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阴谋:碳黑锅,二氧化碳怎么成了罪魁祸首?

低碳阴谋:碳黑锅,二氧化碳怎么成了罪魁祸首?

本章导读:通过报纸、电视、网络等我们天天都可以看到即将被淹没的太平洋岛国、融化的冰川、被砍伐的热带雨林、吐着浓浓黑烟的工厂、被污染的河流、干涸的土地,各种组织及研究机构争相发布各种警示性报告。在控诉诸多人类的种种恶行之后,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隐藏在这背后的巨大恶魔,那就是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是如何摇身一变成为人类的公敌,一种最重大的污染源的呢?人类活动是增加二氧化碳的最主要原因吗?二氧化碳是不是背了黑锅,成为某股势力的打手呢?作者:勾红洋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杜牧《过华清宫》其一

当大家读到上面这首千古名篇《过华清宫》时,脑海中可能会迅速浮现出雍容华贵的杨贵妃坐在长安兴庆宫里,看到从远方快递而来的荔枝发出会心一笑的场景。多么动人的皇帝和爱妃相亲相爱的故事,让我们不得不佩服杜牧老先生的神来之笔,一幅跨越千里的巨幅场景如诗般展现在人们眼前,让人不胜遐想。

与皇帝爱妃的动人故事相反,这一首诗被世代传唱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它成为揭露统治阶级荒淫无度、骄奢淫逸的铁证。为了博爱妃一乐,满足爱妃一己口腹之欲,不惜民力。所幸杨贵妃也仅是吃荔枝的嗜好,也没有再弄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来,不然真成千古罪人了。

杨贵妃喜欢吃荔枝这个事显然不是后人栽赃到她头上的,《资治通鉴?唐纪》记载:“唐玄宗天宝五年(公元746年),玄宗下诏命岭南驰驿送之长安。”《新唐书?后妃传》记载:“杨贵妃嗜食鲜荔枝,岭南节度使张九章乃置骑传送,奔走数千里差至京师。”

按人们的普遍理解,荔枝只是南国广东的特产,在广东有一个很有名的荔枝品种——妃子笑,也是想借杨贵妃爱吃荔枝的这个历史典故的光环,喻该种荔枝口味纯正,让它攀上宫廷贡品这门亲戚。

然而从岭南到长安,至少有一千公里。荔枝是极难保存的水果,有一日而味变,二日而香变,四五日外则色香味尽去之说。这时不免让人产生疑问,唐代的驿卒真能如联邦快递那样做到“使命必达”吗?

唐代建立了世界上非常先进的情报传递系统,全国各地广泛设置有驿站,凡军情要事,驿马每日跑三百里路。曾受命出塞征战的唐代著名诗人岑参,有“一驿过一驿,骑骑如流星”句,驿马奔驰快如“流星”。

为了形容驿站对民力巨大的消耗,后人形容之为“奔腾险阻,人先马倒,死者继路。”显然,跑死马匹,累坏大活人是常有的事。

就算按最快的日行五百里计算,从岭南运输到长安,至少四天过去了,但这只是一个理论速度,一般的驿马好像跑不了那么快。当四五天之后,味香俱无的荔枝能引起杨大美人的食欲吗?这也引发人们一大疑问,杨贵妃吃的荔枝不是广东产的么,不然又来自哪呢?

如果认真翻阅中国古代典籍,一个有意思的结论便摆在我们的眼前。

李肇《唐国史补》记载:“杨妃生于西蜀,好食荔枝。南海所生,尤胜蜀者,故每岁飞驰以进。然方暑而热,经宿则败,后人皆不知之。”这是说,和四川的荔枝比起来,岭南荔枝虽然最鲜美,但是,路途遥远,飞骑不至长安,荔枝已经腐烂了。

谢枋得《唐诗绝句注解》:“明皇天宝间,涪州贡荔枝,到长安,色香不变,贵妃乃喜。州县以邮传疾走称上意,人马僵毙,相望于道。”涪州是哪里呢,今天重庆涪陵。

据中国古气象资料记载,隋唐至五代期间,中国正处于气候温暖时期。在唐代,北纬31度附近(如四川的成都、忠州一带)是适合荔枝生长的。

在公元1110年和1178年前后,中国经历了两次大的冻害,并引起了中国气候的大变迁,成都地区一带的气温下降到零下4℃以下,荔枝无法抵御零度以下的严寒,成片地冻死,成都一带的荔枝林便从此绝迹。

据《乐山县志》载:到了南宋时期(公元1127年)气候较北宋时更冷,荔枝的生长地已移至眉山以南的乐山才能生长。

所以到了宋朝时,大诗人陆游由于未亲眼见,所以他很是怀疑唐朝诗人张籍《成都曲》:“锦江近西烟水绿,新雨山头荔枝熟。”的真实性,宋时成都已经不产荔枝了。

北宋大文学家、四川人苏东坡认为“此时荔枝自涪州致之,非岭南也”,意思是说杨贵妃吃的荔枝是从涪州送过去的,而不是来自千里迢迢的岭南。苏东坡的《荔枝叹》中还有“永元荔枝来交州,天宝岁贡取之涪。”

从个人的饮食习惯来说,杨贵妃在四川长大,如果四川不产荔枝,在当时交通不便的情况下,就算她老爸再富有,也不太可能斥巨资建立和皇帝相媲美的快递系统,以便培养杨玉环对荔枝的爱好。

最大的可能则是荔枝是家乡的土特产,当她远嫁到长安时,由于宫闱寂寥,即使被隆基皇帝宠爱着,但偶尔发一下思乡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吃吃家乡的荔枝也是一个解愁的好办法。

从家乡涪州到长安,快马也就一两天时间,这个也不算太劳民伤财吧。再说了,就算杨美女喜欢岭南的荔枝,隆基皇帝也只能望天兴叹啊,除非唐朝就已经发明了低温保鲜技术。

更有后人考证出为杨贵妃送去鲜荔枝的快马奔跑于“西京路”,即现在位于广州韶关乳源瑶族自治县境内的“西京古道”。据史料记载,汉武帝刘彻平定南越后,实现了“大一统”,为方便中原与岭南的沟通,特下诏令当地的地方官辟一条连接中原与岭南的“驿道”。

0063另汉武帝平定南越后,把岭南的龙眼、荔枝御点为贡品,每年龙眼、荔枝上市后,当地须向朝廷进贡。如果这个考证站得住脚,那第一个开始这么糟蹋民力的是汉武帝,而且汉朝的邮驿事业远没有唐朝发达,汉武帝都这么去做,更说不过去了吧,估计死的人和马匹比唐朝的多多了,而且汉武帝就算吃到的肯定也是荔枝干吧。

低碳阴谋碳黑锅,二氧化碳怎么成了罪魁祸首竺可桢解读中国千年气候变化(1)

从杨贵妃的故事中,我们似乎看到从唐到宋,中国经历了一个显著的气温下降的时期,成都平原都可以吃上荔枝,但后来的人大多就没有那个福分了,显然这是老天爷的安排,非个人因素所能决定。

中国几千年的气候是如何变迁的,其中又有什么规律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似乎要请出竺可桢,而不是靠草船借箭而出名的诸葛孔明先生。诸葛孔明预测了三天内有大雾,才敢在周都督面前夸下海口,以项上人头担保,可以在三天之内“造”出10万支箭来。而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时间跨度长达数千年,光凭诸葛孔明的掐指一算还是不行。

在中国气象史上,竺可桢是为中国气象研究起到奠基作用的科学家。新中国成立之后,竺可桢以渊博的学识和较高的威望担任了中国科学院的副院长。

竺可桢一生在气象学、气候学、地理学、自然科学史等方面的造诣很深,而物候学也是他呕心沥血作出了重要贡献的领域之一。

竺可桢对中国历史气候研究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其中两篇论文可以帮助我们解开中国数千年气候变化的规律。一篇是1961年他撰写的《历史时代世界气候的波动》,第二篇是1972年他发表的《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

《历史时代世界气候的波动》依据北冰洋海冰衰减、苏联冻土带南界北移、世界高山冰川后退、海面上升等有关文献资料记述的地理现象,证明了20世纪气候逐步转暖,并由此追溯了历史时期和第四纪世界气候、各国水旱寒暖转变波动的历程,发现17世纪后半期长江下游的寒冷时期与西欧的“小冰期”相一致。

《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是竺可桢数十年深入研究历史气候的心血结晶,它的研究成果震动了国内外的学术界。他充分利用了中国古代典籍与方志的记载,以及考古的成果、物候观测和仪器记录资料,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研究,得出了令人信服的结论。

从竺可桢的研究中,我们会发现数千年里中国的气候并没有一直变暖,也没有一直变冷,而呈现出一定的周期性,每次波动的周期,历时约400年至800年。

结合竺可桢的研究成果,我们可以将中国几千年的气候变迁与中国的历史结合起来,让我们去发现隐藏在历史背后的真实故事。

除了经济、政治等因素之外,气候的变化成为改变着一个王朝命运的重要因素。

从仰韶文化到安阳殷墟的两千年间,黄河流域的年平均温度大致比现在高2℃,一月温度约3℃~5℃,当时西安和安阳地区有十分丰富的亚热带植物种类和动物种类。

到了西周时期,中国迎来了一个较短的降温期,生产遭受极大的影响,周王室权力衰落,对诸侯国缺乏强有力的控制,中国历史迎来了春秋战国时代。

西汉大部分时间是比较温暖的,中国的关中及中原地区,物产丰富,这为汉武帝北征匈奴提供了雄厚的物质保证。如果不是风调雨顺,粮食等作物获得大丰收,我们很难想象汉朝能在短时间内征集数十万大兵,没有造反就不错了,而士兵奋勇杀敌,将匈奴全面击溃。

东汉末年,三国两晋南北朝,中国大部分地区则迎来了一个寒冷期,温度较当今低1℃左右,寒冷的天气导致天灾不断,在地方豪强的掠夺下,民不聊生,各地起义不断,群雄割据,中国最终由统一走向分裂。

低碳阴谋碳黑锅,二氧化碳怎么成了罪魁祸首竺可桢解读中国千年气候变化(2)

然而到了唐代,中国又迎来一段美好的时光,唐朝也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王朝,在与周边少数民族的战争中,基本上都取得了全胜。但到了唐末,中国再一次变冷,坏天气使中央王朝变得不堪一击,中国又迎来混战的局面。

中国历史上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天气对农业生产影响深远,土地兼并再加上天灾不断,迎接中央王朝的只有农民战争和改朝换代了,气候大的变化与王朝的更替是基本一致的。

以陕西西安为核心区的关中地区在汉唐两代一直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与之相应的是近三千年的温暖期。自宋以后,中国大地基本上一直处于寒冷期,气温较现在低1℃~2℃,关中因物产下降其地位也逐渐下降。

以前物产丰富的河西走廊逐渐变得荒凉,关中的衰落使丝绸之路逐渐被废弃,物产丰富的楼兰古城只能留给人们一些残缺的记忆。中国经济中心不断南移,长江中下游平原成为中国的粮食主产区,使海上丝绸之路逐渐成为主流。

另外,根据竺可桢的研究成果,我们可以重新审视明朝倾覆这一桩公案。

在教科书中,明朝是一个昏聩的朝代,对于它的灭亡也有很多的分析,不外乎土地兼并、宦官专权、党争严重,积弊重重。明太祖朱元璋在元末的时候是一个光杆司令,到了明末,他已经繁衍了20多万皇子皇孙,严重地侵蚀着大明帝国已经腐朽的肌体。

但在各种演义、小说、影视剧中,我们却可以看到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并不是一个酒池肉林之徒。朱由检一生操劳,旰食宵衣,每天夜以继日地批阅奏章,节俭自律,不近女色,决事果断,雷厉风行,将阉党一网打尽。

李自成《登极诏》也说:“君非甚暗(崇祯皇帝不算太糟),孤立而炀灶恒多(即便他被孤立,却颇能为人民国家做出许多打击贪官污吏的好事);臣尽行私,比党而公忠绝少。”

所以在明朝灭亡的各种原因中,我们还需要加上两面三刀的吴三桂及明末的天灾,如果能多给老朱兄弟一些时间,给他一些好天气,他可能是中国历史上一位伟大的皇帝。

然而历史却给老朱兄弟开了个十足的玩笑,自打他第一天当皇帝起,自然灾害就不断。崇祯元年(1628年)起,中国北方发生可怕的旱灾,赤地千里,寸草不生。人活得好好的,谁愿意拿自己的生命作赌注,但农民连基本的生存都不能保证,也只有铤而走险。

多灾多难的崇祯皇帝最后在北京自缢的时候,可能都在怪自己不走运,一心想当个好皇帝的,可惜老天不给他这个机会。

明朝灭亡是各方面因素综合的结果,但不能否认的是,气候问题是一个加速明朝灭亡的重要因素,而且是遭受到坏天气的轮番打击。李闯王、高迎祥、张献忠等被明朝军队痛击后,又借河南天灾而迅速壮大,最后被李闯王攻破北京城,使明王朝彻底覆灭。

竺可桢的科学考证可以使我们还原真实的明末农民战争大背景,可以看到天气对一个王朝命运的影响程度。

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人口因素在气候变迁中所起的作用微乎其微。以现在流行的说法,气候变暖都是二氧化碳惹的祸,在没有工业革命的古代,又哪里排放那么多二氧化碳呢?

在《历史时代世界气候的波动》的最后部分,竺可桢提出他的重要观点:太阳辐射强度的变化,可能是引起气候波动的一个重要原因,从而为历史气候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论据。

竺可桢看来,大变动的原因主要受太阳辐射的控制,小变动的原则与大气环流活动有关。这项研究,博大精深,严谨缜密,为学术界树立了光辉的榜样,受到国内外学者的高度赞扬。

中国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说:“每读一遍使我觉得此文功夫之深,分量之重,为多年所少见的作品,理应跻身于世界名著之林。”日本气候学家吉野正敏说:“在气候学的历史中,竺可桢起了巨大的作用。……经过半个世纪到今天,他所发表的论文,仍然走在学术界的前面。”

低碳阴谋碳黑锅,二氧化碳怎么成了罪魁祸首 20世纪70年代盛行“地球变冷”

竺可桢对中国数千年的气候变化进行了清晰的解答,对比一下欧洲史,我们也可以从中世纪欧洲的纷争中找到相应的证据。

当我们把视野转向整个地球的气候史时,好莱坞倒可以给我们一些线索。

《冰河世纪》三部曲3D电脑特效呈现史前冰河时期的壮丽奇景,把我们带回到暗藏着冰穴、天气严寒,充满着秘密,甚至是充满邪恶与阴谋的2万年前,让我们看到一个白雪皑皑的冰川时代。

在地球约46亿年的岁月里地球至少出现过3次大冰期,这时地球基本上所有的地方都覆盖着厚厚的冰层。这三个冰期分别被称为前寒武纪晚期大冰期、石炭纪—二叠纪大冰期和第四纪大冰期。

除非有超乎常人的想象力,一般人很难想象在到处都是冰原、没有任何食物来源的情况下,会有大量生物的存在。而人类也是在第四纪大冰期后才出现的,《冰河世纪》的动物们则主要在冰期后来的融化期活动。

大冰期的形成,人类目前还没能找到答案,但这并不能阻挡人们对气候变化研究的兴趣。我们都知道,月亮绕着地球转,地球绕着太阳转,而整个太阳系绕着银河系的某一中心运转。因此,科学家给出了一个比较可信的假说,太阳系在围绕着银河系运转到某一固定的点,有人认为太阳运行到近银河中心点区段时的光度最小,便发生了大的冰期。

离人类最近的冰期是第四纪冰期,它又分4个小的冰期,我们将这四个小冰期中间的那段时间叫间冰期。间冰期时,气候转暖,海平面上升,大地又恢复了生机,人类也在最后一个小冰期结束后诞生。

科学家根据长期的观察发现,地球的温度变化和太阳活动有直接的关系。15、17、19世纪亚欧大陆发生了三次明显的冰进,即冰川不断增加,使陆域面积缩小。这3次冰进刚好与3次太阳黑子极小期(19世纪极小)基本对应,其中出现在17世纪的极小期是2000多年来太阳黑子最少的一个时段。黑子少意味着太阳磁场弱,它与地磁场的耦合作用亦将变弱,致使冰期前进。

从最近100年来看,地球似乎有变暖的趋势,但如果我们将人类历史放大到以千年为横断面,将可能看到气候的周期波动情况,冷暖是不断交替的,太阳的黑子也有一定的周期性变化。

我们仅从近百年地球气温的变化就贸然断定地球已经处在一个持续升温期,难免有失严谨。那些一心想证明全球变暖的人,有时刻意将中世纪曾有几次变暖抹去,似乎别有用心。

人类到了20世纪,气候变暖的趋势变得明显起来,但在这100多年中,气候变暖并不是一个直线升高的过程。在20世纪70年代人类也曾流行过一段时间气候变冷,当时的气候变暖则被视为异端邪说。

1974年,曾获普利策新闻奖的美国专栏作家乔治?威尔写道:“一些气象学家认为到本世纪末北半球的平均温度可能会下降2℃~3℃。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么高纬度地区(加拿大、中国北部和苏联)的粮食将减产,从而引起大规模人口死亡和社会动荡。”

同样,在20世纪70年代,一些著名的气象学家在波恩开会时警告说:“气候变化的现实使得最乐观的专家也认为10年内粮食的大规模减产(由于全球变冷)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各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无视这一必然结果,不采取相应措施,那么许多人将因此而饿死,还可能引发政治动荡和暴力活动,人们为之付出的代价就会更高。”

当时最畅销的图书是1975年由培生出版社出版的《全球变冷:又一个冰川世纪已经来临?我们能够渡过这一难关吗?》。它的作者罗厄尔?庞特也曾就这一主题进行过广泛的演讲,他说世界上最保守的科学家也警告人们,又一个冰川世纪在不远的将来就要来临。“给人类带来的社会、政治和适应性挑战是10000年来最严峻的。您对我们关于全球会变冷的预测的关注至关重要,它关系我们、我们的孩子以及我们整个物种的生存。”

1975年,《新科学家》杂志的编辑奈杰尔?考尔德也曾经说过:“人们现在必须像重视核战争一样重视新冰川世纪的威胁,它们都可能导致人类的大规模死亡和不幸。”

因为地球曾有三大冰期的记忆,人们在当时似乎开始倒数人类可能再次面临大冰期的时间,造成了当时较大的恐慌,都在想着办法如何应付极度的严寒。

然而时移事易,20世纪70年代所担心的地球变冷并未成为现实。现在科学家调转枪口,改而鼓吹地球变暖,本来主要受太阳活动变化的地球温度是如何让善良的二氧化碳抢去了呢?

低碳阴谋碳黑锅,二氧化碳怎么成了罪魁祸首二氧化碳是怎么被妖魔化的?

我们通过网络、报纸、电视等经常听到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如“离毁灭只有6度”,仿佛好莱坞大片《后天》、《2012》等即将变成现实。

2009年底,世界气象组织在瑞士日内瓦发表《2008年温室气体公报》。公报说,2008年大气中的大多数温室气体浓度继续增加,可长期留存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甲烷和氧化亚氮的浓度创下工业革命以来的新纪录。

公报的数据显示,2008年二氧化碳在地球大气中的浓度为(1ppm为百万分之一),与2007年相比增加,呈持续增长之势。工业革命前,二氧化碳在大气中的浓度大约为280ppm,几乎固定不变。

这似乎是最权威的数据,是全球气候变暖的铁证,但里面其实有误导之嫌。

第一,从280到,增长192%,这个数字看起来大,但ppm的计量标准是百万分之一,换算成百分比,也就是从上涨到,二氧化碳在空气中的比例仍然相当微小。

有数据显示,一旦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升高到1%时,人的意识模糊,如果不移至正常空气中或给氧复苏,将因缺氧而致死亡。但从上升到1%,就算把地球上的石油和煤炭全部采掘完,全部烧了,估计仅能增加很小的比例。

第二,在整个地球发展史中,二氧化碳浓度也是极不稳定的。据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地质学家施普特尔的研究,通过分析距今亿年前形成的石灰岩和白云岩当中的同位素发现,当时地球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至少为12000ppm,其浓度是目前地球二氧化碳浓度的32倍左右,可谓一个“超级温室”,在上亿万年的地球演化史上,二氧化碳浓度是大幅下降的。

第三,二氧化碳浓度增加,对植物的生长却是有好处的。一般来说,植物进行光合作用的二氧化碳最适浓度为1000ppm,二氧化碳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气肥”,在温室大棚中,我们会人为地增加二氧化碳的浓度,从而达到增产的目标。

环境中二氧化碳浓度升高将使植物光合速率加快,植物光合作用能力增强,有利于积累更多的光合产物。同时二氧化碳浓度升高,减小气孔导度,降低植物蒸腾作用,提高了水分利用率,也有利于光合产物的积累。

当然,二氧化碳浓度升高也将引起大气温度的升高,为一些害虫提供了适合的生存环境,导致虫害加剧,对农作物的品质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高二氧化碳浓度条件下,农作物能够吸收更多的二氧化碳分子进行光合作用,使得农作物体内碳素含量增加,而在吸收氮素量不变的情况下,农作物体内的碳/氮比值升高,这样蛋白质的含量将会降低,农作物的品质也将下降。

但经过西方媒体的不断渲染,二氧化碳气体居然成了一种污染源,成为人类的公敌。欧洲花大的代价搞所谓的“碳捕捉”技术,将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固化,永久埋在地下,这不算一种对植物生长的犯罪么?

人类活动对全球气候变化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似乎不能用二氧化碳的大气浓度作为标准。如果二氧化碳浓度升高,则会促进植物的繁盛,将会吸收更多的二氧化碳,在所谓的气候变暖模型中,这个因素却有意被忽视掉了,使气候变暖成为一场政治操控,而不是严肃认真的科学研究。

人类是最为渺小的,人类排放量在亿吨级的水平,而地球碳库的总水平都是万亿吨规模。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库在海洋和土壤中。植物的根在土壤中吸收氧分时,会与周围的物质发生呼吸作用,此时的呼吸是有氧呼吸,而排放的二氧化碳,故在根部,即土壤中二氧化碳储量巨大。

在竺可桢的结论中,我们明显可以看到,太阳活动才是影响气候的最重要因素。除此之外,美国科学家季林(Keeling)在2000年提出的潮汐气候效应理论对气候变暖也提出了挑战。季林认为,地球、月亮和太阳相对位置的变化会引起潮汐强度的逐渐变化,其周期为1800年。潮汐大时,有更多来自海洋深处的冷水被带到海面,这些冷水可以冷却海洋上的空气;潮汐小时,海洋深处的冷水很难被带到海面,世界就变得暖和。

2006年12月至2007年1月为弱潮汐时期,日月大潮与月亮近地潮相隔时间超过3天,从而导致冷空气活动较弱,整个欧洲度过了一个暖冬,纽约市片雪未下,这是1877年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况。当人们在全球变暖而心存恐慌的时候,2007年2至6月为强潮汐时期,欧洲的天气又变得异常的寒冷。

如果你仔细看温室气体列表,第一位赫然是地球万物赖以生存的水蒸气,其作用远远大于其他温室气体的总和。当温度高的时候,水的蒸发也会加速,会吸收大量的热,同时对流也会增加,最终使得温度并不能简单升高。

气候变暖的所有推断,都排除了水蒸气的巨大作用,并且基本忽略了气体在目前大气温度下的对流传热。按常理,地面附近被加热的暖空气会与上面的冷空气发生交换,我们知道每升高1000米气温会下降好几度,平流层里就像一个大冰窟,温室效应在这里并不起任何作用。

根据气候变暖的理论,甲烷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25倍,是人类最大的敌人,甚至有科学家开发出一种装置,直接吸收牛排出的甲烷,使人类免受其害。而实际上,大型的沼泽才是地球最大的甲烷库,地球上所有的牛排放的甲烷在它面前是相当微不足道的,如果按环保人士所担忧的,必须给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做一个大的盖子了。

根据这一套理论,恐龙灭绝的原因则主要是由于自己排出的甲烷气体所引发的强烈的温室效应。这种理论还堂而皇之地成为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只能说无知和好笑。如果这套理论成立,恐龙释放出来的甲烷在“熏”死恐龙之后,又去哪里了呢,累积到今天,地球已经变成一个火球了。

目前我们正处在第四季冰川后期,气温并不算低,如果太阳再次运转到银河系中的某个位置,人类可能将要面临着又一次巨大的冰期,这也正如20世纪70年代人们所担心的那样,人类将万劫不复。

乞力马扎罗山的雪确实化了,但是撒哈拉沙漠这些年可是正经变绿了很多,非洲降水增加了不少,各种动物数量都有所增加,这些显然是持有气候变暖理论科学家不愿意接受的。

低碳阴谋碳黑锅,二氧化碳怎么成了罪魁祸首气候变暖的“道具”

在哥本哈根大会期间,很多环保主义者扮着北极熊,用伤心的泪水希望引起与会各国代表或政要的注意,希望大会通过严格的二氧化碳气体减排指标,拯救脆弱的地球。这段时间一幅北极熊残食幼子的照片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成为北极熊的数量生存环境因人类活动而不断减少最直接的证据。

2004年,美国科学家在波弗特湾发现了4只被溺死的北极熊。这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因为北极熊是天生的游泳健将,它体形呈流线型,熊掌宽大犹如双桨,在北冰洋那冰冷的海水里,可以一口气畅游40至50公里。

但支持气候变暖理论的科学家迅速找到了答案,气候变暖所导致的北极冰盖退缩。有报道说阿拉斯加海岸的海冰已向北撤退了260公里,这里的北极熊必须游过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才能找到结实的冰层。漫长的海上寻食之路导致北极熊精疲力竭,如果碰到海里的大风浪,就很容易被淹死在海里。

经过不断的宣传,北极熊的数量成为衡量气候变化的重要标志。这种栖息在北极冰盖上的大型哺乳动物,是诸多受气候变化影响动植物中最具象征性的代表符号。与北极熊一样,候鸟、斑嘴鸭、鸣虫、扬子鳄以及其他一些动植物全被认为是气候变暖的最直接受害者。

而实际上,经过数万年的进化,北极熊是名副其实的北极霸主,双掌的力量可以破开厚厚的冰面。在捕食白鲸时,由冰上向水中扑去时可以一击重创白鲸,它们有超强的适应环境的能力,也才能躲过几次小冰期而存活下来,就因为几具尸体就断定北极熊被淹死了,实在是有些牵强。

有毒化学物质、石油开采业的发展、过度捕猎,是北极熊目前面临的主要威胁,频繁的人类活动使其栖息地不断缩小,这些都是北极熊数量减少的原因。

从食物链来看,北极熊如果食物大量减少,这将直接导致生存的困难。人类的过度捕捞、海洋的污染,人类活动频繁压缩其生存空间,都可以对北极熊数量造成影响。最后却将罪名推到了二氧化碳身上,实在是冤枉。

由于北极熊活动范围非常广,它的数量一般情况下很难统计,在现代高科技条件下,直升机、卫星遥感等各种手段都已经用上了,但恐怕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同地区的北极熊,“居住条件”(即海冰状况)不同,“社交范围”也有很大的差异:有些只在本地活动,有些足迹可以延伸很远的地方。现在监测到的北极熊数量仅仅是可见的数量,更早期的一些数字也多为“预测”。

2009年8月,美国野生动物摄影师SteveKaslowski在挪威偏远的斯瓦尔巴特群岛探险期间,拍摄了为数不少的北极熊的照片。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言人、一位海洋哺乳动物专家认为,斯瓦尔巴特群岛的北极熊数量比我们过去几年里看到的要多。

自20世纪70年代起,挪威政府执行严禁捕杀北极熊以及某些猎物的规定。自从1952年,严禁捕猎海象后,海象的数量有所增加,而它们可能是北极熊数量增加的原因。因为北极熊的猎物增加了。气候变暖会增加北冰洋一带的食物,这反而会促进北极熊数量的增加。

地球上有19个北极熊种群。已知有8个种群数量在减少,3个种群数量稳定,而加拿大的北极熊是唯一已知数量增长的种群。气候变暖应该一视同仁,对所有的北极熊都产生相同的影响,然而事实却相反。

环保主义者只是用北极熊的眼泪及动情的说词来为各国与会代表施加压力罢了。

在环保主义者手中,与北极熊同样重要的道具还有不断崩落的冰川,我们从电视画面上经常看到有大块冰川从冰架上崩落,巨大的冰川漂浮在海面上,似乎所有冰川都将全面融化。一幅幅的照片和不断重复的画面似乎在提醒人们再不进行温室气体的控制,海平面将升高多少,将可能使多少沿海城市消失。

北冰洋首先是一个大洋,而不是一块大陆,由于位于北极,天气异常寒冷而常年结冰。北冰洋的冰域面积为1000万~1100万平方公里,占北冰洋总面积的68%~74%。夏季缩小为750万~800万平方公里,占北冰洋总面积的50%~54%。但一到冬季,又迅速被厚达3米的冰层所覆盖。

冬季结冰,夏季冰川融解,这是再自然不过的自然规律,就像树叶在秋天落下,而在春天长出来一样,周而复始。

而2009年末2010年初波及全欧洲的大雪与极度降温天气可能使北冰洋再次覆盖上厚厚的冰层,这又让那些环保主义者如何解释呢?

按电视中冰川不断崩落到大洋中的速度,北冰洋航线早就应该打通了,人类将在中东之外再找到一个大油库,然而这几十年来,北冰洋航线并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

低碳阴谋碳黑锅,二氧化碳怎么成了罪魁祸首揭秘“碳阴谋”的逻辑陷阱(1)

中国有句古话,名正则言顺,意思是凡事都得有个理由,否则办起事来麻烦。

当年岳飞被害风波亭时,秦桧一干人等在全天下面前给岳飞编织的罪名是“莫须有”,后人将之理解为“说不定有”,以此来证明秦桧等人的奸诈,让岳飞蒙受千古奇冤。

但经过后人的认真考证,参考宋人语言习惯,“莫须有”应该理解成“怎么没有?”,这是在韩世忠等人责问秦桧时,秦桧用这句话来显示自己对韩世忠的不屑一顾,岳飞背的罪名是不听号令,私自逗留等。

与岳飞的死相同,对于“二氧化碳”背负起导致“全球变暖”这个罪名而言,也不可能用“说不定有”这样的原因来打发“气候变暖”的善男信女。所以科学家必须为“全球变暖”找到足够的理论支撑,使它听起来像那么回事。

人类不断地制造着大量污染物,城市中成堆的生活垃圾、大气中废物、有害气体一直在增加,恶劣的天气,环境在不断地恶化,这是铁的事实,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变化。脆弱的生态,污染的环境,日益枯竭的资源,绝对不是杞人忧天,人类的生存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冤有头,债有主,是什么构成对人类的致命威胁,温室气体在人群中被揪了出来,而其他重要的温室气体,如水水蒸气等就有意被忽视掉了。

为拯救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人类必须行动起来,扼制温室气体的排放,减少二氧化碳对人类的危害,所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要使用清洁能源。

一切都顺理成章,再完美不过的推理过程,任何人都能理解。

首先将环境污染、资源枯竭、极端天气简单地进行并列,渲染各种灾难对人类的影响。我们总是听到如果世界上冰川融化了,海平面将要上升多少米,气候变化了,多少种物种会绝迹,仿佛这些很快就会降临到我们头上,全球气候变暖支持者所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然后将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温室气体的排放,将气候变暖与人类活动挂钩,简单认为人类的工业活动是二氧化碳的主要来源,而忽视了土壤及海洋两个巨大的碳库。

最后在人类生存环境日益恶劣与二氧化碳之间画了一个等号,只要人类把二氧化碳固定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这样说来,二氧化碳现在却硬生生背上了一口大黑锅,成为人类的公敌,罪大恶极的阶级敌人。

我们不能否认大量的环境污染与焚烧大量的煤有关,如果不对尾气进行处理,直接排放到空中,对环境产生致命的伤害,但这不能因噎废食,把所有高污染的生产设备立马淘汰掉,只求环保,而不管这些工厂养活了多少人口,这些工人失业后怎么办。

很多人喜欢养宠物,狗、猫等宠物可以带给人类很多乐趣。但如果对宠物不严加管束,它在大街上随意排便,撕咬行人,这肯定对社会公共秩序造成很大的伤害。

既然给大家的生活造成这么多不便,为什么要养宠物呢?于是有人提议实施捕杀令,但全部捕杀显然有些不人道,商量的结果是限制宠物的数量,富人的意见就是宠物的总数不再增加,而在现在的基础上慢慢捕杀。

这是一个没有悬念的故事片,富人已经养了很多宠物,穷人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一些,开始有闲心养宠物了。但按照富人的建议,最后的结果就是穷人失去养宠物的权力,而富人仍然过着逍遥的日子。

低碳阴谋碳黑锅,二氧化碳怎么成了罪魁祸首揭秘“碳阴谋”的逻辑陷阱(2)

限养宠物是唯一的途径吗?显然不是。只要狗主人对狗严加看管,使狗有良好的习惯,给凶猛的狗拴上狗链,社会秩序肯定不会受到什么冲击,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享受生活。

同样,只要人类致力于清洁环保的技术,不断减少向大气中排放有害物质,如二氧化硫、重金属、工业废水、废渣,避免河流富营养化,建设更多的污水处理厂,不进行大规模的破坏性开发,让大自然有自我修复、净化功能,人与自然怎么不可能保持和谐相处呢?

工业活动中必然有污染,我们的主要措施是进行严格的项目审查,不让重污染项目披着绿色的外衣对环境进行破坏,这样就足够了,打着控制二氧化碳排放的幌子,控制碳排放是发达国家编造的世纪谎言,已经成为21世纪最大的阴谋,减排二氧化碳是虚,限制发展中国家发展才是实。

我们需要正确地看待“碳”,还原它本来的面目,而不要丑化,不要妖魔化,正确地利用碳来为人类谋福祉。

我们必须认清“碳阴谋”的实质,把环境污染和二氧化碳排放明确地区分开,为了环保而环保,不要忘记了环保的目的是为了提供给人类更好的生存环境,使人类可以享受到更丰富的物质生活。

碳排放,“碳关税”,无疑是强盗逻辑,是发达国家套给发展中国家的紧箍咒,当看你不顺眼时,就念一下,使你根本不能建设更多的工厂,维持贫困对于西方发达国家或许是一件好事。

现在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的竞争会越来越白热化,碳是一个最重要的博弈手段,任何人都不可掉以轻心。

当然,在我们对“碳阴谋”有清醒的认识后,并不能马上轻松和懈怠下来。

人类仍面临着艰巨的挑战,我们都认识到目前的发展方向是不可持续的,大量地采掘生物化石能源,但这些资源都是固定的,采一点就少一点。

我们的发展不能以透支子孙万代的资源为前提,寻找新兴能源,避免对一次性资源的过度依赖将是人类共同的课题。

联合国在2009年末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09年自然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是10年来最少的。

显然“气候变暖”并不是一个板上钉钉的事,毕竟没有严格的理论证明,也缺乏有力的事实支撑。为了给自己留一些余地,要是以后几年天气有什么变化,气温上升了,岂不是掌自己的嘴,把名声给搞臭了。

所以现在有科学家提出用“气候异常”来替代“气候变暖”。无论怎么样,大规模灾害性的天气出现都是二氧化碳的错。

比如2009年末2010年初的全球大规模降温天气,就与“全球变暖”背道而驰,为了不使自己的理论破产,有的科学家又提出了由于二氧化碳增多,冰川融化加速,海洋中的淡水增加,使海洋正常的大气洋流受到阻挡。

但这一套理论在现实面前仍难以自圆其说,或者说他们并没有完善的理论体系,遇到新问题时,只能抓瞎,企图蒙混过关。

抛掉扣在二氧化碳身上的黑锅,我们将看到二氧化碳美丽而神秘的一面。整个人类史也是一部碳的历史。生物燃料、煤炭、石油见证了人类漫长的发展史,煤炭、石油的大规模应用将人类带入现代文明,追踪碳的足迹,我们也将从中发现大国兴衰的线索和脉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