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团结一致!

“40公分50度,夹缝里面忙捣固;最苦最累不在乎,阵地坚固我满足。”到某工程团四营采访,记者先听到了这样一首打油诗。

捣固真有那么苦?当记者提出参加捣固时,教导员刘全国直摆手:“这哪行,捣固太苦太累,你去看看得了。”

一再请求之后,记者跟随作业官兵来到施工现场。被覆面呈“倒U”型,上面是拱顶,两边为侧墙。作业时,官兵进入钢模板与岩石壁之间的空间,只有拱顶口部留有一人进出的通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钻孔作业

组织施工的营长贾稳柱说:“拱顶上的空间只有60cm高,扣除大约20cm高的钢筋网,有的地方可能不到40cm。现在被覆的是侧墙,作业人员只能蜷在拱顶和侧墙的连接处,像钓鱼一样插捣固棒。”

在代理排长、上士张科的帮助下,记者从通道爬进拱顶,低头、蜷腿、收腹,即便格外小心,后脑勺还是重重撞在岩壁上。进入拱顶,趴在钢筋网上,立即感觉全身难受:高温、缺氧,热气不断从下面涌上来,仿佛置身桑拿房。张排长对记者说:“被覆过程中混凝土要散热,由于空气不流通,越到后面温度越高,最高能到50℃。”

记者拎起捣固棒,大概有20斤重,一按开关,呜呜作响,手臂也跟着打晃。张排长提醒道:“下捣固棒时要慢插慢拔,呈梅花状布捣固点。”原以为捣固只是力气活,没想到有这么多讲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风钻作业

捣固手都配有副手,大学生士兵、新战士施伟和我搭档。我们边捣固边聊起天来。施伟是典型的“90后”,家中独子,勤奋要强。新兵下连时,营领导考虑到他学历高、学知识快,准备把他分到机械连学凿岩台车。可小施却申请到施工连队,拜师学起了捣固。

“这是个好兵!”张排长指着施伟说。有一次被覆时,侧墙很高,空间又小,捣固手必须下去才能作业,瘦小的施伟主动请战,坚持捣固四五个小时,最后晕倒在侧墙里。

半小时后,记者感觉胸闷,手脚也开始不听使唤,只能退出。贾营长介绍说,被覆要持续十几个小时,到最后封拱时,才是极限考验。

晚上10点多,封拱作业开始,记者再上拱顶,感受大不同。此时拱顶温度已近50℃,穿着迷彩服和捣固服,还未干活,浑身已经湿透。

封拱作业时,人员和混凝土同处一个水平面,混凝土由里向外推进,官兵基本上是趴在混凝土上,边后退边捣固。

随着被覆逐渐完成,输送混凝土的管子也需一节一节拆除,运出作业空间。一根装有混凝土的输送管有三四百斤,官兵只能趴着使劲,还不能碰到钢筋网,难度可想而知。有的双手托着输送管一点点往外挪,有的干脆用肚子作支撑,让管子从上面滑过。

半夜12点,被覆作业终于完成。已连续作业十几个小时的官兵从拱顶通道爬出来,一个个像泥塑一样,身上沾满了水泥浆。他们或坐或躺在地上,脸上透着自豪的微笑。他们告诉记者,自豪不为别的,只因为又完成了一次艰巨的任务,尽管这样的任务在他们当兵的日子里不知要上演多少次。

看着满身疲惫但充满幸福感的官兵,记者在他们身后作业面上挂的对联中,找到了这次亲历捣固作业最深切的感受:“岩石坚,坚不过军人的意志;高山硬,硬不过工兵的作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早餐时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午餐时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覆大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晚饭后学习

本报道综合《火箭兵报》及军综网相关新闻整理 编校:于方洲


本文内容于 2012/7/13 6:27:24 被tiantianzaici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