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电影《金陵十三钗》幕一落,不时滚出来的泪,已干得毫无痕迹了。事实上,我与戏中的悲情一起飙泪时,我的热泪时常能够戛然而止,而后跟着画面里的配乐继续多滴流几颗苦泪,则多半是因为那被浑浊空气污染的泪珠煞了我的眼,辣乎乎的苦与涩持续了我的难受之痛,而这与电影本身已没有了任何关系。

坦白地讲,这就是我的看片感悟,字幕浮上来,感动也渐行渐远了,两个半小时与电影培养感情,结果却瞧出人家有那么点意兴阑珊,我的情感温度在七八十度上徘徊,自然达不到沸点了。

想来,抽离光影世界,有过邂逅故事与人物的印迹,却从电影里拿不走任何特别的感觉,仿佛一切都是浮光掠影,又像单薄凋敝的枝桠上挂着几片秋叶,无从下手,只有仇日的憎恨情绪像一轮蚀日,亮着灰色的光伴随影片在心底晕染,能够浅浅地回望,如是,这对电影的创作者与观影的看客而言,多少都是一种遗憾。

或许我的感觉放大了电影的瑕疵,但这不涉及张艺谋的镜头语言,单说剧情上不够丰满复杂的平面效果,它的单薄使一幅幅别有意境的画面流于花拳绣腿的表面。在我的脑海就如沙滩上绘制出“自由领导人民”的画,海浪退去,它也就模糊不见了。剧情片该以“故事”标榜的,结果在这里严重缺乏的斗志。

说出来,全剧只有四句话:美国二流子冒充神父做了辛德勒那样的大人物(说他跟约翰贝拉很熟也不一定);十二位侠肝义胆的窑姐加一个小男生主动掉包送死,换了十二位女学生的性命;李教官也有瓦西里那样一瞄一个准的神枪法;战争中被摧毁的南京看着跟波兰钢琴家藏匿的城市废墟一样一样,那就是战争的面孔。这么好的框架,若要多面多点地扩充,不知会是怎样的面孔,现实是,这部电影真的只是点到为止了。

有一个问题我琢磨了很久。就是影片所谓的泪点,在我这里都不管用了,我的感动细胞竟然都耍起了性子,通通跑到了一些空镜头或被导演弱化无视的画面上,我现在发现,那时的感动似乎都是热爱和平,痛恨战争,切齿于装备齐全的塔克日本兵,痛心于鸟枪散兵的国军人肉弹,因感悟生与死油然而生的。

而影片在剧情的推进中刻意埋伏的使观众感动的手雷,仿佛都是摆设,因为做作,或前后没有细腻的情感呼应,抖出来的所有包袱便没那么让人感动了。比如,李教官放下的鞋子,书娟带着其他女孩儿引日本兵上楼,女学生到地下室送来干净的衣服,用唯美的方式砸碎镜子做武器,按说这些亮点是要给人以震撼效果的,可是可以感觉到那份用意,却不见了惊喜。

更明显的是那些说教意味贼浓、煽情效果十足的场面、对白,都成了裹脚布与催泪弹,作用是光溜溜的表白与赤裸裸的胁迫,让观者知道电影这样演的寓意是什么,电影极力要赞美、憎恶什么?还过于热情地帮观者思考,在表现电影主题时,想让你哭,一定会给个手势提示你,有什么暗藏的小秘密,也挨不了多久,到底,口一张全盘托出了。教堂里,为日本军官唱完圣歌,演绎小蚊子、约翰及十二个女学生之间对话的桥段,如此漫长,简直是画蛇添足,说出来的感动显得幼稚廉价。另一场戏,约翰最终对玉墨坦白豆蔻的遭遇,也要回过头说出来,反正剧本设置的华彩不说是不可以的。

其实,这就是国产电影的通病,竟说抖包袱,可是国人的传统便是太重视讲话,轻视行动语言,结果是根本没有“悬念”可追,生怕看电影的人看不懂,后面准要解释一切。煽情也走“朱军大哥”的路线。姑娘们问约翰:那些窑姐们被日本兵带走后会怎么样,约翰还要抚摸着小女孩儿的头,一问一答,像在星夜里的谷草垛上讲英雄们的故事,收尾时更要头碰头搂着小娃娃们表爱心。中式的“(煽)膻味”实在太浓了,贝尔的演技多强悍,他最终还是成功地被改造成了适应天朝表演风格的演员。

这也是为什么约翰这个角色不令我感动的原因所在。还要退一步想这个人物是经过克里斯蒂安.贝尔以好莱坞的方式对张艺谋提出一百个为什么,再加工而成,但人物的性格变换依然突兀、生硬、浮于其表。何况在开片就用足够细碎生动的小情节表现了约翰爱钱、贪酒、恋色、胆小怯懦,到后来没有了重磅的铺垫,也没有持续有力的细节补助,扭转不自然是意料之中的。

就算约翰想到了那个与自己阴阳两隔的女儿,借此脱胎换骨化身正义的天使,他的情感曲线始终浅显,对女学生们如此,对他“深爱”的玉墨如此,即便导演让他在眼眶中蓄满了泪,我都觉得他的难过是被逼的,哭倒不如不哭了。后面,他带着孩子们开车逃离教堂,从车窗张望倒在地上的书娟的父亲,那种悲哀的眼神比泪的分量更重了。当然,我有各种牢骚,但依然相信克里斯蒂安.贝尔的演技。

如果说关于这部电影,记忆中似乎没存留可连贯的精彩的故事桥段,倒是要承认全剧各具魅力的脸谱,随便一个配角都让人印象深刻。佟大为是最大的受益者,李教官的角色既讨巧又容易超常发挥,他那对血丝网住的双眼,连同他的演技被定格了。玉墨这个角色就不用说了,倪妮就像另一个汤唯,气质笑容十分相似,举手投足拿捏到位,把秦淮河畔青楼头牌演绎成了重情重义的性感尤物。小书娟的清新度也似汤唯,倔强的模样也像,看来我要在汤唯这儿打住了,总之倪妮与张歆怡演得都不错。也不能忽视渡部笃郎饰演的长谷川,虽说来回露两次脸,那气场也是弥漫方圆几百里的。陈乔治是越来越进入角色的好材料,最后那一眼的绝望给他的戏份画了一个圆满的句点。道具“招财猫”也是个好角色,那里隐含着不同的寓意,全看你怎么理解,是与小蚊子的走丢的猫相连,还是与约翰借日本吉祥物送去祈福来呼应,还是表达爱财与怯懦的同根生关系。因为日本人自始至终都误解了约翰牧师的为人品质,他并不是明哲保身的懦夫。虽为钱而来,却是为正义而留的。

我始终觉得张艺谋导演的审美如同他敏感衷情的色彩,有着与众不同的文艺气息,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所以对于这部剧的画面、镜头,自始至终都是享受的。特别给人震撼的是前半部的战争场面,逼真、残酷、灰冷、说明钱都砸在了这里,但也证明了张艺谋并不受限的执导风格。张导一贯虚心借鉴欧美电影的形式、风格、技巧、模式,这是特别值得赞美的,至少从《金陵十三钗》中我看到中国战争片令人期待的前景,战争电影中拿着炸药包向我开炮的历史在慢慢远去。

最后的抱怨是对“仇日”情绪的过分渲染,也可以理解那是拍摄技术到较高程度的自然流露,但依然感觉不适,那些横尸遍野、血光四溅、撕扯女学生衣裤、强奸虐杀女人等等画面,一想起就觉头皮发麻。虽然做到了警示国人勿忘国耻珍惜和平年代,但鞭子甩得太长了。

似乎说了很多不太中听的话。但,这样讲并非否认《金陵十三钗》在目前国产同类影片中的翘楚地位,就我主观而言,或许是对张艺谋导演的吹毛求疵,是对电影的四年筹备及投资6亿的期待,是对好莱坞编剧协会会员及专业大作家严歌苓的期待,也是对经历过专业特训的演艺人员的期待,所以要求会越来越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