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太平洋战争之原子弹轰炸

太平洋战争之原子弹轰炸

太平洋战争之原子弹轰炸

太平洋战争之原子弹轰炸

太平洋战争之原子弹轰炸

(一)

1945年7月17日至8月2日,同盟国在德国柏林西南的波茨坦举行首脑会议,会议谈论了对德国战败后的善后问题,还讨论了对日作战问题,并于7月26日发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政府立即宣布所有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并重申了开罗宣言的精神,日本的主权只限于本州、九州、四国和北海道及其他小岛,日本强占中国的东北、台湾和澎湖列岛将归还中国。公告是以美、英、中三国共同宣言的形式发表的,苏联对日宣战后,也在公告上签字,最终成为美、英、中、苏四国共同宣言。

波茨坦公告实际上是对日本的最后通牒,公告最后严正警告日本、如不接受无条件投降将遭到迅速完全毁灭!这其实是美国将要投掷原子弹的暗示,但日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日本天皇和主和派认为可以接受媾和,但日本军方以没有说明天皇命运为由,拒绝接受,因此在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讨论时,媾和的建议没有通过。铃木首相公开表示日本政府对波茨坦公告的态度是“默杀”!,默杀一词从字面上理解意思是沉默地杀死,但在日语中实际是不置可否,或者不予评论的意思,而同盟国在翻译时产生了歧义,将这一关键词译为“拒绝”。

7月27日至8月1日,美军出动大批飞机在日本各大城市上空散发300万份波茨坦公告和150万份传单,但日本仍无任何接受公告的表示,于4月12日接替病逝的罗斯福就任美国总统的杜鲁门决定向日本投掷7月16日刚实验成功的威力巨大的原子弹。

早在1939年8月,在著名物理科学家爱因斯坦和罗斯福首席科学顾问亚历山大·萨克斯的坚持和说服下,美国总统罗斯福决定开始研制原子弹。

美国陆军部长史汀生奉命全权负责此项工作,他迅速支持成立了代号为“S—11”的特别委员会,进行原子弹研制的前期理论准备。

1941年11月,布希博士领导下的原子委员会脱离国防研究委员会,转归科学研究发展局,布希升任局长,他同时设立了计划署,准备进行实验基地和大规模生产工厂的建设。

二战爆发后,美国认识到了原子弹研制的紧迫性和必要性,于1941年12月6日即珍珠港事变前二天,美国正式开始了代号为“曼哈顿工程”的原子弹研制,将分散在陆、海军、各大学和各实验室的研制人员统一起来,罗斯福授予该项计划拥有高于一切的特别优先权。核实验和原子弹制造的原料则是比利时矿业联盟从非洲刚果开采的1140吨铀矿石。整个计划总投资达20亿美元,换算成九十年代币值的话,相当于260亿美元!

从1942年夏天起,美国陆军工程兵就开始在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东北的克林顿镇开始建造占地高达202平方千米的实验基地,保密代号为“橡树岭”,建造工程由工程兵建筑部副主任莱利斯·格罗夫斯准将负责,美国还在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附近的荒野上建造了原子弹实验室,由后来被誉为美国原子弹之父的著名物理学家罗伯特·奥本海默任研究主任。

“曼哈顿工程”从一开始规模就相当巨大,因为当时还不知道铀235三种分裂方式中哪一种最好,只得采取三种方式同时进行的办法。“曼哈顿工程”汇集了美国一大批顶尖的科学家,研制工程颠峰时曾聘请了54万人!其中不少是博士以上学历的高级科研人员,甚至不乏诺贝尔奖得主。参加研制工作的除了美英科学家外,还有流亡美国的德国、意大利、匈牙利等欧洲国家的科学家。

同时“曼哈顿工程”又是一项绝密工程,美国采取了极其严格的保密制度,所有工作人员的邮件都受到检查,家属只能使用代号陆军第1663号信箱的通信地址,所有电话也都受到监听,参与研制的人员只能知道自己的工作情况,严禁了解其他工作,因此很多参加研制的人员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在研制原子弹。连担任副总统的杜鲁门都毫不知情,一直到他继任总统之日才从陆军部长史汀生那里知道该计划!

美国还成立了代号“阿尔索斯”的特别行动小组,专门搜集其他国家研制原子弹的情报。四十年代初,“阿尔索斯”小组获悉德国也在进行原子弹研制工作,而且进展速度与美国不相上下,罗斯福总统指示与英国联合进行“曼哈顿工程”,以加强技术力量,并加大投资,同时严密监视德国研制进展,必要时将不惜一切代价予以摧毁。

1943年2月,美国发现德国在挪威建立了秘密工厂,生产原子弹的原料重水,立即在挪威地下抵抗组织的协助下,组织了突击行动,破坏了工厂的设施。

1943年9月,德国重水工厂修复,重新开工。11月16日,盟军出动400余架轰炸机对该工厂进行了猛烈轰炸,炸毁了大部分厂房和设备,迫使德国疏散相关的研制和生产单位。

1944年1月,德国秘密向本土运送已经生产出的重水时,同盟国又组织特工人员破坏运输重水的船只,使船只和所运载的重水一起沉入廷湖。

1944年6月,“阿尔索斯”小组又发现德国在法国北部的秘密研制机构,迅即派出突击队,破坏了研制设施,并将两名奥地利籍科学家带回英国。这样德国研制原子弹的计划就再也无法实现了。

“阿尔索斯”小组还发现日本也在进行原子弹的研制,但日本技术力量比较薄弱,一直没有取得进展,所以美国没有对日本采取任何行动。

就在美国竭尽全力阻挠德国的研制计划时,美国的研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1942年12月,成功实现了首次受控核裂变的连锁反应,1944年12月,美国已成功完成了铀235的链式反应实验,至1945年主要技术问题均已解决,只剩下组装过程中的若干细节。

1945年7月16日,人类历史上第一颗原子弹,绰号为“大男孩”,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爆炸成功,这颗原子弹是以铀为原料,威力相当于2万吨TNT当量。美国编织了阿拉莫戈多基地弹药库爆炸的谎言来掩盖甚至连300千米之外也能感觉到的巨大爆炸。

此时,美国还生产了两颗原子弹,一颗是铀弹,绰号“小男孩”,另一颗是钚弹,绰号“胖子”。

(二)

仅仅有了原子弹,还不能够在实战中使用,还需要投掷原子弹的轰炸机部队。因此,早在1943年就开始选拔优秀飞行员进行模拟训练,1944年9月美军第20航空队专门成立了执行投掷原子弹任务的第509混合大队,保罗·蒂贝茨上校被任命为大队长,蒂贝茨是美军最优秀的轰炸机飞行员,曾是美军首次轰炸德国本土的领队长机,并是B—29的试飞员,在美军中颇有盛名。蒂贝茨接受任命后,立即开始组建部队,美国陆军航空兵对于509大队寄予厚望,所有单位均提供一切便利,所以组建工作非常顺利。第509大队是在精锐的第393轰炸机中队基础上扩编而成,编制军官225名,士兵1317人,装备15架B—29轰炸机和5架C—54运输机。509大队还有自己的运输、维修、后勤、通讯和训练部队,完全不与其他部队发生关系,全封闭全独立,实行极其严格的保密措施和纪律。

509大队的训练基地在犹他州文多弗机场,该基地位于沙漠腹地,几乎与世隔绝,正是从事原子弹投掷这样特殊训练的绝佳地点。尽管基地远离城市,但509大队的官兵仍享受着优厚的待遇,只要发出署名为“银盘”的电文,所有需要的一切物资,都会源源到来,509大队每天消耗的新鲜水果、蔬菜和副食品都是从2000千米之外空运而来!

蒂贝茨接受任务后,曾有人专门向他讲解原子弹的原理,他知道这是一种非常尖端、非常秘密的威力巨大的超级武器,有可能结束战争。

509大队的训练十分奇特,在9650米高度,以目视瞄准,投下4500千克的模拟炸弹,投弹之后立即160度转向,迅速脱离。

1945年5月,第509大队转场到马里亚纳群岛的提尼安岛,被安排在与其他部队完全隔离的北机场,北机场警卫相当严密,任何进入都必须持有特别通行证。6月11日开始第一阶段训练,主要是适应太平洋上的气候。6月底开始了第二阶段训练,也就是实战训练,通常以三机编队对日占岛屿或日本本土城市投下一枚模拟弹,以熟悉日本本土的情况,并进一步提高轰炸精度。经数月的严格训练,509大队的一些飞行员投弹命中率达到了10000米高度误差在100米以内的优异成绩。提尼安岛上的其他部队对这支毫无战绩却备受关注的神秘部队,充满了疑惑与猜测,还专门编了顺口溜来调侃他们。

1945年6月,美国陆军部长史汀生领导下的八人原子弹研制委员会和四位科学家组成的专业顾问组对原子弹的使用进行了讨论,有的人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建议在无人区爆炸,进行技术性示威;有的人则表示反对,认为技术示威太天真,应当先对日本提出警告,如日本仍坚持拒不投降,就使用原子弹来结束战争。还有人认为如果事先进行核警告,而一旦投掷的原子弹因故没有爆炸,那将鼓舞日本军国主义者,并使美国以后的警告和劝降失去作用,因而不主张事先进行核警告。

6月18日,杜鲁门总统在白宫会议室召开对日最后作战方针的讨论,参加者有陆海军总司令参谋长(即事实上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威廉·李海海军上将、海军总司令欧内斯特·金海军上将、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陆军上将、陆军航空兵司令阿诺德的代表艾拉·艾克中将和陆军部长史汀生,杜鲁门一一征求与会者的意见,除了杜鲁门和史汀生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原子弹,因此一致建议在九州实施登陆。但随后史汀生提出了使用原子弹,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原子弹爆炸成功后,争论更加激烈,马歇尔和史汀生坚持只有使用原子弹才能避免在日本本土登陆而付出的巨大伤亡,李海认为使用原子弹只是为了让巨额投资向国民有个交代而已,阿诺德表示仅凭战略轰炸就足以摧毁日本的战争经济基础,欧洲战场的英雄艾森豪威尔认为日本的失败已经不可避免,使用原子弹毫无必要,只会引起世界舆论的指责。杜鲁门却一直坚持既然研制成功,就要投入使用,这一观点得到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坚定支持。

史汀生指出,太平洋上很多岛屿上的战斗,日军在遭受极其猛烈的轰炸和炮击情况下,依然拼死顽抗,因此完全可以推断出,尽管对日战略轰炸已给日本造成了巨大损失,但在日本本土实施登陆仍将遭到顽强抵抗,所以必须选择一个城市,投掷原子弹,迫使日本接受无条件投降——原子弹委员会最终决定,选择具有军事和政治目标的城市,实施原子弹轰炸,而且事先不进行警告。

7月25日,杜鲁门作出了最重要的决定,如果日本拒绝接受波茨坦公告,就对日本使用原子弹!

早在1945年夏,美国就成立了负责选择原子弹打击目标的委员会,成员中有“曼哈顿计划”的负责人格罗夫斯及其副手托马斯·法雷尔准将、研制出第一台计算机的著名科学家冯·诺伊曼、英国物理学家威廉·彭尼,法雷尔提出选择目标的原则是一旦使用原子弹将沉重打击日本继续战争的意志,并且为了准确了解原子弹的威力,应该是没有遭到大规模轰炸的城市。

5月中旬,根据目标委员会的讨论,最终有五个城市被定为轰炸目标,分别是京都、广岛、长崎、小仓和新瀉,其中京都具备了最理想的条件,这是日本的古都,具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而且是百万人口的工业城市,更重要的是其地形能使技术人员清楚地判断原子弹的效果。但是陆军部长史汀生坚决反对将京都列为目标,就这样,这个日本的古都和文化中心因为史汀生的恻隐之心而幸免于难。

7月23日,目标委员会正式提出原子弹攻击顺序:广岛、小仓、新瀉和长崎。第20航空队气象专家根据掌握的情报,指出8月份天气最为合适。格罗夫斯报告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只要天气许可,从8月1日开始可以随时实施。

因此,在7月24日,格罗夫斯根据杜鲁门总统的决定起草了使用原子弹的指令,并用密码发送给正在波茨坦参加首脑会议的史汀生和马歇尔,得到两人的批准后,这一指令下达给了刚就任太平洋战区战略航空兵部队司令卡尔·斯帕茨上将:1945年8月3日后,只要天气允许,第509混合大队应对下列目标之一投掷特种炸弹:广岛、小仓、新瀉和长崎。斯帕茨立即命令专机将这一命令送交提尼安岛上的第509大队。

7月26日,美国公开向日本广播波茨坦公告。7月27日至8月1日,美军出动大批飞机在日本各大城市上空散发300万份波茨坦公告和150万份传单。

7月29日,美军“印第安纳波利斯”号重巡洋舰从本土运来了原子弹的核心部分——装在金属密封筒里的铀235,负责最后安装原子弹的军械专家威廉·帕森斯上校也随舰到达。原子弹其他部件则由飞机运来。

7月30日,斯帕茨上将报告根据侦察,广岛是四个目标中唯一没有战俘的城市,美军随即将广岛列为首选目标。

7月31日,在提尼安岛上的炸弹仓库内,原子弹装配工作顺利完成。第一枚用于实战的原子弹准备就绪。

8月1日,509大队进行了最后一次演习。

8月2日,第20航空队下达作战指令,确定8月6日向日本实施原子弹轰炸,将出动7架B—29,其中长机装载原子弹,蒂贝茨亲自担任机长,作战中无线电呼号为酒窝82;2号机代号“伟大艺人”装载测量仪器,由斯韦尼少校任机长;3号机装载照相器材,负责观测,由马夸特上尉驾驶;其他3架为气象飞机,另一架为预备机,部署在硫黄岛。

8月4日,帕森斯上校为7架参战飞机的全体空勤人员放映了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记录片,并简要讲解轰炸中的注意事项。

8月5日,代号“小男孩”的原子弹被装上蒂贝茨的飞机,蒂贝茨用其母亲的名字将自己的座机命名为“埃诺拉·盖伊”。考虑到万一飞机起飞中发生意外,原子弹的爆炸几乎可以炸毁整个提尼安岛,帕森斯上校决定起飞后再在飞机上安装绰号为“枪法”的原子弹引爆装置。

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