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每年我陆军现役部队都有退役老兵复原,为数众多的再就业要求,地方人武部压力较大。人之初便入行伍,日月星辰,娃娃兵熬到了护国老兵。从原本熟悉的环境再次去寻觅陌生的定位,这需要时间。或默默融入乡情,或是难以招架时代经济大潮的冲刷,或迫于生活压力度日。性格决定一切,多少韶华已逝的老兵仍在追赶人生开头路。

城市兵多有见地学识,人生经历较之农村青年或将平坦得多。海军空军对高学历兵源需求量大,相关退役人员专业素质过硬,海空军老兵从业素养强于社会一般行业人才。陆军常规现役部队每年兵源需求量大,由于国家实行计划生育,国家人口年龄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兵源选择面不得不放低门槛。迫于兵荒,近年来陆军基层部队甚至多有社会问题青年应征入伍。学识有限社会经历单纯的陆军新兵踏上社会,好好做个守法公民,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其间在社会行政单位或将需要给予更多的支持。生活往往与愿望相背,社会的稳定却必须重视这些人。缺乏学识缺乏玩味社会百态经历的娃娃头,假使为人处世圆滑纵然是好,性情刚烈者则其涉及方方面面多是麻烦不断。情不断理还乱,大好青年多少走上社会阴暗面,多少地方大有人在,为人抛弃的娃娃头或将隐患潜伏。

一个综合国力较弱的国家,一个适龄从军人口极其有限的国家,一个出现战备众多缺位的国家,当其国防某个领域存在战术模型真空,这就需要战力补充。大批量成建制扩编新军,无论人员培训周期,还是适配的武器装备过程,这都将是耗时费力的。突如其来的战争,在国家还没来得及准备前便有可能爆发。应急国防危局下的国家,弱国欲力挽狂澜,在武器确保的同时,这就必须能出现一支被委以重任的雇佣军。

“雇佣军”这个词在我国历史上并非是个让国人陌生的词。抗日战争,民国蒋氏国民党空军曾一度失去领空国防能力,于是,一批出于个人志愿来华的外籍雇佣兵便参加了民国空军,这支部队正是大名鼎鼎的“飞虎队”。“飞虎队”由美籍退伍军人陈纳德统领。陈纳德性格刚烈,其为人处世方式与美军中传统存有间隙,故而其人提前退役。1937年至太平洋战争前的“飞虎队”的外籍雇佣军收入不菲,飞行员月薪为600美元,美飞行小队长则月入650美元。不过,“飞虎队”也的确成为了当时民国空军的代名词,“陈纳德·飞虎队”忠于职业的专业素养也的确非一般国民党军人可比。

雇佣兵对于一个国家国防的真空领域拥有不容争辩的积极意义。就个人志愿“支援”他国参战的案例,在我国史上也并非鲜见;远有抗美援朝,近有支边越南反美侵略,中国“志愿军”与二战“飞虎队”间的差别,则只是在个人待遇方面。时代在进步,国家要发展,人民要生活,老兵要出路。

为人视之愚钝的退伍老兵,为人视之无用的曾经问题青年,这些人在其人生路伊始便与社会百态隔绝,无论社会丑陋与否,这些老兵所接受的教育则都是较为正统。一个人需要思考求生问题,老兵必须离开部队去求生,方方面面的生活都必须去面对,多元的生活压力逼的人去变。在一个崇尚物质财富的国家,为求生为发展,老兵被迫去变,隙间或将有机会成为部队基层骨干,又或者不巧腐败变质。“这些人”再次走上社会,固然有些人的政治面值得肯定。然而,这些人自然不自然的习惯终究会“感染”社会,这就是一个国家在经历有序政治发展后变革中求稳法制社会必然遇到的现象。

中国有人认为我们的国家腐败源于体制,个人认为,这是社会中一部分人群生活所处经济模型撕裂面所致,这是社会经济结构中某些部分的再建循环造血功能缺失所致。作为军人,既然吃上了这碗饭,人总有做生不如做熟的惯性思维。面对淘汰,人自觉不自觉的竞争手腕则是出于本能应便。有正必有邪,剑走偏锋,假使这有腐化嫌疑,若放在陆军基层退伍老兵面前的是条开阔的人生新路,不管新旧在役官兵现实状态如何,试问有些人又有何必要去作人生豪赌?

察老兵实际,有些老兵既然难以转变其社会定位,其身上已经具备的素质则不应被无视,价值需被填充,国家源源不断的人才资源,多数军人身上所具备的优秀从军素质,其潜力就理当被深挖。我军在数量规模型部队相关军事作战领域的一些新战术新战法需实战予以佐证。国家地方人武部在老兵再就业方面的探索,国家相关部门是否能结合职业军人的特点发展跨国型特种服务业,跨国型具备境外独立法人资格的单位当发挥桥梁作用。

在此寄老兵,为人抛弃的陆军退伍老兵,他们是一群拥有部队经历的人群,他们具备作战素养,他们是一群被社会遗忘的精英。科技强军,精兵简政,大裁军,退役老兵是国家最宝贵的人才资源之一。在此再次强调,退伍老兵的出现,这将因此而填补了另一个国家的战术模型真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