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实拍女战士退伍送别“不是说好不哭的嘛!”

12月1日9时,送别成都军区司令部驻蓉某部和某勤务汽车队的重庆籍退伍战士,笔者和驻蓉某通信总站宣传队的战士一起在车站候车厅休息。笔者看见战士们眼睛都红红的,尤其是那几名女战士,被寒气冻红的脸颊衬托着有点红肿的眼眶,看着让人心疼。

“我要高高兴兴地走,待会儿谁都不许哭!”宣传队女战士杨丹萍站起来带着命令的语气告诉大家。“好,我们都不哭!”几名女战士回答也十分铿锵有力。大概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总站去年退伍的女战士从都江堰赶了过来。

她进入候车厅,便拥着几名战友闺蜜撒了一顿娇,最后便抱着宣传队熊芳葵主任熊妈妈长,熊妈妈短地喊了起来。笔者听着诧异便问身边的战士:“她怎么喊熊主任叫熊妈妈?熊主任长的不像熊妈妈啊。”身边的战士轻轻一笑说:“你这哪儿跟哪儿啊,熊妈妈带我们就像自己的亲女儿,所以我们都喊她熊妈妈,都喊十多年了。”

“待会不许哭哈!”2点40分,大家往站台赶的时候,不知是谁在后面再次叮嘱大家不要哭,可是这次谁也没有作声,只顾着往前赶。

列车进入站台,宣传队女战士杨丹萍背起包包准备上车,却被战友们围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大家的情绪瞬间沸腾,场面顿时变得更加生动,说好的,不哭。可是谁也没能忍住,泪最终还是流了下来,一发不可收拾,军歌掺着哭声,笔者脑海里早已酝酿的场面,一下子乾坤大挪移,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这个主题也随着泪水化为乌有。杨丹萍伏在战友的胸前哭泣,战友们为她扎好头发,抚摸着她早已哭红的脸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熊妈妈看着朝夕相处的娃娃,脸上也挂上了晶莹的泪花,就连笔者自认为还算能抗的男人也差点被他们的泪水融化。

不是说好不哭的嘛?是啊,可是真的忍不住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