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救“欧债危机”,是危险的举动

在上周五,外交部副部长傅莹称:有关中国应救助“欧债危机”的观点不成立,这不是中国管理其外汇储备的方式。并同时宣称,中国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不能用来援助其他国家。但她表示,在救助欧洲的国际行动中,中国一直都是积极、健康的参与者,而且还将继续参与这类行动。

自从欧洲债危机发生以来,在欧元区的国家,面临着其经济重新洗盘的局面。特别是希腊债务危机发生以来,欧元区国家的债务危机相继的暴露出来。意在利,爱尔兰,西班牙等国也开始出现债务危机,欧元区国家问题之多,使欧洲国家陷入自欧元区成立以来的最危险的境地。若处理不当,欧元区集团国家将出现解体的态势,这是对欧元区国家灾难性的打击。对于欧洲国家出现的问题,欧洲主要国家,德国和法国也有点做立不安,有病乱投医。但他们首当其冲,就是向中国求援,希望中国能敞开金融政策的大门,大量购入欧洲的欧元国债,以平息当时欧洲出现的“债务危机”。

在欧洲”债务危机“面前,中国是举棋不定。但中国高层却在多种场格中,曾表示愿意帮助欧洲的欧元区国家度过经济难关,增持欧元区国债。使中国成为了欧元区国家最主要的经济金融的求助对象。所以,自从欧元区国家的债务危机暴发以来,中国首当其冲就成为了欧洲国家的救世主。

但问题的关键是,中国有没有这个能力去解欧洲的“债务危机”?就是有,该不该去脚踏实地去救欧洲的“债务危机”,帮助欧洲对中国有什么利弊关系?当年苏联解体时,欧洲为什么不出手救援?若中国出现金融经济危机,欧洲国家会出手相助于我们吗?这一系列问题都需要中国政府的深思。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若处理不当,中国救助“欧债危机”就是一个危险的举动。

实际上,回答这个问题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大家都知道,欧元区成立于上个世纪末,其衷指就是为了维护欧洲国家,在世界强势的金融地位,以对抗美国的金融霸权的地位。由于在上个世纪初以来,美国利用二次世界大战带来的经济增长和繁荣,加强了其军事霸权的地位,在经济领域里,采用强权政策,使美元成为世界上,唯一的强势流通货币。美国利用这种强盗的经济政策,大势开动美元印钞机,使美国聚集了全球的大部分的资源和财力。打破美元的垄断地位,就成为全球各国家的奋斗目标。但,在全世界范围内,美国的特殊地位,无人能比。中国就其地理和人力资源来讲,符合挑战美国经济霸主地位的主要国家之一,而中国除了国土面积和人力资源,具有一定的优势外,其它方面仍然不具备挑战美国经济霸主的地位。另一个国家就是俄罗斯,但由于苏联的解体,俄罗斯除国土资源外,其它方面已经处于弱势之中,挑战美国的经济和政治的霸主地位,已经是不可能是事情。而在欧洲国家中,虽说德国和法国,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各国,就单一国家来讲,它们更不具备挑战美国的经济地位的能力。虽然,德法两国曾有过联合的意图,挑战美国的地位。但就整体而言,仍然不是美国的对手。使欧洲国家只能采用合作的方式,做大做强欧洲国家的整体实力,成立欧元区,挑战美国的美元霸主地位。但英国却没有加入这一经济争斗的游戏之中来,因为英国不希望有一个强大的欧元区集团,对抗美国。英国想借美国的势力,保持世界老二的地位,就成为英国的对外国策,从中得到一定的经济和政治利益,它更怕欧元区集团国家强大了,会把英国在世界范围内,边缘化。但是,欧元区的存在,在一定范围内,它有利于扼制美元的强势,从而使世界经济找到一个相对的平衡力量。在短期时间内,对中国来讲,欧元的存在,也有利于中国的自身;但中期来讲,利弊都有,各打五十大板更为合理;长期地来讲,增加了一个潜在的,危险的竞争对手。

欧元区的稳定,相对来讲,符合中国的中短期利益,所以,中国若真能这个经济能力,可适当地帮助欧元区国家,维持其金融的稳定。有利于中国的现阶段的利益。

但就中国自身来讲,我们中国,在外界来看,就是一个典型的暴发户。其特点是,有钱,但没有物质基础,社会中,有很多需要待解决的问题,仍然不少。虽然,中国在经济方面有了一定的积累,但这种积累并非是国强民富,而是国家靠大量的强制性的税收政策,积累了国力,积累了财力。社会待解决问题,仍然大量地需要我们的政府去解决。最近,发生的校车惨案,就足以说明了问题的严重程度。而我们呢?却打肿脸充胖子,去支援其国民收入远远高于国内的欧洲国家马其顿,向人家增送校车,而我们的校车,破旧不堪,象拉生畜一样,严重超载,从而发生了人间的悲剧。这一切,让国人看之,心都在流血。国内问题没有得到保障,我们有什么资格去援救,去支援别人呢?另外一方面,我们的财力的积累,也并非象欧美国家的方式得来的。我们是靠血汗和生命换来的。国家为了积累大量的外汇收入,我们的国人付出的代价,在全球范围内,绝无仅有。国家为了出口创汇,对出口企业制定了各种的优惠政策,而这种优惠政策能得以实施,是建立在国内其它纳税人,多付出外国企业许多的超额的基础之上,而换来的。是抽干了内资企业,换来的出口创汇的增加。可以说,中国的外汇的增长史,就是一部国内企业和纳税人的血汗发展史,对于我们的大量外汇的储备,我们没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地方。所以,国家应该将这些有限的外汇储备,回报国人,是最好的利国利民的政策,而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塄装大款,扶富却穷。

另一方面,也要引起我们的深思。当年苏联解体时,苏联是内外交困。而苏联的解体,并非全来自于所谓的政治因素。苏联解体时,有许多加盟共和国是措手不及。造成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就是苏联没有解决好其经济问题,在苏联向欧美国家伸出磕求之手时,欧美国家是怎么对待前苏联的?援救可以,但附加政治条件却极为苛刻。首先就是要打破苏联政治和经济体制,“休克疗法”,让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为之付出了二十多年的代价。而这种代价,直到今天也没有得到回报。一个强大的的集团国家,就这样地消失了。

若中国有一天,也出现经济严重的问题时,欧洲国家会支援我们吗?附加的政治条件是什么?国人能想像出来吗?苏联的前车之鉴,已经说明了一切,结果只有一个,一个解体了的中国,更符合欧美国家的利益。

欧洲这次发生的“债务危机”,不是中国所要关心的,中国也没有资本去关心。让一个欧元区国家,在短期中维持,在中期的未来中解体,更符合中国发展的未来。在一定范围内,中国可采和尚挑水的方式,“一个偏担两头挑”,即,在不伤及中国的外汇安全的条件下,从美国抽资债务,转投欧元区债务,让欧美两个集团,在不平衡的经济动荡中,前行着。这样做,就是以空间换时间,为中国的发展留有一定的时间和空间。但中国最终是要抛欧留美,为中长期,在世界范围内,中美两强控制世界,打下一个基础。一个多级的世界,符合中国的中短期目标,但一个两强的中美世界,更符合中国和美国。

所以,欧洲这次“债务危机”,中国不应该出手相救,维护其动荡的欧洲,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果。但此时,我们不能失去欧元在短期内,制约美元的作用。所以,中国应该有条件地,在美国和欧洲国家之间,做一些经济和政治利益的平衡,从美国抽资金,适当地转向欧洲,但且不可再动用国家所谓的大量外汇,帮助欧洲。那样做,是“损已利人”的作法,国人不答应,中国的历史也不会答应!

中国副外长的讲话,值得我们去赞同,也但愿这是中国真正的外交政策。别老用“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归”的软弱对外政策。解决好国内的社会问题,是中国的当务之急,人心所向,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至立于世界的基础。一旦这个基础不存在了,国家何在?民族何在?到那时,我们又靠谁来挽救呢?

本文内容于 2011/12/4 13:30:53 被六方会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