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看到古力井底三条鲜活的生命受到死亡的威胁,刚刚从3米多深井底爬出来的海军战士于晓军,忍受着窒息带来的眩晕,深深吸了一口气,拖着沉重的双腿再一次爬向井下……昨天上午11时30分左右,10多名热心的市民围在四川路与菏泽四路交界处的古力井口,看着已经第四次下井救援的海军战士于晓军,大喊着“你快上来,换我们来救……”,但重度缺氧的于晓军仍然伸出了颤抖的手,死死托住了井下最后一名工人。

仨工人下古力井晕厥

“在四川路与菏泽四路路口,3名工人在古力井下因为沼气中毒昏迷了,我们刚刚拨打了110和119报警。”昨天上午11时32分,市民 王先 生 拨 打 早 报 热线82888000报料。记者闻讯赶到现场时看到,一辆救护车载着刚获救的3名工人驶离现场,一辆消防车仍然停在马路旁边不远处,高架桥下一片狼藉,在行车道中间的人行道上,横七竖八散落着3个铁锤和1个钢钎,旁边有一个铁皮手推车,在行车道上散落着两双水鞋和工人的棉袄、手套,棉袄旁边是10多米长、小拇指粗的绿色尼龙绳。

出事的古力井盖已经被扣上,旁边放着锥形帽示警,井口旁有一大滩污水。20米外的另一个古力井敞开着,井口位置放着锥形的黄色铁架子。目击者王先生告诉记者,上午10时左右,他看见3名工人在行车道中间设置了警示标志,其中一名工人从事发的古力口下到井底,好像是在疏通古力,路边这些雨靴、衣服和铁锤都是这帮工人的。到上午11时20分左右,井下出了事故,站在井口的两名工人先后下了井,但始终不见他们上来。一名工头模样的人跑了过来,趴在井口往下看了一眼后,掏出手机立即拨打110和120求救,他说话都带着哭腔。

救人兵满身污秽离开

“刚才好些人都围在井口帮忙救人,其中一名海军战士胆子最大,下到井底好几次。”现场目击者李先生告诉记者,井下面3名工人当时都因为缺氧而神志不清,一名海军士兵路过现场,二话不说就下到井底开始救人,当时井上面围了10多人给他帮忙,前后大概忙活了近20分钟,3名工人全都给救上来了。这名战士又帮忙做胸外按压,最后还帮忙把中毒最严重的工人抬上了救护车。

“这名解放军战士实在是不容易,为了下井救人,衣服裤子上全是污水和粪便,要不是他,井底下的三名工人肯定就完了。”现场参与救援的云南路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这名战士下井救人的场面,感谢现场很多人,他让这名战士留下联系方式,但他就是不肯。现场一名老大妈感动地拉着这名战士的胳膊不让他走,非要帮他洗衣服,但这名战士连声感谢,穿着一身脏衣服悄悄走了。

“救人战士我认识”

“刚才救人的战士虽然没留电话,但跟他一起救人的刘先生可能认识他。”在现场一名知情者的指点下。记者在旁边小饭店里见到了正在吃饭的刘成文,他和身边的女同事张丽红一起参与了救援全过程,他告诉记者,救人的战士他确实认识。

“救人的战士名叫于晓军,是北海舰队987艇上的一名老兵,刚才他送我和同事张丽红,路过四川路时发现出了意外。”刘成文告诉记者,当时他们正巧听到一名包工头模样的人在打电话,这名工头大喊着“3名工人都闷在里头了,你们快来救命吧”,听到包工头带着哭腔的喊声,于晓军第一个冲到了井口,看见井下3人瘫在井底,他二话没说就下了井。刘成文告诉记者,于晓军工作的舰艇在旁边的修理厂修理,他肯定回船上换衣服去了。

仨伤者送进高压氧舱

“现场被救出来的3名工人,其中一人情况比较严重,现在仍然重度昏迷,其余两人已经没有大碍了。”记者从市南区医院120急救人员处了解到,幸亏海军战士解救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3名工人都被送去了附近的市立医院急救。记者随即赶到市立医院,在高压氧科见到两名工人已经躺在了高压氧舱内,用氧气面罩吸着氧气。10多分钟后,另外一名重度昏迷的工人在抢救室做完急救,被工友们用担架车推进高压氧科,他因为脑部长时间缺氧,变得有些狂躁,两名工友在身边一直摁着他,防止他从担架床上摔下。高压氧科的主任医师告诉 记者,初步判断3名工人都属于沼气中毒,随后将进行一个半小时的高压氧治疗,重度昏迷的男子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脱离生命危险 仨工人谢恩人

“多亏了现场有解放军战士见义勇为,否则我们仨人很可能就废在井底下了。”昨天下午5时,记者跟随于晓军所在部队的领导来到市立医院,看望被于晓军救上井来的3名工人,3名工人得知这是救命恩人所在部队的领导后,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表达着自己的感激之情。医护人员告诉记者,3名工人此时都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需要住院继续接受高压氧治疗。3名工人怕老家的家人跟着担心,都不愿意联系自己的家人。

“我们觉得这是新井,而且已经被疏通开了,没想到井下面还会有沼气。”记者询问3名工人事发原因时,作为工组长的老袁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干地下井疏通有10多年了,已经非常有经验了,这次下井身上也绑了绳子,但没想到会被沼气熏晕在井下。

如此惊险 如此壮怀 如此感人

于晓军,好样的!

昨天记者联系了北海舰队某作战支援舰支队,在修理厂的船坞里登上了正在修整的987艇,此时的于晓军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跟修船的工人师傅们一起在机电舱里忙活,得知记者找他采访时,这名33岁的老兵显得很不好意思,他告诉记者,自己只是顺手做了件应该做的事,没什么值得一说的。跟于晓军的交谈中记者得知,他出生在威海乳山,自从18岁出来当兵,到今年已经是整整15年了,他现在是四级军士长,是所在舰艇兵龄最长的战士。“于班长这些年本来有很多次立功受奖的机会,可他每次都让给班里其他战士。今年,党支部一致决定授予他优秀共产党员,这个荣誉他实至名归。”

于晓军所在中队的教导员程俊告诉记者,于晓军的行为是偶然现象,也是部队开展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教育的重要结果,也是“红飘带”等群体教育影响的结果。

第1次下井:

我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我是艇上的机电班班长,每年我们艇上都会搞气体中毒和机舱起火的应急训练,我知道自己下去会有生命危险,但当时的情况很紧急,井下是三条人命,根本就容不得犹豫。”于晓军称,古力井有3米多深,他从井口看到,直径不足1米的井下叠着3名工人,其中一名头发花白的工人瘫坐在井底中间的污水渠中,污水淹没到了他的胸口,他嘴里发出“呜呜”的求救声。他的左上方蹲着一名完全昏迷的男子,他的头耷拉到胸口,看起来情况最为严重。第三名工人距离井口最近,他伸出双手向上比划着,但已经说不出话来。

于晓军告诉记者,当时身边连条绳子都没有,他在井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顺着井壁的梯子往下爬,井底的热气瞬时在他眼镜上结了一层白雾,什么看不清楚,但此时他双手抓着梯子,来不及擦眼镜,只能继续往下爬,到井壁三分之二处时,他忍不住吸了一口气,一股酸臭味让他脑子“嗡”一声响,他强忍着恶心,又顺着台阶往下爬了三阶,终于见到了3名工人。他试着把3名工人分开,但刚动了两下就感觉头晕目眩,此时井口处的刘成文和张丽红注意到了他的异样,大喊着让他爬上来透口气。

第2次下井:

我拽上他时几乎脱力

“你当时不在井下,不知道井口处吸一口新鲜空气有多宝贵,但井上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当时的情况根本容不得我放弃。”于晓军爬回到井口只休息了20秒,喘了几口气后再次爬回到井下,井下的环境仍然缺氧,但于晓军的动作已经比第一次熟练多了,他用脚尖从井底的污水中钩起一根尼龙绳,绑在了最靠近井口的一名男子身上,他把绳索的另一头丢到井口外面,三四名热心人开始拽绳子,于晓军用一只手抓住井壁上的梯子,用另外一只手抓住满身都是污秽物的工人,拼命把他往井上推,但全身无力的工人实在是太重,当所有人合力将第一名工人拖到井上时,从井口探出头的于晓军趴在地上,累得已经几乎脱力。他看到刘成文把第一名获救的工人拖到路边,这名工人呼吸新鲜空气后,已经能坐起来,但仍然说不出话来。

第3次下井:

我险些被他拽进井底

最惊险的一幕出现在于晓军第三次下井时,他下到井底,开始解救第二名昏迷的工人,他从这名工人的手腕上解下一根尼龙绳,想要把绳索套在这名昏迷工人的腋下,他蹬着井底下一根竖起的钢管顶部,把身体顶在井壁上,没想到就在他放开手时,一双大手从井底伸出来,死死抓住了他的裤子,于晓军险些摔倒在坑底的污水中,幸好他及时用胳膊撑住了井壁。他低头看到,在古力井最底处的工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了意识,求生的本能让他抓住了于晓军这根“救命稻草”,于晓军因为受惊,吸入了几口井下的浊气,顿时感觉手软脚软,根本就摆脱不了腿上的这双大手。

“别慌,我是海军战士。你先松手,要不咱们俩就都完了,你听我的,我一会就下来救你。”于晓军称,他根本就不知道井下的人能不能听懂,只是冲着他大喊,幸好此时这名工人恢复了神智,及时松开了手。于晓军和第二名昏迷的工人被井上的热心人一起拖上来,此时他已经完全体力透支,趴在地上只是不停地干呕。

第4次下井:

我知道他在井底等我

“我当时听到井上有很多人都在劝我不要下去了,他们已经联系了119和120赶来,但我对井下最后一名工人有承诺,我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我一定要救他。”于晓军称,他第四次爬下井时,胳膊已经开始在颤抖,幸好此时恢复神智的工人已经在自己的手腕上牢牢缠上了绳索,于晓军把绳头丢到井上,站在井壁梯子中部,用左手托住了工人的身体,用肩膀把他顶出了井口。被热心市民拽出井口的于晓军在地上躺了两分钟才能动弹,他看见张丽红正在为第二名获救的工人做胸外按压,这名工人口鼻处都是秽物,呼吸非常微弱。于晓军摇摇晃晃地走上前去,接替已经累得满头大汗的张丽红继续抢救,张丽红则找来了水和纸巾,为工人清理了口鼻,3分钟后,听到这名工人喘上一口气来,于晓军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于晓军告诉记者,整个抢救过程大概只有20分钟,幸好现场有刘成文和张丽红等10多名好心人的协助,否则这些工人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获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