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熬了两个通宵,终于将《我的团长我的团》看完了。很是有些感慨。

生于乱世,死于乱世,他们只是一群微不足道的炮灰。如果没有龙文章,他们可能一出场就全部埋骨缅甸。

龙文章刚开始见到炮灰团,他们还是一副炮灰的样子。只有一条裤衩,眼神呆滞。龙文章告诉他们,围住他们的,只有四个日本兵。如果他们找到了武器,完全可以打出去。可是这群炮灰只顾着找一块遮羞布,或者说是自己的裹尸布。所以他们只是炮灰。于是,龙文章带着他们,从缅甸,回家。“走,我带你们回家!”

怒江边,渡筏旁,虞啸卿炸毁了桥梁,从缅甸溃逃的士兵和逃难的难民挤在江边,想上渡筏。阿译带着士兵们唱起军歌来证明身份。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一首壮志昂扬的从军歌,唱的阿译泪流满面。他是炮灰,但是他想报国。我在电脑面前看的无比心酸。

他们留在了西岸。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锋,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反冲锋。最后龙文章利用虞啸卿的炮火带着炮灰们回到了禅达。他们失去了康丫。

在禅达无所事事的日子里,他们与日军展开了骂战。一首抗日歌曲《旗正飘飘》,被主力团唱得气壮山河。不管主力团还是炮灰团,他们都是男儿,生在炮火纷飞或者苟延残喘的某一片国土上。迷龙在缅甸时赌气:要是东三省收不回来,你就给我开不开!不辣在审龙文章是大喊:中华要灭亡,湖南人先死绝!或许他们本就是炮灰的命运,但是他们还是一起唱起了《旗正飘飘》。

或许,把他们单独分出来,他们都只是一个有一个普通的人物。但是在战争面前,他们又抱在一起,用炮灰的形式,来捍卫自己的国土。他们把死叫做“回家”。正如结尾时,六十年后的烦啦走过禅达的街道,一个个与他想干又不相干的路人,他们是六十年前的那些战士曾经渴望的角色,或许某些时候,他们将扮演六十年前那些人的角色。

本文内容于 2011/12/10 8:47:48 被踏雪无痕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