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越作战纪事之一]

对越作战纪事

——纪念对越自卫还击战胜利33周年

雷池渔夫

[内容概要]

尘封的岁月,难忘的历史。发生在33年前的那场战争,始终让人魂萦梦绕、缠绕心际。笔者以切身经历和感受,用朴实的笔调,再现了30多年前那悲惨激烈的战场,讴歌了中国军人大无畏的英雄气慨,记述了战场岁月的艰难险境,弘扬了战友之间的纯真情谊,痛斥了越南当局的背信弃义。字里行间充满对祖国的忠诚,对英雄的崇敬,对战友的真情和对母亲的热爱,也坦诚地表露了自己在特殊环境下的矛盾心迹,以坦然的心态,毅然决然地走上战场。

全文共分八个章节(因篇幅所限,只能分八次连载献给读者),“战友的情谊”和“幸运的我们”是文章的亮点,亦是笔者身处险境、体现人生价值的闪光点。与此同时,一个有情有义,有血有肉,鲜活、纯真的战士形象跃然纸上,值得一读。

本文结构合理、词句精炼、语言幽默、情感丰富、可读性强。热忱欢迎新老战友、社会同仁莅临浏览,提出意见,留下尊言。

[正文]

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战火已熄灭33年了,虽然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隆隆的炮声已离我们远去,战争的记忆早已在人们心中淡忘。作为那场战争的亲历者,当年战场上那一幅幅画面仍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始终让我铭记在心,难以忘怀。

凝重的心结

1978年12月8日,我们(43军127师380团卫生队)接到团首长传达的中央军委命令: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随时作好赴越作战的准备。我与我的战友们一样,心情激动,感触万分:作为一名革命军人、热血青年,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在祖国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为了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去勇敢战斗,在战斗中实现人生的自我价值。这是我的荣幸,更是我的光荣。就是在这种精神激励下,使我在战前准备过程中,始终保持旺盛的革命斗志,心情十分平静,心态犹为坦然。

经过十多天的紧张准备,我团于12月24日分乘3个专列,在河南省渑池县火车站登车,经过3天4夜的行程,于28日到达目的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县江洲公社。中途除了在蒲圻、冷水滩、黎塘等兵站下车吃饭外,是不能随意下车的。

在江洲,我们被安排在一个偏远的小村庄扎营。之所以说偏远,是因为它不但离集镇远,而且出入村庄只有东西方向的两条羊肠小道通往外面的世界。村庄北面是高山,南面则是河流,村庄里的房屋不但低矮而且窄小。我们卫生队36人,加上战前扩编的救护排42人,被安置在6户房屋相对宽敞的农户家中打地铺住下,预留一间较为干净的房子作为手术室。

一切安顿停当后,部队随即进入紧张的战前练兵。主要是针对在越南丛林作战的特点,苦练战术、技术本领,预防和处置热带虫、蛇的袭击。卫生队则着重演练战场紧急救护和战场生存自卫。在40多天的战前训练中,指战员们深知“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道理,战训热情空前高涨,战斗技能日渐提高。

战时部队是有严密纪律的。中央军委的作战命令下达后,部队规定几个不准,其中不准向家人写信。对此我有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写信告知我眼前的处境,不但违反军人保密条例,还会引起家人的担惊、恐慌;不写信又会带来亲人的挂念、猜疑。最后,我理智地决定:信照写,但不告知实情。就这样,我心情轻松地按部队要求做好了战前准备:打好了包裹,留下了遗言,剃了光头,在领章背面和上衣口袋标写了部别、姓名、血型。一切准备停当后,我尽可能地享受这“最后”的生活:尽兴地饮酒,尽情地花钱,不将钱留给亲人,为的是万一“光荣”了,也好减轻他们对我的思念之情。

40多天的战前练兵很快过去了。正当人们还沉浸在新春佳节的欢乐之中,中央军委的作战命令下达了。部队于1979年2月13日早晨8时,正式启程向战区开进,我带着战时需要的武器装备和生活用品出发了。我清楚地记得,伴随着我开赴战场的有:木把56式冲锋枪1支,步机弹280发,手榴弹4枚,水壶1个,雨衣1件,防毒面具1个,挎包1个。挎包里装有常用药1盒(这是统一配发的,内有蛇药),防蚊油1瓶,防化用的自动注射液(号称“救命针”)1支,1∶100000的越北军事地图2份,五用军用指北针1个等。还有之前学会的“尼斯灭斯塔”、“扎木诺依”等战场军事用语。

从驻地出发那天,再次重现了部队离开渑池那既揪心、又动人的场面:全村几乎所有人都站在道路两旁,以期待、关切、留恋的心情,久久地目送我们远去。而我和我的战友们在此刻也同样有着更为凝重的心结,这种心结待我们达到宁明县峙浪公社林场时,已达到极致。

离开那思绪不定、战训紧张、生活放荡的小村庄,我看的出,我的战友们与我的心情完全一样:与其说这是走向战场,不如说这是走近死亡。死亡对我来说不足惜,惜之的是年纪轻轻就这样“走了”会留有太多的遗憾:没做真男人,是没有对家庭负起责任;不能赡养我病魔缠身的母亲,是没有尽到孝心,使我惭愧有加;更加挂念的是我那尚未成年、懵懂无知的弟妹!想到这,我的心真的碎了!

最终,是“忠孝不能两全”的古训,结束了我那紊乱的思绪和无尽的思念。

战后,一首《再见吧,妈妈》的歌曲,把我们即将奔赴战场的战士这种心结表露得淋漓尽致。

我们出发时,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走着想着,天老爷不知是有意考验我们这些初次参战军人的意志,还是同情我们这些年青人的心思而加重当时的沉闷气氛?刚才还好好的天,怎么说变就变,霎时狂风暴雨、电闪雷鸣,鸡蛋般大的冰雹打在头上、腿上着实有几分疼痛。为了不影响行军,我们穿好雨衣,扎起裤腿,将挎包顶在头上,只是没法顾上小腿。

部队沿着南宁至凭祥公路行进着,到达宁明县后,转向宁明至爱店简易公路。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少路,我们来到了设在路边的边防检查站,这才知道我们进入了边防线,离越南已经不远了。当晚我们就在路边的养路段里宿营。

第二天天刚亮,我们在养路段吃过早饭,继续向战区开进。没走多远,来到了峙浪林场,公路右边小山坡上的一幕让我们傻眼了:一排排、一廊廊的墓坑已经掘好,长约2米、直径约15公分的圆木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地面。此情此景,我们心肌紧缩,神情木讷,无言相觑,沮丧至极。我默默地问自己,也似在问战友: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归宿?!

凝重的心结到此时已达到巅峰,不过在这之前,也曾出现过。那是我们从河南到广西途中,列车在进入汉口江岸车站之前的事:

“快醒醒,快醒醒,黄埔兵站快到了,大家抓紧洗漱,准备下车吃饭”。大清早的,队长唐芳的喊叫声把我们从梦中惊醒。听说到了湖北,湖北籍的战友们不约而同地奔向车门张望。由于思亲心切,随县、汉川、沔阳的战友奔向西门,鄂城、黄陂、新州的战友奔向东门,满含深情地眺望远方,泪水早已布满了眼眶:在这生离死别的瞬间,多么希望见亲人“最后”一面啊!列车驶过滠口站后,眼前的情景同样让我们惊呆了:只见铁路两旁的路基上,有许多带着铺盖的亲人们,冒着严寒在道肩露宿,早早地在这里等待着自己即将奔赴前线的亲人。这样的场景延展数里,绵绵不断,直至汉口江岸车站外。见此情景,我们的心似被沉闷阴霾所笼罩,纷纷飘落的雪花更加渲染了这种悲凉气氛。我不由得发出心底的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