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认为,英语只是一种学习和交流的工具,相当于一个残疾人的拐杖而已。如果你的腿脚灵便,你大可不必配备拐杖并随身携带。

我国目前的人才培养和选拔制度是非常错误的,不管你是搞中医、中药、古汉语、二十四史的,还是做教师、工程师、技术员、编辑、记者、搞企管、做内贸的,一概不管你的专业能力,也不问对提高工作的业绩有多大帮助,只要你评职称、考研究生等等,如果你学不好英语就“没门”。在这种错误的人才培养观的影响下,再加上我国加入WTO,2008北京奥运会,一个13亿多人口的泱泱大国,在进入21世纪的今天,几乎每个人都在为这门语言疯狂,好象不学好英语就会**亡国。

在大学,你如果过不了英语四级就别想拿学位。由于英语决定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大学生们只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学习可能一辈子也不必用的英语,而使专业知识的学习被大大的挤占。因为时间和精力有限,专业课只要能考及格就行。我国的高等学府,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很大一部分就是能多背几个英语单词的人!大学生因为要学英语而在大学里没有学到很多真正有用的知识,使他们的就业问题更加严峻。

学习语言有两个主要因素,一是外部的语言环境,二是年龄。一个美国的学生,从小到大,英语不离嘴,在这样的环境下,读到高中毕业,能看懂报纸就算不错了,中国的学生在外部的语言环境和年龄都很不利的情况下,如果要达到这个水平,我们的学生需要花多大的精力和时间啊。

一个报考中国当代文学或美术专业的考生,如果英语成绩达不到所谓“国家线”的话,专业再优异也是白搭。相反,专业平庸,英语成绩突出的考生,却往往成了录取的亮点。想招的学生因为英语赶不上要求的水准,招不进来;而英语能力强,对专业了解肤浅,也无心专业的学生却脱颖而出挤上门来,这是太多中国研究生导师的尴尬。

2000年,清华大学著名画家陈丹青教授招收博士研究生,5名专业优秀的入围者却全被外语卡住了。考虑到这是他首次招生,校方同意将5名落榜考生转为“博士课程访问学者”。次年,5位“访问学者”完成博士论文选题,为转成正式博士,只好再考外语,却又再度失利,结果第一炉“博士生”教学就这样“作废”了。他招硕士生,也碰到了一样的问题。有位投考陈丹青研究室的女考生,绘画成绩位居第一,但因外语、政治各差一分,落榜了。翌年再考,政治过关了,外语依然不及格。由于政治和外语两道关卡,陈丹青长达4年招不进一名硕士生。他愤然宣称:“对任何一位想当艺术家的青年,今日的考试制度是不折不扣的荒谬与侮辱”。

不久,陈丹青教授忍无可忍愤然辞职离开了清华大学,他在辞职信中写道:“我的困扰与无奈,来自国家现行教育体制及种种教条……以‘两课’分数作为首要取舍标准,学术尊严荡然,人文艺术及其教育不可能具备起码的前提,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实属妄谈。我对教育体制的持续批评,出于对人文状况的操切之心。我不愿混饭吃,也不知道怎样违背自己的性格。”

100多年来,诺贝尔奖与中国籍的人无缘,这与中国的这种教育制度密切相关,美国中小学校的基础教育很差,为什么出了那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而中国从上到下无不重视教育,加上中国人勤奋聪明,为什么出不了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呢?

很多科学家取得重大成果是在35岁以前。只有在大学阶段学好现有的科学知识,注意个人能力的培养,善于调动个人学习研究的潜能,才有利于人才的发展和脱颖而出。这些脱颖而出的人才再经过几年专门深入的研究,恰好是出科学家的最佳年龄。而中国大学四年黄金时间,就是在学“中国人听不懂,外国人笑掉牙”的哑巴英语,错过了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的最佳时机。如果目前的大学教育不改革,大家只能在梦中见到神圣的诺贝尔奖。

据统计,英语教育市场已经成为中国的一大产业,每年耗费数百亿元人民币。林林总总的培训学校,补习班;五花八门的考试、测验;种类繁多数以万计的英语课本、参考书、辞典。以职称英语考试为例,每年的考试费,教材,参考书等加起来按200元/人计算,400多万报考者,费用就有数十亿元。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外语培训教育机构,目前超过3000家,学费根据培训内容、课程安排的不同,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数以万计各类英语教材,参考书,如果平均按20元/册计算,每年耗费高达100多亿元。

鉴于英语教育的种种祸害,我建言教育部:

1、在中国,英语教育只在初中和高中阶段进行普及教育。有了高中的英语基础,以后如果真的有必要应用英语,完全可以重新学习;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