个数学研究课题,但对生产实际和社会实践,都有实际的指导意义。比如某些产品的最佳配比;劳动力分配等…实际用处很大。所以,前些年国家委派华老到处推广黄金分割优选法,想用数学家的智慧,来提高国家整体的科研和生产水平。可仍然是很多人没理解,不学习,不懂,不知道。而我知道。知道是有非常重要意义又非常实用的知识。我特意买书来研究一番,现在果然有用了。

先把零件两边摆动,同时找出信号极限,再估算出0.618的位置,结果是只做了三次0.618优选,信号幅度达到了84db。

把机器全部联机,一切正常!呵呵…

把机器装好再开机,一切正常!哈哈……

心里挺高兴,总算没白给坐飞机,对得起专机。

周围的人有的如负重释,有的一脸茫然,有的大概悔恨交加…大概在想,这么容易的事,也就掰一下就好了;这么伟大的成就,怎么就没落到自己头上?…

突然想到一个故事,那是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后回国,国王举行盛大宴会欢迎并嘉奖。席间有人不以为然,说:如果当时我有首船,在海上漂啊漂,也能碰到新大陆,这本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那时发现新大陆的,就应该是我啦!

哥伦布听后随手拿起攴桌上的一只鸡蛋,把蛋一头对着桌子,对大家说:”谁能摆到它不倒?”

大家赶紧拿起鸡蛋来试,摆了很久,却没一个人成功。

这时那个不服气的人对哥伦布说:”我们都不行,你行吗?”

哥伦布听后没回答,只是微笑着拿起一个鸡蛋,往桌子上一敲……

把机器交给老李,叮嘱说:”你都看到了,机器不能震。零件一震歪就完蛋!”

心里突然想涮人。就又说:

“你回去路上不能震到它,最好把它顶肚子上。”

老李唯唯诺诺,立刻半躺在座位上,双手伸出,准备抱住…我和几个人就把机器抬起放他肚子上。老李比较胖,肚子有油水,像个软呼呼的沙发…呵呵…老李还特意叮嘱司机开慢点。大概有20公里的速度吧,非常小心谨慎毫无颠波的回去了。

稍迟点打了电话过去问情况,回答说一切正常!

我又加问一句:

“你是顶在肚子上回去的吗?”

回答说:

“一直顶在肚子上抱着。”

我差点儿没背过气去。这么重个铁疙瘩小小心心的抱在肚子上,还能喘气活着回去!…偷笑了好一阵子。

后来老李很够意思。有天打电话来,说是空军仓库处理旧物资,问我要不。长江750三轮摩托350元;二轮250;无线收信机30元连耳机;还有……

我就要了台收信机,收听世界各地广播极清浙,干扰全隔除。

事情园满处理完毕,我又得赶回前线去了。

第二天起个大早,赶到军用机场,上了我的”专机”。

飞机很快起飞了。

坐在那儿,就在想,这个故障的却很离奇,处理也很离奇。故障的原因,可能是在极高频工作状态下,频率.波峰互相迭加,而造成了信号衰减。而信号强度的变化,就体现在关键节点上的某个零件。这次是这个零件,下次就可能是另一个零件;要想找到关键,就看你有否足够的思想认识,体现在反应快不快。

也间万物皆有可能。

为什么大家都不能认识问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因为大家习惯于按常规思维.喜欢走老路。所以,超出常规的问题,大家全都毫无反应.束手无策。

但是,世界并不完全按常规走路。

……

咳,也真是的,几千里来回飞,也就是为了把个小零件掰一下,连电烙铁都不用…哈哈,奇闻年年有,今年到我家。

回去的飞行气候不好,飞机老是乱晃。接近南宁时,突然上窜下跳。一下跳起六七层楼高,一下又栽下去,我侧过身子抓住椅子靠背……突然飞机向上猛地一扬,把我们抛起在半空,紧接着又猛地跌落,人又重重的跌坐…感觉了一下,尾椎骨还在,就是有点儿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