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的“世界第一”情结

近日,英国广播公司针对中国一些地方对“世界第一”的过分强调发表评论,认为这是一种“弱国心态”的表现,指出中国需要“大国强民”的健康心理。

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中国的“世界第一”越来越多。从国内大城市争建世界第一摩天轮,到“世界第一”的三峡工程、青藏铁路。据说有个美国人写了部书,书中列出的“中国的世界第一”多达700多个。

“世界第一”本身是个中性词,中国的700多个“世界第一”中有令人欣喜的,也有令人沮丧的。

世界第一情结的背后是不是弱国心态在作祟,中国要不要大国强民的心态?其实,只要百姓能安居乐业,要这么多世界第一又何必呢?

令国人尴尬的“世界第一”

2005年,我国专利申请量达47万件,商标申请量达到65万件。两个数据加在一起超过100万件,创全球知识产权申请量历史之最。

在3种专利中,发明专利最能体现创新能力。而我国发明专利授权中的3/4为外国人所有。截至2005年11月,属于国内的发明专利在我国的专利申请中仅占24.38%。

日本每年申请发明专利40多万件,美国是20多万,都是各自国家中专利申请数目最多的。我国申请专利数量最多的10家电子信息企业,5年申请之和仅相当于美国IBM公司1年申请的专利数量。

世界知识产权的97%掌握在发达国家手里,我们自主的知识产权还不到2%。我们不能不看到,在全世界产业分工链中,中国人很大程度上还处于“打工仔”的地位。

科技人力资源世界第一,能出成果的少

目前中国科技人力资源总量已达3200万人,居世界第一位。

但我国的科研成果却不尽如人意:基础科研产出率很低,每年发表的高质量、有影响力的研究论文很少,而且近年来我国科技界还充斥着剽窃、侵权丑闻和虚假、浮夸之风。

2003年我国的科技竞争指数世界排名第38位。1993-2003年,中国SCI的论文数为253566篇,占全球SCI论文的2.48%。我国创造单位GDP所需的研发人员是日本的3.68倍,所需科学家与工程师人数是美国的4.48倍。这说明以对GDP的贡献来衡量,4-5个中国科研人员才能顶1个美国科研人员。

烟草的8个“世界第一”,国人的健康隐患

仅烟草一项,中国便雄踞8个世界第一:烤烟种植面积第一、烤烟产量世界第一、烤烟增长速度世界第一、吸烟人数世界第一……

中国烟草生产占全球的35%,烟草销售占全球的32%,卷烟年产量达1.7万亿支,我国有3.2亿烟民,占世界烟民总数的25%。

我国每年大约60万人死于肺癌,它已占我国因恶性肿瘤而死亡的首位。专家预测肺癌最终可能会每年夺去100万烟民的生命。

关于收入的2个“世界第一”,中国人富了吗?

中国游客境外旅游的人均购物花费高达987美元,位居世界第一位。

近年来,中国城乡收入差距在不断拉大,中国城乡之间的人均收入比率由1995年的2.8提高到2002年的3.1。如果把医疗、教育、失业保障等非货币因素考虑进去,中国的城乡收入差距世界最高。

高等教育的“世界第一”,让谁受了苦?

中国高等教育在校生从1998年的628万增加到现在的1400万,已经位居世界第一。

从支付比例看,中国现阶段大学生的支出是“世界最高”的日本的2倍以上!

中国的教育经费占GDP比重已经连续三年下降,目前中国对教育的投入占GDP的比重是3.41%,其中社会资金占GDP的1.94%。全世界200个国家和地区中,社会资金超过2%的极少。这意味着,老百姓为支撑教育付出了极高的费用。

“世界第一”情结的背后是什么

世界第一情结背后是中国弱国心态在作祟,是各地决策者和官员的政绩博弈,而百姓真正关心的不是这些第一高楼,第一摩天轮建在哪里,而是人均收入能否世界第一……

中国何时能摆脱弱国心态

中国人长期积穷积贫积弱之下的弱民心态使得中国弥漫着一种弱国心态,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对这种弱国心态的特点是这样诠释的:第一是喜欢夸大自己的成就和优点;第二是不喜欢提及自己的缺点和不足;第三则是很介意人家的批评,不能冷静反思。吴建民指出,“弱国心态”本质是缺乏信心,摆脱这种心态是需要时间的。

百姓期待的“世界第一”

现在中国经济发展了,综合国力增强了,中国有实力建更多的世界第一也无妨,只是不妨争相建设“世界最宜居城市”,“世界第一大学”。在老百姓心中,“最高电视塔”不如“最令患者放心医院”;“收费最合理学校”也比“最大摩天轮”重要;宁可要“世界最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也没人关心“世界最长拱桥”建在哪里……

套用如今流行的说法,争世界第一、世界之最,绝不能离了“求真务实”四个字,违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