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张维为

西方一直热衷于推动所谓的“价值观外交”和“颜色革命”,但今天突然发现形势不妙。随着西方世界进入危机,世界也进入“后西方时代”和“后西方话语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里,中国人应该抓紧自己的话语建设,并用自己的话语来审视和评判西方的一切。从中国话语的视角出发,这场西方危机的政治根源大致可以被归纳为“四个缺乏”。这“四个缺乏”问题如解决不了,西方整体走衰的颓势将不可逆转。

第一,缺乏“实事求是”的精神。这突出表现在西方政客很大程度上已丧失按照事物本来面目来认识和处理事物的能力。尽管西方号称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但西方政治生活中存在严重意识形态禁锢。今天西方政治的主要特点对内是一切都“选举政治”化,对外则是“意识形态化”。

在西方国家内部,“选举政治”化意味着政客所做的一切都首先考虑“选举政治”的需要。例如,希腊各政党互相推卸责任,继续为竞选明争暗斗,导致政府无法“实事求是”地分析和处理国家面临的严重危机。难怪有学者这样评述希腊政治:“希腊发明了民主。但现代希腊却有可能给民主带来恶名。”

从对外政策来看,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对外政策历来是高度“意识形态化”的。多数西方政客和媒体至今还死抱着冷战时期“民主与专制”两分法的分析框架,而民主又被界定为多党制和一人一票,结果世界上就出现一大批像海地、伊拉克、阿富汗、吉尔吉斯斯坦、刚果民主共和国这样的劣质民主国家,选完就乱,乱了就打,打了再选,选完再乱。

第二,缺乏“选贤任能”的制度。在很多西方国家里,多党民主制度早已演变成一种“游戏民主”,其特点是把民主等同于竞选,把竞选等同于政治营销,把政治营销等同于拼金钱、拼资源、拼公关、拼谋略、拼形象表演;政客所做的承诺根本无需兑现,只要有助于打胜选战就行。这种没有“选贤任能”理念的“游戏民主”机制产生的领导人往往都能说会道,就是不能干。

南欧的“笨猪四国”相继出现财务危机,一个主要原因是低能的政客只会竞相讨好选民,开出各种各样的福利支票,结果耗尽了国库,最终恶果还是要老百姓来买单。希腊的帕潘德里欧和意大利的贝卢斯科尼是这些国家的标志性人物。这些国家一度都相当风光,但仅仅一代无能的纨绔子弟就把国库弄了个精光。

国家治理要靠人才,这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政治理念,也是中国模式今天超越西方模式的核心竞争力。西方长期以来,自以为自己的制度好,谁上台都无所谓,结果这种制度安排越来越显得不合时宜。随着全球竞争的加剧,以及中国模式的崛起,一个不具备“选贤任能”机制的国家在今后的国际竞争中恐怕要出局。

第三,缺乏“良政善治”的能力。既没有“实事求是”的精神,又没有“选贤任能”的制度,导致一大批西方国家缺乏“良政善治”的能力。冰岛政府治理国家无方导致国家破产;比利时陷入无中央政府状态达500多天;欧盟内部解决实际问题的效率非常低下;日本像走马灯一样换政府;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间的尖锐对立使很多重要提案讨论变成马拉松式的扯皮……西方民主已成为西方国家效率低下、推诿责任的代名词。

缺乏“良政善治”的根本原因是西方制度设计的缺陷。以美国的政治制度设计为例,其“三权分立”互相制约,为反对而反对,而这种分权又仅限于政治领域,本质上这些权力又都被资本力量所驾驭。西方媒体常被称为第四种权力,但它也被资本控制,所以才会出现默多克滥用新闻自由的恶劣后果。现代社会需要超出政治领域内的政治力量、社会力量、资本力量之间的大致平衡和良性互动。没有这一切,“良政善治”可能只会是天方夜谭。

第四,缺乏“深谋远虑”的规划。西方体制的另一个主要缺陷是缺乏系统全面的战略思考和安排,缺乏重大的哲学思考,导致各种短视决策充斥社会各个领域。美国加州政府破产的例子颇能说明这一点。政客的民粹主义短视政治使政客纷纷要求减税,先是减少财产税,后是取消汽车税,最后加州政府陷入破产境地。州政府后来想恢复汽车税,但州议会又从中作梗,结果使加州的财政陷入恶性循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主持人扎卡利亚最近说:“在一个快速发展的世界里,其他国家行动迅速且具远见,而我们(美国)的政府却瘫痪了。不停地说我们拥有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体制确实很好,但在其失去功能的情况下还这样说,就很像那些没有脑子的拉拉队了。”

相比之下,中国的体制30多年来一直在不断地进行自我改革和调整,已经形成了整体思维、通盘考虑、从长计议的一整套制度安排。这种优势较好地体现在中国五年计划的制定和执行之中,中国过去30多年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些战略规划一个接一个成功执行的结果。

中国话语需伴随中国的崛起而崛起。回想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西方主流话语立即强势出击,全面否定“东亚模式”,进而否定“中国模式”。他们当时替亚洲国家开了两个药方:一是推动全面市场化,反对政府干预拯救经济(与美国现在的做法截然相反);二是推动全面民主化,以解决“权贵资本主义”问题。不过令西方尴尬的是:今天这场比当年亚洲金融危机严重无数倍的金融海啸竟起源于美国这么一个“市场与民主的典范国家”,而美国的民主制度竟然对危机的处理严重乏力。随着中国的崛起,我们应该更多地使用中国话语来评判西方的一切,逐步推动中国话语在世界上的崛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