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预计将于2012年2月下旬访美。考虑到习近平2012年开始将逐步接替胡锦涛,白宫决定由副总统拜登主导下一阶段对华政策

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将对华关系定位为“最重要、最复杂”的双边关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和财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也是通过“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这一双边机制同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等中共高层保持对话。但是,华府普遍认为,奥巴马政府整体对华政策的驱动力并不是盖特纳,也不是希拉里及其外交官团队。美国媒体1月2日引述白宫高级官员透露,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将在国安顾问多尼伦(Thomas Donilon)协助下,主导下一阶段对华关系。

华府处理中国问题的智囊普遍认为,处理美中关系是众多外交政策挑战的中心所在,奥巴马政府对华关系处理手法不但要“广泛”,而且需要“资深官员”予以应对。而拜登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30多年的经验已经使其成为奥巴马外交政策的“监护人”(adult supervision)。

分析人士认为,多尼伦负责提升美国国务院与白宫在外交问题上的协调,而白宫决定由多尼伦协助拜登主导对华政策则值得玩味。

但白宫官员明确表示,让副总统拜登重点处理美中关系并不是对“希拉里-盖特纳”这一对华外交二人组任何一方的不满,而是由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接班人习近平的逐渐“上位”。白宫希望以同等地位的官员应对习近平接位过程所带来的实际挑战。而美国务院和财政部负责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则有利于稳定美中关系的许多层面,尤其是就彼此核心关切举行的对话,比如人民币汇率问题等。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葛莱仪(Bonnie Glaser)1月3日对多维新闻表示,拜登主导对华关系并不意味着国务院不再扮演对华关系中的重要角色,国务院和白宫国安委员会(NSC)一般是协调工作,假设彼此关系紧张是错误的。而且,接待习近平访美的主要是拜登,这必然加强拜登在对华关系中的参与度。

白宫官员认为,拜登2012年在多尼伦的协助下,领衔处理对华关系,有助于奥巴马政府从“下届中国国家主席”的视角看待习近平,同时延续美国务院和财政部同相关中共高层领导人举行的例行会晤。

拜登2011年8月17日至22日曾成功访华,期间由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全程陪同,彼此互动时间被白宫官员称为“不寻常”,拜登会晤胡锦涛时也表示已经同习近平建立私人关系,并在结束访华后评价习近平此人“强势”(strong)。拜登也期望习近平适当时候访问美国。而据多维新闻了解,习近平计划在2012年2月下旬访问美国。

美国“重返亚洲”政策在2011年下半年得到了集中体现。

奥巴马2011年11月在亚太地区行程超过1万英里,是其2011年出访时间最长、出席活动最多的一次。希拉里除了在南海问题上积极活跃外,还历史性地访问了缅甸。美国这些举动都被视为步步进逼和围困中国。

葛莱仪称,奥巴马希望通过习近平到访能够化解中方对美国2011年入亚政策(pivot back to Asia)的担忧,以此加大美中双边合作。

拜登外交资质开始凸显

拜登担任美副总统伊始主要负责国内事务,并频繁出席美国各大电视台政治访谈节目,并不被人为是奥巴马外交团队的核心成员,尤其是当时有许多奥巴马的外交帮手,如希拉里、时任国防部长盖茨(Robert Gates)和时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琼斯(Jim Jones)等人。但是,2010年开始,拜登逐渐在外交上发挥自己才能。他负责了2010年4月奥巴马主持的核峰会基础工作,对奥巴马推出的核态势评估报告献计献策,并在美俄关系重启中发挥了主导作用。而且,拜登还积极斡旋伊拉克当局各势力间沟通并达成协议,向伊拉克当局晓以利害,避免伊拉克陷入分裂和内乱。

相比奋斗在美国外交前沿的希拉里,拜登对华措辞更趋谨慎。拜登2011年11月1日曾通过视频向由英国外交部主持的伦敦网络大会发表演讲,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和美国一道,共同支持网络自由与公开。对于因网络审查而频遭西方指责的中国,今年8月曾高调访华的拜登却只字未提,只是称任何国家公民都不应该屈从于网络专制行为。12月15日,拜登在白宫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是一个太平洋国家,美国不会去其他地方。而位于亚太的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只要遵守国际规则,美中两国就能够共存。

而且,拜登在参议院外交事务上的成就也十分显赫。自1995年以来,他一直是颇具影响力的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成员,并于2001年至2003年,以及2007年至2008年担任该委员会主席。而且,拜登最擅长同世界各国领导人及副手等建立人脉。所以,基于在参议院的外交资质,拜登接下来将着手应对美中关系和习近平到访。

为何由多尼伦协助拜登?

相比希拉里的“中国通”坎贝尔(Kurt Campbell)助理国务卿,以及盖特纳团队,多尼伦在对华事务上似乎略胜一筹。在中美关系面临动荡和危机的时刻,多尼伦都能积极为中国最高元首访美排除了障碍。2010年开始,多尼伦扮演对华外交的重要角色,当年9月,他和时任白宫经济顾问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访华,努力修复因2010年对台军售导而破坏的美中关系,尤其是当时搁置近1年的军事关系,为胡锦涛2011年1月访美做准备。除了人民币汇率问题,多尼伦在美国外交上也是“不辱使命”。

2011年胡锦涛访美期间,奥巴马曾特意举行3对3私人晚宴,当时陪同奥巴马的美方官员有两名,一名是希拉里国务卿,另外一名便是多尼伦。胡锦涛访美结束后,多尼伦还同戴秉国通话,高度评价了胡锦涛访问。

多尼伦在1988开始协助拜登,并在2008年竞选总统时担任拜登的顾问。多尼伦08年角逐副国家安全顾问这一职位也是透过拜登鼎力推荐。不仅如此,多尼伦及其家人与拜登家庭关系也非常紧密。多尼伦的妻子罗素(Catherine Russell)是副总统夫人(Jill Biden)的幕僚长,也曾任拜登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顾问。而且,多尼伦行事低调、与拜登及其家人关系私交甚笃,堪称拜登外交政策“监护人”,体现出拜登幕后对奥巴马决策的影响力。今后,多尼伦将更多地担任协调者角色,帮助拜登主导奥巴马的中国政策智囊团。中国将是2012年美国在全球地缘战略筹划中的新聚焦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