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商务部长:对中国忍耐达临界点 或强硬出手

本周四,美国商务部长约翰·布赖森森称,“现阶段,美国的忍耐已经达到临界点,再也不能无声接受中国忽视诸多贸易规则。”

[《财经》综合报道] 据外媒消息,本周四,美国商务部长约翰·布赖森称,“现阶段,美国的忍耐已经达到临界点,再也不能无声接受中国忽视诸多贸易规则。”

他呼吁美国企业采取大胆行动创造就业并进行投资,以帮助美国应对来自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激烈竞争。同时,他呼吁国会通过奥巴马提出的就业一揽子方案,包括延长薪资税减免计划。

自10月份被美国参议院确认为美国商务部部长以来,约翰·布赖森在其首次关键政策演讲中表明了对中国贸易政策的强硬态度,话题涉及中国工业补贴,对外国企业的不公正待遇以及中国知识产权保护薄弱。美对双方贸易关系的看法:

专访美商务部长和贸易代表:美国需要平等的市场待遇

——专访美国商务部长布赖森、贸易代表柯克

多年以来,不平衡就是中美经贸关系的最大特征。

2011年11月21日,第22届中美商贸联合委员会(jcct)在成都落幕。美国商务部长布赖森(john bryson)表示,中国承诺将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并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给予美国企业公平竞争环境。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则呼吁美方在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管制、平等对待中国企业赴美投资等方面取得实质进展,并避免经济问题政治化。这意味着,中美两国虽然都希望实现双边经贸关系的再平衡,但在路径选择上却有不同的考量。

会后,美国商务部长布赖森和贸易代表柯克(ron kirk)接受了《财经》杂志的专访,解释美国的贸易政策,以及华盛顿在推动双边经贸关系发展上的期望。

贸易平衡之路

《财经》:美国在过去几年里不断要求人民币升值,以平衡中美贸易,2011年10月,美国参议院通过了《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再次敦促人民币升值。自200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制度改革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攀升了近30%,但这没有改变中美贸易不平衡的现状。美国是否应考虑采取其他路径来缩小对华贸易赤字?

柯克:我要说明, 并不是只有美国提出人民币汇率问题, 大部分g20成员对人民币汇率也提出了意见。巴西和印度还首次提出将该议题送交世界贸易组织(wto),所以人民币汇率问题不是美国一国的要求,世界多国要求中国和其他人一样遵守游戏规则,并开放市场。

《财经》:华盛顿一再提出扩大对华出口,有哪些具体设想?

柯克:在奥巴马总统提出的“出口倍增计划”中, 中国是重要的一环。我们希望在五年内,让美国出口翻番。

针对那些还没有像美国一样开放市场的国家,像jcct这样的机制就是用以消除关税和贸易壁垒的场合。我们在美国国内也提出了一些配套计划,比如为小企业提供针对性培训,加倍在外国商务服务项目上的投入,帮助美国企业在中国和其他地方找到顾客,商务部还有一个“选择美国”计划。

奥巴马总统一再重申,建立一个可持续经济体的关键在于,加强美国的创新能力和教育。美国要向世界卖出更多美国制造的产品。

布赖森:外国商业服务是商务部下国际贸易处的业务。担纲这一业务的是一个遍布在76个国家的专业团队。商务部正致力于强化这一团队,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更多的人将被派往中国,我们希望这些人能够协助那些希望投资美国的中国人,增加流向美国的fdi。“选择美国”较少为人所知,这也是商务部推出的一个项目,旨在通过网络系统提供投资美国的资讯,该系统涵括美国各州基础设施的讯息。这个系统还在不断扩大中,对于想在美国投资运营的中国企业来说,将起到很大帮助。

《财经》:在中国看来,美国若能开放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将有助于平衡中美贸易。

布赖森:坦白地说,我们不认为这对双边贸易量有多大影响。2010年受出口管制影响的商品仅占全部贸易量的0.7%,连1%都不到。

柯克:如果你拿近年来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和对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逆差相比,数字反映的情况是,美国原先对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逆差都转移到了中国身上。

发生这一变化的部分原因是,中国没有如我们期望的那样开放市场。让美国想不明白并感到挫折的是,中国正在从出口导向型经济向内需型经济发展,目前中国需要的很多服务和产品是自身不完全具备提供能力的,但美国却能提供。因此,我们在jcct上,提出了改善知识产权保护、创新政策和投资环境的要求。如果能在这些议题上取得进展,就能看到贸易再平衡的机会。

争议市场开放

《财经》:美国在市场准入问题上,对中国素有抱怨。但有意思的是,中国也在抱怨投资美国的障碍。请问你们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柯克:美国是世界上最开放的市场, 现在大约有2.5万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fdi)。美国在各个产业领域设定的投资限制很少,投资不需要联邦政府的许可。中国企业享有到美国收购农业技术公司的自由,甚至有中国的国有企业已经全资收购了美国钢铁公司,没有受到限制。

我们希望中国做的是, 打开市场,不要害怕。我们现在依照一个中国选定的产业目录在运作,这当然意味着有很多限制,所以美国公司呼吁 “给我们进到这里(中国市场)的权利,帮助你成长,让这些成为完全商业的决定”。

如果我们发现中国面临为15亿人提供粮食的困难,就会决定投资生物技术产业。美国在创新和技术上十分有竞争力。如果中国宣布在未来十年里建设3000万所住宅,我们也希望有参与的机会。

我们希望投资是市场引导的商业决定, 政府在其中不再扮演角色。由市场自主作出是否开放的决定,政府干预越少越好。

布赖森:以刚刚过世的乔布斯为例。他是智慧、创新和创业的极致代表。但像他这样的精英并不止存在于美国,世界各地都可能有乔布斯这样的人。中国15亿人口里, 也一定有这种极致代表。但只有在自由贸易的环境里,这样的人才有发展的机会。

《财经》:在中国有不少人认为美国在中美贸易上的态度也并非完全是开放的。自2004年开始,美国就多次承诺要尽快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今年5月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也曾寄望本次jcct解决这一问题,但没有结果。今年6月,美国公布实施《战略贸易许可例外规定》,中国也不在44个可享受贸易便利措施的国家和地区名单里。

柯克:中国取得市场经济资格,不是一个政治算计的问题, 也不是谈判问题。一个经济体必须在市场开放程度上达到一定水准,才能取得市场经济资格。所以我说,能否取得市场经济地位在于中国自己。

布赖森:在2006年, 中国采取了一些措施,以满足成为市场经济的标准,但最终没有全部达标。我们当然欢迎中国在任何时候继续达成这些要求,以最后取得市场经济地位。

当然根据中国入世时候的协定,中国将在2016年自动取得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届时可能是一个改变的机会。

《财经》:检视中美两国近年来的经贸谈判, 双方似乎在主要议题上均僵持不下, 包括中方寻求的市场经济地位和高科技产品的开放, 以及美方要求的人民币汇率浮动、平衡贸易等。作为参与谈判的代表, 你们觉得中美经贸谈判未来会如何发展?

柯克:我们对中国的要求不比对其他wto成员更多或更少。当我们支持中国入世,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时就知道,中国将经历一个难以想象的历程,在这一历程中,几千万中国人将脱离贫困,中国经济也将开始转型。比较所有经济体过去十年的发展历程,你很容易就能发现,没有一个国家比中国从全球贸易中受益更多。

但另一方面,作为世界最重要的经济体之一,以及从全球贸易中获利最多的国家,中国有义务帮助维系这一贸易体系。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履行作出的承诺。我们没有在中国的承诺清单中加入任何新要求,只希望中国能开放市场,让美国的企业和专业人士能和中国同行一样争取中国消费者。在这一点上,美国将不断向中国政府施加影响,直到(获得这样的待遇)为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