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龙首次亮相迪拜航展:秀LT-2激光制导炸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枭龙”加力大迎角起飞。

继2009年范保罗航展和2010年珠海航展之后,2011年的第12届迪拜航展,是“枭龙”战斗机第三次出现在国际大型综合性航展上。

航展之前,经过中航工业和巴基斯坦空军的协调,双方决定联合派出3架“枭龙”战斗机参展,其中1架进行飞行表演,1架用于地面静态展示和武器展示。抵达迪拜之后,经过简短的修整,“枭龙”战斗机便开始进行飞行训练,从11月10进行首次飞行表演训练开始,到11月17日航展闭幕,该机一直保持着每天一场的高密度飞行训练或飞行表演。

航展期间,“枭龙”飞机除了通过飞行表演外,还通过静态展示、模型展示、新闻发布会等一系列活动,成为本届航展的一大亮点和焦点。

“枭龙”名声在外

“枭龙”飞机,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和巴基斯坦空军本着“共同投资、共担风险、共享利益”的原则,合作研制、合作生产的一型先进多用途轻型战斗机。中方代号FC-1/“枭龙”,巴方代号JF-17/Thunder。

面向21世纪作战环境研制的“枭龙”飞机是具有突出的中远距空中拦截、近距格斗和对面精确打击能力的全天候、单发、单座轻型多用途战斗机,具有良好的机动作战能力,较大的航程、留空时间和作战半径,优良的短距起降特性和较强的武器装载能力。该机采用了先进的气动外形,大推力、低油耗的涡扇发动机,先进的数字式电传飞控系统和高度综合化航空电子及武器系统,具有多种先进的精确导航、战场态势感知、目标探测与识别、作战攻击以及电子战等功能。

“枭龙”全机共有7个外挂点,总外挂能力大于4000千克,可悬挂多种空空、空面武器,具有包括双目标超视距攻击等多种先进作战能力。

“枭龙”项目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的中巴合作“超七”项目,旨在研制一种歼7的后继机,后“超七”项目因美国对中国的制裁和封锁而流产。但以中航技为牵头单位的中方并没有放弃“超七”项目,一直在推进相关技术的发展,并保持与巴基斯坦空军的接触。经过一系列协商,中巴双方于1999年6月28日正式签约共同开发“超七”项目,双方决定按照50%对50%的比例共同投资研制一种新型轻型战斗机,并由中国帮助巴基斯坦建立起其自己的航空制造业。重生的“超七”被赋予了一个更响亮的名字——“枭龙”。

2003年8月25日,“枭龙”01架原型机首飞成功。2007年3月,首批“枭龙”飞机交付巴基斯坦空军。目前,巴方已具备了飞机的总装、试飞和零部件生产的能力。从1999年到现在,“枭龙”项目已经走过了12个年头,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研制发展阶段。该阶段始于1999年,到现在已经基本结束。其间,“枭龙”先后完成了非制导武器的分离试验,非制导武器命中精度的靶试等重大节点。

第二阶段是小批量生产阶段。2006年年底,中巴双方签订了8架“枭龙”战斗机的小批量生产合同;2007年中方交付了首批2架飞机,其余6架于2008年3月份前完成交付。

作为研制期间领先交付用户的小批量生产型,8架“枭龙”在巴方使用期间保持了约70%的完好率,这对于一种新机型来说可谓难能可贵。领先交付的目的是为了让飞机在试用期间尽可能的暴露出可靠性、维护性、零部件质量、设计缺陷等方面的问题,从而使这些问题能够在批生产阶段得以解决。

第三阶段是批生产阶段。2009年3月7日,中国和巴基斯坦在巴首都***堡签署了“枭龙”战斗机批生产一揽子合同。合同内容包括三个方面:第一,自2009年至2012年,中方将向巴基斯坦空军交付42架“枭龙”;第二,中巴双方合作进行“枭龙”机体的生产,其中40架在巴基斯坦进行总装和试飞,总装工作由巴基斯坦航空联合体(PAC)承担;第三,中巴双方合作生产四项航电设备。

来自“黑豹”中队

本次参加迪拜航展的3架“枭龙”战斗机全部来自巴基斯坦空军第16战斗机中队,即“黑豹”中队。第16战斗机中队是继第26战斗机中队“黑蜘蛛”中队之后,巴基斯坦空军第二支装备“枭龙”战斗机的中队。该中队之前装备的同样是来自中国制造的强5攻击机。

巴基斯坦空军的展示区在静展区的中间位置,用于静展的“枭龙”战斗机正对着开幕式的主席台。编号11-130的这架“枭龙”战斗机,垂尾上的一只黑豹图案以及Black Panthers的英文,宣告了它所隶属的部队,其机翼下挂载的副油箱上,同样涂有黑豹图案。

在该机的两侧,展示了“枭龙”战斗机的全套武器系统,以及为期配备的吊舱系统。其主要的空战武器包括最新型的PL-5EⅡ格斗导弹,以及SD-10A超视距拦截导弹;用于空地/面作战的武器系统主要包括LS-6增程型滑翔制导炸弹和LT-2激光制导炸弹,其中LS-6的最大射程可以达到60千米。除此之外,“枭龙”飞机还展出了为其配备的WMD-7型全天候目标指示吊舱,该吊舱在2009年范保罗航展上首次对外展出。

中巴联手推介“枭龙”

作为中巴双方联合研制、面向国际市场的一款轻型多任务战斗机,“枭龙”战斗机的目标不仅仅是赢得巴基斯坦空军的订单,而是要争夺更多的国际订单。在迪拜航展开幕当天的下午,中航工业与巴基斯坦空军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各国媒体介绍“枭龙”战斗机的研制情况、在巴基斯坦空军的训练和使用情况,以及未来的性能改进等。

在新闻发布会上,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苏莱曼上将对“枭龙”战斗机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认为该机完全能够完成目前第三代主力战斗机所能胜任的作战任务,而其最大的优点则是质优价廉,可以满足巴基斯坦大量装备的要求。来自巴基斯坦第26战斗机中队的飞行员则讲述了“枭龙”战斗机在该中队的服役情况。该中队是巴基斯坦空军的第一个装备“枭龙”的作战部队,其承担着三个方面的主要任务,一是巴基斯坦航空联合体组装的“枭龙”战斗机的出厂试飞,二是为其他作战部队培训“枭龙”战斗机飞行员,三是日常的防空作战任务。所以,该中队的“枭龙”战斗机训练飞行强度非常大,在日常的训练中,该机充分展示了高可靠性、可维护性以及高出勤率。目前,第26中队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作战能力,该中队的“枭龙”战斗机先后完成了空空格斗导弹发射试验,中距拦射导弹打靶试验,以及227千克级和908千克级常规炸弹对地攻击试验等。

作为“枭龙”的总设计师,中航工业副总工程师杨伟重点介绍了该机下一阶段的改进升级情况。杨伟在发布会上告诉媒体,“性能始终是飞机设计中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价格再低,性能不好、战斗力不高的产品是不会有人买的。”“枭龙”战斗机的下一阶段改进目标,主要围绕着提高飞机的战场感知能力,增大飞机的航程和载弹量,进而提高整机全寿命周期的效费比而展开的。未来还将推出双座型“枭龙”, 增强先进数据链以及电子战能力,挂载新型制导武器,并为该机整合空中加油能力。

关于“枭龙”航电系统的改进,主要集中在雷达和传感器、电子战,以及数据链方面。受机体尺寸限制,“枭龙”目前具备简单的数据链功能,

电子战设备的种类也比较少(包括雷达告警装置和自我保护吊舱等)。未来的作战环境对航电设备的要求将越来越高,随着我国航电研发制造能力的发展,相关设备在性能提升的同时还将实现小型化,从而可以使“枭龙”航电设备水平得到显著提升。

目前“枭龙”配装的发动机的推力为81.3千牛,中方正在与供应商开展合作,目标是将发动机推力进一步提升。“枭龙”目前采用的是“新飞机+成熟发动机”的组合,有利于缩短飞机研制周期;未来“枭龙”发展成熟后,如果有了合适的国产发动机,也可选择安装,到时候“成熟飞机+新发动机”的组合也更容易让客户接受。目前“枭龙”的外挂能力是3.6吨,下一步计划提升到5~6吨,从而使其作战能力大为提升。具体手段除了发动机增推外,还包括机翼结构和起落架的加强,以及其他一系列的改进。

而关于双座型的发展,除了用于培训飞行员之外,随着“枭龙”未来实现载荷能力的提升,可以承担更多的对地攻击任务,尤其是在夜间对地面目标实施精确打击,一个飞行员的精力是不够的,需要增加专门的武器操作员。

目前,在亚洲、非洲和拉美等地区,许多国家装备的米格-21、歼7、“幻影”Ⅲ等战斗机已经临近退役,急需采购新的战斗机。欧美战斗机虽然性能更高,但是高昂的单价以及所附加的苛刻条件往往让这些国家望而却步,这也为“枭龙”拓展国际市场提供了契机。此外,随着美国F-35战斗机服役并逐渐推向国际市场,必将有大量的二手F-16战斗机被抛向国际市场,这也对“枭龙”的外销产生了巨大压力。据中航技总裁马志平在发布会上向媒体介绍,“枭龙”战斗机具有很高的性价比,对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都是不错的选择,所以在未来的10年内,有能力拿到300~500架的订单。目前,有很多国家都在考察“枭龙”战斗机,有的国家已经提出要对该机进行考察试飞。

后记

作为中航工业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主力外贸机型, “枭龙”项目给中国航空工业的军贸模式和军用飞机的发展模式都带来了质的变化。“枭龙”飞机的研制有非常强的针对性,其战技指标完全是巴基斯坦空军根据其作战需求给出的。以前歼6、强5和歼7在出口前已经被中国空军装备,它们的出口属于“有什么卖什么”的模式,而“枭龙”项目则是“客户需要什么,我们才设计、生产、销售什么”的模式,实现了军贸模式的创新。

截至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军用飞机发展项目都要依赖国家的资金,所以被称为政府项目,而很少有由企业自主投资的项目。“枭龙”则是由中航工业及其下属单位自己出资,并引入客户投资,中巴双方平股合作的一个项目,实现了军用飞机发展模式的创新。(梁剑)

本文内容于 2011/12/6 16:17:03 被战场雄鹰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