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旅生涯(三)

赴 金 平 参 战

1979年元月10日,星期三,绿春的气候是阴转晴,早餐后,告别战友,我驾驶摩托车穿过层层浓雾离开了战斗两年的绿春。离开的一瞬,心里很难过,绿春,美丽的春城,将永远铭记在我心中。再见了,绿春!再见了,我朝夕相处的战友!车到三连生产基地,我停车看望老乡韩永康,他问我到哪去,我说我调金平了,他说哪可是前线,我说军人必须服从命令。在哪里说了半个小时的家常。我又继续开车上路。一路上看不尽的山川河流,无尽的情丝一次一次地涌上心头。爬完一段坡后,车开始无力,不断熄火,故障怎么也排不除,我不得不两次将摩托车拆开检查,后来还是无意中发现,原来是早上发动时将气门关上,导至无力熄火。由于在路上修车浪费了时间,下午6点才到达建水。建水是一片金黄色的原野,人群川流不息,更显美丽富饶。在建水我到武装部去找接兵时的李排长,他带我玩遍了建水城。第二天早上7点,我由建水出发到个旧,沿途一队一队军车在行驶,看他们的心情,也是想早一点到达战斗的前方。10点到了个旧,个旧是有名的锡都,红河州首府,此时的个旧,大批部队在这里休整,满街都是兵,个个荷枪实弹,一派战时的景象。我到独立营找到刘大勋,给车子加满油,住在他们招待所。第二天早上7点,我离开个旧,刺骨的寒风,吹得人发抖,边走边打听,车到卡房见路边一家餐馆的门前有一炉煤火,才停车暖和一下。沿途到处都是部队,车队一个接一个,也在急匆匆地往前线赶,那急驰的车辆、那新鲜的武器装备、那人脸上和平时不一样的表情,都说明了这场战争是不可避免了。车到金平,公路边的猫儿洞一个接一个。问了五六个站岗的哨兵,才打听到我要去的三五五四九部队。1点钟我到团部军务股报到后,即到警通连报到。部队正在午休,哨兵带我找到值班的晏副指导员,晏副指导员问我吃饭没有,我说还没,即带我到吹事班吃饭。午休起床,到通信班,原来我的教练杨家学也早我到来当班长。行装还未铺好,连长过来说:新同志,要辛苦你出车,我即送信到那发一连,开始了我的战时执勤。

通信班,除班长和我是通信兵出身外,都来自省军区独立团步兵班,有2个新兵,通信工具是我开来的唯一一辆摩托车。战后又配备一辆,四匹战马。

战 前 执 勤

从到金平的当天下午起,我就开始了紧张的战前执勤,可以说战前其他同志比较轻松,任务就是战前训练5公里、10公里越野长跑,山地射击。而我是不分白天黑夜出勤,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好在哪时是20几岁的小伙。记得整个战前训练我只参加了一次5公里越野、一次山地实弹射击,一次戴防毒面具测式。忙得连必须的血型化验都没做。特别是在2月5号左右我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后来和作战股的参谋到猛拉知青18团联系迫炮连配属行动时,已经深夜12点,我实在困得不行,在过猛拉河时,河水太深,又是晚上,不好选路,加大油门几次都没冲过,这时知青18团的小车从此经过,我拦车让作战参谋进去。参谋要我把冲锋枪换给他,我说来时我就说过,到边境执勤,换成冲锋枪,你闲累赘,我一个人在这五山之中,你就不怕我被越南特工抓俘。参谋走后,我将摩托车开上岸到军区独立师驻守猛拉河班的临时营地,他们全也休息,两个哨兵,一明一暗。我将摩托车推进他们账棚后的橡胶林,打开边轮后备厢,怀抱冲锋枪,倒下就进入梦乡。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吵闹声将我惊醒,一听是好多人在找我。原来是参谋回来不见我,着急,我原本是不想影响他们休息,结果是将他们折腾得个个都起来找我。回到连队也是2月8号下午6点钟。至此结束了我战前的通信执勤。2月9号我们就离开营地进入了阵地。

进 入 阵 地

2月8日晚,团里通知,个人的物品打包写上姓名、家庭住址交连队统一保管。每个人在自己的领章背面写上自己的姓名、部队番号,血型。2月9日早上五号首长、团参谋长作动员后,10点我们即分乘三辆大货车开赴自卫反击战的593阵地。我们警通连住在半山腰的坑道里。坑道是援越抗美时修建的。到那发公社下车时,天下着瓢泼大雨。我们冒雨从山下往山上搬了两次东西。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干的。民兵炮连也在往山上搬运炮弹。班长外出执行任务,没有进入阵地。由于内穿卫生衣,加之又住在即霉臭又潮湿的坑道里,身上的衣服干完也是两天的事。住在坑道里,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见,只有潮湿腐烂的味道和蚊虫翁翁的叫声,根本不知外面的世界,仿佛与世隔绝一般。忽然,连长对我说,你回金平把摩托车开来,杨班长要去修车,我迅速背上杨班长的背包和枪支,出坑道才知也是2月10日早上9点过了,和司务长下山回到双金桥三公里处,杨班长也将摩托车开来。下午4点过回到坑道才听说司务员不遵守战场纪律,私自出坑道,踩响了我方埋的地雷,负了重伤。自从进入阵地两天来,天都时时在下雨,由于在潮湿的坑道里住了两晚,身上又是湿衣服,2月11号早上起来,双腿无力,只好悄悄对班长说,尽管当天是晴空万里,太阳高照,我也只好在坑道里站了一天岗。坑道里站岗,人在坑道里怀抱钢枪坐着,坑道外布满了地雷。2月12日,全班外出熟悉地形、熟悉各部队的位置。由593阵地出发,到31师师部回来。2月13日,作训股长、通信股长给我交待任务,送信到一营、三营、31师作训科,班长安排曹文云与我一道前往。从593阵地下来开上车,经白石岩到各部队。白石岩本来就没有路,是沿乡村小道临时开辟的战时路。地势险要不说,好多地方只有车宽,加之人来车往,天又下雨,稀泥有一尺多深。车上就只能上,下就只能下,好几个地方都是把车推上去的。2月14号送报话机到八道班找十一军修理所维修。2月15日送信到三营。2月16号,星期五,班长带全班的同志到指挥部去了,由我带新兵曹文云作预备队留守坑道。估计战斗要打响了。进入阵地八天来。只是通报兄弟部队在板岔河打了一仗,消灭敌人20多名,我方牺牲一名班长,两人负伤。晚饭后7点,要求我4个小时之内完成送信到31师高炮营。我将急信交曹文云同志,交待他行进路线,如遇危险,我掩护,他务别把信送到。我们一前一后相隔30米前行。到高炮营阵地,什么也不见,只有路边一个哨兵,由于他是新兵才入伍一个多月,没有经验,我给他发信号叫他等一会,他都不管,只顾往前走,我与哨兵搞清后,追上去喊他回来,哨兵带我们走过大约100米的伪装小道,到指挥所,把信交给一号首长,他看完信后下令立即进入阵地。我说首长,你还要给我回信,他说:哦!我忘了,随即在信封上签上收到的时间和姓名交我带回。我一出指挥所,一门门火炮去掉伪装展现在眼前。回到住地,我们只用了40分钟完成任务。晚上再次传达学习战场上的注意事项。11时政委在电话中对全团作战前动员。并通知凌晨4点吃饭。动员后我用红塔山烟纸写了入党申请书。

当时我边防团在金平参战,负责正面之敌,打开大门,向封土县城和莱州省会前进。主战部队有一连、三连、九连。其余都是团营机关,后勤保障。四连在十里村住守。一连主攻桥头、板兰贡、658高地,三连为穿插部队,负责阻击桥头、板兰贡、658高地溃退之敌。九连主攻855高地。配属我团作战的有31师高炮营,猛拉知青18团民兵60迫炮连。31师91团92团作为纵深战斗部队。军区独立师从猛拉方向打开大门,向封土县城和莱州省会前进。两路大军齐头并进。

参 战 日 记

2月17日凌晨6.50,万炮齐呜,等待已久的战斗终于打响。仍然由我带新兵曹文云作预备队留守坑道。九连在战斗打响前即运动到855阵地前沿,没有要炮火准备,一打响就发起冲击,敌人还在睡梦中,十分钟就击溃一个守卫连,攻战855高地。一连在10分钟的炮火准备后发起冲击,除尖兵班冲过友谊桥占领桥头外,大部队被桥头左侧高地的火力压在友谊桥上动弹不得。尖兵班乔胜清冲在最前面,冲过桥头在向左侧高地冲击时,黎明前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他的脸上突然感觉到有地雷的拌线,他迅速停止不动,顺线摸到地雷排除。这样他边向高地爬进,边用脸部探雷,30来米的高地,共排除16颗地雷,爬到高地战壕前沿,敌人的机枪正在他头顶吐着火蛇,他和战友跃进战壕一阵狂扫,攻战了桥头高地和营房。为大部队冲过桥头继续向板兰贡,658高地发起冲击赢得了时间。乔胜清被中央军委授予开路英雄称号。8点一连三连攻下越军团部板兰贡。前指跟进到越方桥头阵地。在架设电话线时,警卫员拌响连环地雷,整个前指全部瘫痪。一连在向658高地发起冲击时,在板兰贡通向658的战壕越军特意有5米未连通,必须跃过这5米,才有地形地物可用。这5米被越军658上0号小高地暗保里的高射机枪封锁。我们称为死亡线,很多战友伤亡在这里,一连伤亡惨重。三连穿插还没到冲击出发阵地,即被越军658高地上的机枪打散,各自为战。配属我团参战的迫击炮,根本拿越军的工事无法,并且炮弹在不到两小时就打完。在正面强攻658不下时,团部命令一连从855高地往下进攻658,但在855和658交界的鞍型部位,遭到658高地的阻击。伤亡过半。9时一连三连要求增援,警卫排全部前去增援。我扛上一箱指弹跑出坑道,碰上连长,他大吼一声,你到哪里去,我说增援,他说哪个喊你去的,给我回去待命。时隔一小时,前方又再次要求增援,团里已无兵可派,团长下令除作训股、通信股留股长和一个参谋外,全部换成冲锋枪前去增援。我又扛上一箱指弹跑出坑道,碰上通信股邓股长,他说:谁叫你去,你是唯一的预备队,你没见战场已到白热化,一旦通信中断就全靠你,好好回去待命,在乱跑,我就要执行战场纪律。开战不到4个小时,我团三个主战连队,一连收拢兵力40多人,三连30多人,九连60多人,伤亡过半。正当我团与越军成胶着白热化之时,独立师从猛拉不但打开大门,已经推进10多里。中午12时,军区命令独立师从猛拉用重炮支援我军,下午7时,在31师一个连的支持下,三连仅剩的30几个人又在指导员的带领下发起偷袭,刚模到658高地的战壕边,指导员踩响地雷,炸成两节,地雷一响,31师的兄弟迅速后撤,我团三连也只好从658撤了下来。指导员的遗体都是18号攻下658后才抬下来。晚上连长带着我们六个预备队员为团指担任警戒。凌晨4点越军开始向我炮击,持续两个多小时,但炮弹都是无目的的乱飞。前沿适时传来双方对射的枪声。18日,31师派出两个连,所有重炮配合我团攻打658高地。我团参谋长亲临前线指挥。炮火50米、50米延伸,步兵50米、50米前进,经四个小时苦战,终于于中午12时全面攻克658高地,我军未伤1人。至此,我团打开大门的战斗全面结束。31师开始纵深战斗。我团打死越军70余名,俘虏7名,击溃越军一个营部,我之伤亡近400人,其中牺牲80多名。伤主要是地雷炸伤。由于我团主战部队在打开大门时伤亡过半,攻下658高地后即就地休整,随31师跟进,保障31师后方安全,等待补充兵员。

2月20日,连长带着我们6人过友谊桥,经桥头阵地、板兰贡到658和855高地维护通信线路。早上去的时候,还在打扫战场,战壕里到处都是被烧焦和残缺不全的越军尸体。尸体大都只穿一条短裤。满山遍野到处都是枪支和激战后留下的弹壳。小路上到处都是31师纵深战斗士兵轻装前进丢弃的物品。一过友谊桥,草丛中到处都是越军埋设的地雷。只能从部队排了雷走过的地方经过。由于公路上还在排雷,纵深战斗的士兵一队队从658、855高地翻山而过。士兵过后,是一队队支前的民工。越军特工不赶袭击部队,但时常袭击民工,以至后来,支前民工都派兵保护。晚上回来后,我到团指挥部值班,直到反击战结束。

2月21日,团指推进至我方一侧那发一连营地。下午送信到后勤和卫生队。22日早上修建防空洞。各连队休整、总结、评功评奖,下午4时,指导员宣布我和梁永龙等11名同志为中共党员。2月23日140野战医院搬到那发连队和我们成了邻居。只见伤员一车一车送下来。2月24日,送信到三营和民兵迫炮连。在到三营途中,走到板兰贡6号高地,三营通信排长熊宏伟到团部送信,我们互相交换信件后各自返回。2月25日在通信股值班接听电话,到一营送信。2月26日与司参谋到十里村与地方联系解决四连的有线通讯。十里村山脚下是越南西落楼特工队据点。17日四连打掉了这个据点撤回,越军又回来正在构筑工事,这里只有我团一个连驻守。同天从济南部队抽调老兵为我团补充170多人,从贵州都匀补训团补充新兵180多人,我班补充一个济南老兵和两个新兵。2月27日开摩托送通信股邓股长司参谋到巴山山口31师联系工作,公路上留下排雷后的一个又一个土坑,途经金竹中云越友谊桥,金竹中山口成口袋形,易守难攻,尸体腐烂的臭味随风四散,给人一种发呕的感觉。从金竹中一直上坡到巴山山口。我刚上坡,在我刚过的地方,支前民工的马踩响了排漏的地雷,碎片从四周飞过。到巴山山口,股长和参谋下车上山,我开车到封土县城转了一圈,封土县城已经拿下,四周山上正在围剿残敌。越军零星的咆火不时还向城内开炮。2月28日,送口令到各部队。3月1日送信到一营、后勤、民兵迫炮连,迫炮连。3月2日送信到一营、后勤、卫生队。3月3日随团指推进到越南板兰贡营房。越军板兰贡营房周围,到处都是越军构筑的明碉暗堡、战壕、交通壕。除人走过的地方,禁止走动,草丛中不时还见西爪大小的地雷。白天就有两个同志乱走,踩雷牺牲。3月4日回金平修摩托车。3月5日随全团班以上干部到越南莱州省外围看地形。当天中国向世界宣告在越南撤军。3月6日7日在指挥部值班室接听电话。3月8日送通信股参谋到巴山山口31师师部和工兵营联系回撤工作。3月9日部队开始回撤,一队队兄弟部队从我们住地下经友谊桥回国,他们一到友谊桥,一个个跳起来高呼万岁!3月10日我团班师回国,八一电影制片厂在中越友谊桥上拍摄凯旋的镜头。我们一过友谊桥,31师工兵营即将中越友谊桥越方一侧炸掉。回撤后随团指住在八道班。3月15日由八道班撤回金平住地。来到小河沟,金平县各族人民榙起高大的凯旋门,彩旗纷飞,人潮如海,傣家姑娘跳起孔雀舞,苗家小伙吹响喜庆的胡芦筀,夹道欢迎征战凯旋归来的将士。我开着摩托车缓缓通过那人流的渠道,回到营房。结束了征战的生涯。

金平烈士陵园

金平烈士陵园在金平县城西北1公里处。建有革命烈士纪念塔、纪念亭、水池等,在纪念亭内竖立有烈士芳名碑。

1979年自卫反击战前由于对伤亡估计不足,2月17日开战后,大批伤亡人员下来,无法安埋,金平县动员所有机关干部到烈士陵园挖井。以至我们凯旋回来时还有很多空井。我的老乡战友陈开举就长氓在青山环抱的金平烈士陵园。反击战后1979年2月开始,增建了用大理石做的英雄纪念碑和亭子。纪念碑正面刻有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阵亡烈士永垂不朽的金色大字,背面有墓志铭。亭子前面墙上有叶剑英、邓小平等国家领导人的题词。

老乡:陈开举、司永忠

陈开举,司永忠,与我一道入伍的老乡。两人分在绿春二甫一连,自卫反击战前组建边防14团时,陈开举按建制抽调金平三营三连,在金平参战 。司永忠调蒙自分区侦察班,在河口参战。陈开举17日在攻打658高地时,在团警卫排增援一连后,与一连向658冲击,过死亡线5米时牺牲。据当时生还的警卫排战士讲,警卫排长第三个过死亡线,刚一跃起就中弹牺牲。陈开举是第六个过死亡线,他跃到死亡线上,越军高机的第一个点射并没打中他,但将他打蒙,在死亡线上左右看、不前进也不隐蔽,导致越军第二个点射打中,当场牺牲。长氓金平烈士陵园。司永忠在河口深入敌后,作为尖兵,与越军遭遇,双方同时开火,当场牺牲。

参 战 心 德

在整个对越反击战中,由于我们团刚组建,单兵素质差,士兵来自不同的部队,训练差异大,专业不对口。装备差,装备只有火箭筒、轻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炮是60迫击炮,82无后座力炮,没有重炮,对越军的明碉暗堡简直无法。装备的火焰喷射器无人会用,锁在仓库,战后才派人学使用。而越军各个山头都有几挺高射机枪,平射可以封锁好几千米的范围,再就是越军漫山遍野的地雷对我伤亡大,真正被越军枪伤炮伤的少。如我团三连未到冲击出发阵地就被越军高机打散,各自为战。战后上级总结经验教训,为我们边防团配备炮营,加浓炮、大口径160迫击炮、火箭炮。连队配备重机枪、高射机枪。之后我在部队的一年多,只有我打的份,没有越还手之力,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经常是打得越军鸡犬不宁。

前进、英勇的通信兵

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我们英勇的通信兵,涉溪河,过险桥,翻高山,穿密林,在弹坑上飞越,在烈火中穿行,头上子弹在飞啸;身后炮弹在轰鸣。我们的耳际,响着前线战友的呼唤;我们的心里,燃烧着对越军的仇恨,我们的两眼牢盯着战斗的前方,我们的双手紧抓着胜利的每一步里程,我们的脑际,回响着首长的命令。为了边缰的安宁,用我们的热血和生命,把钢铁流水般的通信线筑成。看着首长的命令,正化着胜利的礼花,车轮下的辙印,正向前后方传递着胜利的喜讯,前进 !向着战斗的前方,前进!我们英勇的通信兵。

夜渡腾条河

金平中越友谊桥下的界河叫腾条河

峡谷的丛林间,凝云缠绕,丛林的峡谷里,河水滔滔;亲爱的祖国拍着战士的肩头,渡过去,惩罚那凶残狡猾的强盗。寂静的黑夜里,只听见翠竹爆长,只听见声声虫鸣蛙叫;夜凉如水,浪尖上星光闪闪,却有团团怒火在胸中燃烧。冲锋舟划过去了,橡皮舟划过去了。划过去了我生死与共的战友,我忠诚的伙伴,指弹、炸药、火炮、刺刀。腾条河啊,今夜不是你波涛漫溢,是敌人激怒的号角,冲决了河槽。生我养我的祖国,再见,我只等这一天,用血肉为你报效。待他日归来,重渡腾条河,将带给你无数的鲜花,战斗的捷报。

重 见 老 首 长

班师回国,撤回金平后,总政歌舞团,昆明军区慰问团先后来金平慰问参战部队。团部召开庆功大会,我的老首长杨家禄带绿春营的干部战士来参加表彰会,会中他到连队来看我,回去后他找分区说我是借调来的,要我回绿春,团通信股坚决不放,并要将我直接调通信股,连队又不放,不久,分区电话找我,询问我在绿春的几笔帐单,我说我没有什么账单,要我接管理员的工作,还没接我就到金平来参战了。至于盖有我私章的事我不知道。

家 信

上世纪70年代,通讯极不发达,与家人的联系主要是十天半月的书信。79年班师回国后,部队总结、评功评奖,不识文化的吹事员都被安排上军校,而我仍然是今天东,明天西的外出执勤,心里很不平,除回国的当天给家里写了报平安的家书后,两个月没有给家里写信,家里很不安,父亲在5月的一天给我发来电报,询问平安否,如不回信,他将到部队探个究竟。收到电报后,我才知道父母的担心,当天即给父母回了平安勿挂四个字的电报,之后在部队的两年,无论战备执勤多忙,我都每半月给家报一次平安。

回 家 探 亲

岁月沧沧,如梦般的青春年华在军营、在战斗的前线,一转眼就过去了三年,三年的部队生涯,早已把我历练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三年,远离家乡,远离父母,远离亲朋好友..独自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在保卫边缰的前线,忍受了多少寂寞和孤独,多少个睡不着做梦梦到家的夜晚,多少个寒来暑往,多少个十五月儿圆,我想念着永远不停操劳的父母亲,想念着家乡蓝蓝的天,绿绿的草,回家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已经变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迫切。80年春节前,1月23日连队批准我回家探亲15天,白天买好金平到个旧的车票,晚上没怎么睡着,想着回家的情景,凌晨4点当战友们还在美梦中时,我提上包出营房,迎着满天的星斗,踏上离别三年故乡的归途,到金平车站。下午2点到个旧,同行的有老乡苏平、家住秦皇岛的战友刘菠萝。25日由个旧到开远,晚上从开远乘小火车,26日早上到昆明北站。本来相约,到昆明后我们先送刘菠萝到省军区通信队找他的战友,他送我们到昆明南站。到省军区通信队刘菠萝不愿送我们,我和苏平到火车站买到28日晚上10点到贵阳的车票,住在车站向阳旅社。27日我们到省军区找到苏平同年当兵的老乡,外号大头。他带我们游览了大观楼公园,园通山动物园。28日白天我们又游览了西山、太华寺、华享寺。晚上离开昆明,29日中午到贵阳。住在云岩旅社,与一个安徽出差的公安住一起。30日早上一起来,眼前是一片白色的世界,整个贵阳山城漫天大雪。客车在漫天雪花飞舞中开出贵阳山城,经黔西到卫河时,黔西的救护车与一大车相撞,等了几个小时交警都未到,经与肇事双方商量,我们合力将大车车厢移动一米多,班车才得以通过。到金沙也是晚上八点过,金沙也是满天大雪。当晚住在战友苏平家,苏平的父母很热情,拿烟倒茶,给我们下面条。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到车站买票,当时金沙到石场是隔天开一班车。2月1号我离开苏平家坐班车中午1点到烂坝下车,历时8天,我终于踏上了家乡的土地,挑着一担当时贵州罕见的香焦、菠萝等云南的特产回家。只有两个弟弟在家,母亲到石场街上供销社父亲哪里去了。下午我到石场,当我出现在父母亲面前时,他们都是一惊。母亲忙着给我张罗吃的,煮了一碗我最爱吃的鸡蛋面条。印像中,爸爸妈妈应该变老了,可是事实相反,看起来挺年轻的。亲人最大的变化就是,两个姐姐也结婚出嫁,两个弟弟也长得有我高。晚上到医院看望了我大姐。第二天父母亲和我回到烂坝果松坝的家。左邻右舍听说我回来,都来看我。他们给我讲家乡的变化,我给他们讲参战的往事。我大孃听说我回来,也专程从柿花苗沟赶来看我。在我家住了三天。探亲期间的串门,一是左邻右舍,二是拜访亲友:三是儿时的伙伴等。过完春节,我就准备归队,由于八0年的哪个春节,是天寒地冻,没有班车,到初四都我才踏上了归队的行程。

退伍回乡

眨眼之间,我在军营渡过了四个春秋,早餐后我紧握战友的双手久久不愿松开,任两行清泪慢慢爬过脸颊,洇湿绿色的军装。很想潇洒地挥挥手转身就走, 但心中的那份眷恋却怎么也表达不够,平常从不服输的兄弟,此刻只愿能够拥抱战友。不是儿女情长,而是因为我们曾经并肩战斗,生死与共,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话,把相聚的日子收藏,把响亮的口号带回家乡。此时四年的酸甜苦辣齐涌心头,昨天是酸,昨天是甜,昨天是苦,昨天是辣。脱下军装,铭记战友的嘱咐,告别无悔的昨天, 奔向新的战场, 我们坐在军车上,高唱军歌,告别战友,踏上了返乡的里程,在新的征程上再创辉煌!。  

本文内容于 2011/12/13 1:14:46 被722147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实战是最好的练兵,总结前者,要把参战官兵的优秀人员做种子,全方位培养使用政策化,特别是和平年代,难得的机会。

好帖子。现在90后就应该多吸收前辈们为祖国繁荣富强流血流汗的知识。别以为吃过KFC就不知天高地厚。别以为身上有纹身腰里别把砍刀就天下无敌。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楼主才是真正的男人,楼主就是中国最可爱的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