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年来俄罗斯解密档案文献证明:苏俄政府在平定农民暴动时不止一次动用了化学武器,一个炮兵旅旅长的报告称:1921年8月22日我部在同匪徒的战斗中共消耗160枚榴霰弹、75枚爆破弹及85枚毒气弹。

1921年1月底,苏俄政府决定对坦波夫省的农民武装实施一次大规模战役,可并没有成功,相反不少农民和工人出身的红军士兵站到了农民一边,加入了暴动队伍。坦波夫省的农民暴动迅速蔓延到沃罗涅日省和萨拉托夫省。

1920年底,苏俄政府内卫部队革命军事法庭副主席彼·亚·卡麦隆在一份分析报告中解析了坦波夫省农民暴动愈演愈烈的原因:第一,地方政权对该省农民暴动的性质缺乏正确的认识和判断;第二,在已经发生暴动的情况下,地方政权和武装力量对于“匪帮”的力量估计不足,因而作出了错误的估计和乏力的应对措施;第三,平息农民暴动的军力不足,措施不够强硬;第四,在完成余粮征集任务时,粮食征集队的工作人员只求完成任务,而不加区分地对贫农和富农一律采取了强硬措施,从而促使不满情绪扩散。

1921年5月19日,受苏俄政府派遣前来镇压暴动的部队司令员米·尼·图哈切夫斯基发表《告前线红军将士书》,号召红军将士们对“劳动者阶级的敌人”实施“勇敢而坚决的打击”。为了彻底平定坦波夫农民暴动,“反匪徒委员会”甚至决定图哈切夫斯基可以动用毒气攻击“匪徒”,“但要极其谨慎,要在有充足的技术准备并且确保成功时使用”。

近年来俄罗斯解密档案文献证明:苏俄政府在平定坦波夫省农民暴动的过程中不止一次地动用了化学武器,驻坦波夫省苏俄政府军的一个炮兵旅旅长发来的报告就证明了这一点:“1921年8月22日我部在同匪徒的战斗中共消耗了160枚榴霰弹、75枚爆破弹以及85枚毒气弹。”别尔哥罗德炮兵训练班大队长涅恰耶夫也在报告中写道:“我炮兵营在基贝茨村占据了有利地形,于16点钟向基贝茨村西北1.5俄里的湖中岛屿开火。我炮兵营共向湖中岛屿发射了65枚榴霰弹、49枚爆破弹以及50枚毒气弹。完成任务后,我炮兵营于20点钟从阵地上撤下来并于夜里返回了因扎斯诺村。”由此可见,农民与苏俄政府军之间的鏖战是何等残酷,农民的抗争又是多么不屈和激昂!

1921年9月,苏俄政府军终于成功地掌控了坦波夫省的局势。这时,“清洗”工作开始了,主要是动用契卡(肃反委员会——笔者注)的力量。根据司令员图哈切夫斯基的命令,给暴动参加者的家属建造了一座座集中营,而暴动参加者假如落到了契卡的手上,统统枪毙。所有学龄儿童和学前儿童必须跟自己的母亲分开关押到不同的集中营,可以留在母亲们身边的只能是正在吃奶的孩子。此外,那些不曾参加过暴动,而是无意中出现在坦波夫省的人也被关押进集中营。苏俄境内其他地区的农民暴动也陆续被平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