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果我们为命运女神所抛弃,如果我们从此不能回到故乡,如果子弹结束了我们的生命,如果我们在劫难逃,那至少我们忠实的坦克,会给我们一个金属的坟墓。” ——德军《装甲兵之歌》

1944,1月。东线。切尔卡瑟。自1942年夏天以来,南线一直是苏德战场上的焦点,双方最大最强的主力集团在这里展开着激烈的厮杀。1944年初,苏联军两个方面军对德军的卡涅夫突出部形成挟击之势。为掌握主动权,苏军不顾冬春泥泞地形,决心拔除这枚钢钉。

1月28日,以苏联近卫第5坦克集团军为首的精锐部队完成了对突出部德军的合围,史称“切尔卡瑟钢铁口袋”。德军两个军近6万人被困,其中唯一的装甲师是著名的武装SS“维京师”。

德国元帅曼施坦因决心集结兵力,在解围的同时重创苏军,不幸的是他高估了此时手中握有的实力。自2月10日至2月15日,十余万德军与更多的苏军殊死血战。包围圈内外的德军仅距离不到10千米,但是这最后几千米的路程,对外围业已精疲力尽的德国军人而言,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完的.曼施坦因无奈地电告被围部队:救援部队力量以耗尽,你部只能自行突围。风雪交加、连夜血战中的被围德军心情异常沉重。

被围德军最高指挥官是施特默尔曼将军,不愧为典型的德意志军官,期间他整编部队,保持士气,顽强抵抗,拒绝投降。苏军派来使者要求德军投降,将军尽可能找来好酒好菜招待了使者,并约定战场上再见。此时将军下定决心,自行突出重围。

2月16日,暴风雪夜。被困德军丢弃了所有辎重,含泪放弃了两千余名重伤员(在东线,无论苏德都没有收容敌方重伤员的习惯)。施特默尔曼将军布置好突围步骤后,平静地对部属说:“我将与后卫部队在一起,兄弟们,包围圈外见。”

五万五千名德军以维京师为先头,企图悄悄突围,但很快就被苏军发现,熊熊烈火中,腥风血雨,尸横遍野。骄傲的维京尖刀捅开了缺口,被围德军在2月17日中午冲到格尼洛伊提基河边,友军就在彼岸——但是,没有桥,也没有船。在放弃了所有重装备后,德军自发组织起来,维持秩序,三万五千人在浅水区成功渡河。

尽管后卫部队殊死抵抗,但强大的苏军仍然切断了缺口,没来得及渡河的还有两万多德军。他们在冰凉的荒野中,没有任何重武器,又累又饿。苏联将军的指示是:“我们已经给过德国人不止一次投降的机会了,既然他们不珍惜,那么,骑兵小伙子们,尽情地攻击吧!”在密集的炮火攻击后,骑兵冲上来猛砍猛杀,许多投降德军举起的双手也被劈掉。

让德军高层感到安慰的是,这场二战德军最悲壮惨烈的突围战“切尔卡瑟”战役没有成为第2个斯大林格勒。被围的近6万德军官兵中,最后有4万人脱险,但包括第11军军长施特默尔曼少将在内的剩下人员都长眠在雪原之上。党卫军"维京"装甲师和"瓦隆人"旅总共14000人中,生还者8000人,"瓦隆人"旅2000人中,只有632人在战斗中幸存。

定格瞬间:战斗结束了,沿着德军突围的路径,德国人尸横遍野。苏军统帅科涅夫大将来到战场,眼前的情景使他十分震惊。他在战后回忆中叙述道"我在战争中见过数不清的血腥场面,但很少见过在如此小的区域里有那么多德国人的尸体"。在战况最激烈的高地上,苏联人发现了施特默尔曼将军的尸体,他手里仍紧握着一支步枪,制服血迹斑斑,但胸前的勋章却熠熠生辉;他的身旁,横七竖八地躺着维京师的后卫营——担任阻击任务的这支小部队,以尽数战死的代价,换来了大量同胞的生还。施特默尔曼将军,他的勇敢赢得了对手的尊敬,科涅夫亲自下令以全副军礼厚葬了这位从容倒在后卫阵地上的德国将军。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

大背景:切尔卡瑟战役·1944.1-1944.2:在西方国家里几乎没有人知道,切尔卡瑟战役(也被称为科尔孙包围圈)在前苏联与德国依然是一个引起争议的话题。尽管与庞大的莫斯科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以及库尔斯克战役相比,切尔卡瑟战役的规模较小,但这场战役在苏德战场上却占有重要的位置。切尔卡瑟战役使德军在乌克兰最后的进攻力量被消耗殆尽,从而为苏军在1944年夏秋季胜利挺进波兰、罗马尼亚以及巴尔干创造了有利条件。

切尔卡瑟战役与那些动辄投入上百万兵力的庞大战役相比,有些相形见绌,沿着格尼洛伊季基奇河两岸所发生的事情已经渐渐被人遗忘。可是,对于1944年1月底被包围在那里的60000名德军士兵而言,这可能是他们所经历过的最血腥最残酷、最令人疲惫、最具道义要求的一场战斗。他们当中,34%的人最终未能逃脱。

2月17日,被命运抛弃的党卫军“维京”装甲师肩并肩地站在三万多名陆军师战友们身边,迎向由暴风雪和更加冷酷的苏军为他们构建的地狱之门。出门者,得生存。

番外话:“洪潮吞噬了其自身,而不是我们!”几年前出版的一本切尔卡瑟包围圈战役地图研究集中,“维京”师的老兵们在标题上做了这样的声明。

1944年2月17日至18日,党卫军“维京”装甲师(SS-Panzer Division“Wiking”)的官兵们,连同附属的党卫军志愿者“瓦隆人”旅以及爱沙尼亚志愿者营,肩并肩地站在30000多名陆军师战友们身边,在包围圈外德军部队的支援下,勇敢而又坚定地踏上了争取自由之路。

衣衫褴褛的德国步兵们疲惫而又憔悴,他们成功地挡住了苏军部队,经过激战,他们守住了大部分第聂伯防线,尽管到1943年12月,这里已经没剩下太多可以防守的了——除了尼克波尔桥头堡以及卡涅夫突出部,面对苏军无情的压力,第聂伯河西岸几乎所有的阵地都已经被放弃。尽管承受着持续作战的压力,但曼施泰因集团军群麾下的各部队依然保持着适当的战斗力。尽管兵力和火力上都处于劣势,但德军师级和师级以下的单位,在战术灵活性、参谋水平以及指挥官的主动性方面都要优于苏军部队。在曼施泰因的领导下,“南方”集团军群的士兵们总是能抵挡住苏联红军的进攻,虽然曼施泰因自己很清楚,如果不尽快采取断然措施,其结局将是可以预料的。

冯-曼施泰因相信,如果XTL继续拒绝给与他认为必要的行动自由和援兵的话,那么在不久的将来,他就无法继续阻挡住苏军。已经没有足够的部队、坦克、大炮和飞机可用于守卫他这条单薄而又漫长的战线,更别说发起任何类型的、旨在夺回乌克兰战场主动权的进攻了,就像XTL不断催着他要他去做的那样。

实际上,曼施泰因麾下的很多师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第57步兵师的施密德上校对他的师所处的状况做了简单的描述:

我们师的战斗力,在与占尽了兵力和物资优势的敌人长达数月的战斗中被严重削弱。每个步兵营只有20%一40%的实力。战斗意志消沉,部队内部有一种无动于衷的冷漠。士兵们目前的生活条件几乎是最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已经发生短缺……队伍里出现了愤懑的牢骚话,并对上级指挥部门失去了信心。

也许,作为个人,他们是英雄,但作为一个整体,他们却是魔鬼.

拿步枪断后的将军!——施特默尔曼将军

拿步枪断后的将军!——施特默尔曼将军

拿步枪断后的将军!——施特默尔曼将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