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疆的天越来越冷,积雪也越来越厚,离我们退伍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在生产基地的四个老兵中,除了虎想留下,我、江林和大军都做好了回家的准备。在后勤,有着比连队优越的选择,只要你想留下,基本能够如愿以偿。说心里话,在基地的日子虽然是自己管自己,但却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特别喜欢边关那些寂寞和苦难的时光。如果是在边防,也许我还想多留下一年,那才是真正的军队生活。

主任去团里开会,回来带给了一个他认为很好的消息,团里给了两“优秀士兵”和一个团嘉奖的名额。让我们开会研究一下,准备上报给团里。我和战友一听就明白,这三个名额是给将退伍的我们准备,当我和江林、大军听了后,没有任何的欣喜,想想在部队三年,都没有混出个名堂,一个“优秀士兵”的荣誉,对我们来说也起不了任何作用。三个将退伍的老兵,一个也没有入党,也许团里的领导看见我们在基地给他们挣了不少的面子,心里觉得有愧,而想安慰我们一下,可我们已经看淡了部队给的荣誉。如果不是在基地,也许我们会欣然接受,可自己最后一年的行为,自认为对不起团里给我们的奖励。说白了,就是我们不配拥有部队这神圣的荣誉!

我们三人在一起商量后,一致决定将这三个奖励的名额让出来,给跟着我们三人干了一年的新兵,他们刚到部队,也许会派上用场。在将离开部队的时刻,我们在基地参加了第二次比较正规的会议,这次是由主任主持,等他说完团里的意思,还没有开始投票的时候,我开始发言,来了个先发制人。大概将我们三人商量的意见讲了一下,下面的新兵一听都明白其中的意思。虽然快退伍了,可我们三人的话还是有分量,新兵都还算给面子。最后由我提名将两个“优秀士兵”的名额给了我和江林手下的新兵,而团嘉奖的名额,则给了大军手下的新兵。主任和排长拿我们没辙,投票结果,和我们提议的一样,经大家同意后,生米煮成熟饭,主任和排长想更改也没有理由,只能无奈地按我们民主评议的方案,上报给团后勤处。

评选结果上报后的第二天,我们在宿舍里吹牛,军需股长来到了班里,我们觉得很奇怪,这样冷的天,他来干什么?看来今天股长的心情不太好,脸阴沉沉的,很难看。虽然我们是将退伍的老兵,基本上是不会买多少人的帐,可对军需股长却不得不给面子,他是我们在新兵连时的指导员,如果不是他,也许我在新兵连时就当了“逃兵”。(有兴趣的网友可看我曾经发过的帖子:[原创] 新兵连我差点当了“逃兵” http://bbs.tiexue.net/post_4183575_1.html ),对股长还是很尊重,看着他来到基地,那样痛苦的表情,知道肯定不会有好事。果然,股长将我们三人叫到了主任房子里,然后生气地对我们说“你们基地报的奖励名额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们快退伍了,长本事了,我管不了你们了?明明知道这是团里给你们的荣誉,你们居然高风亮节地让了出来,是不是对团里不满!有什么意见就当面给我提!”我说不是这样,是确实新兵做出了可喜的成绩,基地的大部分工作都是他们完成,我们只是指导了一下他们的工作,这个荣誉给他们再合适不过。江林和大军也附和说,想用自己的想法来说服股长,可股长很生气,根本不听我们的解释。总想用他的理由来说服我们,就这样争执了许久,谁也无法说服谁。让股长很生气!最后武断地下了命令:“你们不要再给我啰嗦,这个荣誉你们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说完后拉开门,骑上自行车气冲冲地离开了基地。看着消失在风雪中的股长,我和战友只能无奈地笑笑。

又过了几天,团里的命令下来,主任宣布了命令,我和江林一人得了个推脱不掉的“优秀士兵”奖励,而大军则获得了团嘉奖一次。虽然股长处理这事态度有点粗鲁,但我们还是能够理解他的一翻苦心,从内心讲也很感激他。当时确实是想将这个荣誉给新兵,也不枉他们跟着我们干了一年,可股长的好心,让我们没有办成。在新兵的眼里,对我们更加尊重,将要离开部队的时刻,很想为新兵做点什么,可最后什么也没做成,觉得有点遗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