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鸿门宴》:黄秋生的神和李仁港的仓促

文/不流血的惩罚

由他人将故事以讲述的形式向后人传输,这种叙事模式在很多电影里屡试不爽,既避免了过于直观,又不会让人过分产生代入感,毕竟历史故事终究只是一场让人用来戏说的评议,如果过分强调真实性,难免让人难以产生认同感,倒不如披上说故事的外衣,让故事看起来更具传奇性,既然是传奇,就不会让人为故事的真伪而纠结。只是在《鸿门宴传奇》里让张良这个当事人之一的人物来讲述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就这一安排来说,是否有失偏颇,我持保留意见。

整部电影无论是在战争场面还是人物内心都表现得中规中矩,故事的转接也比较紧凑,在接近两个小时的篇幅里,李仁港的叙事没有让人觉得拖沓,做到这点也属不易,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注重在故事变化和转折之处的打磨,细节改编方面,李仁港将一些细节加以改编,让人顿觉新鲜,如韩信之死,不是因为功高盖主而是死于范增绝地反击,成为范增最后一步棋局 “两败俱输”的祭品。

在网上这片大致的争议都来自于故事和历史有所出入,在我看来,大可不必为此纠结,电影讲究的是创新和承载作者人文情怀的媒介,在创作中太过于忠实于历史,那就去做教科书得了。

新世纪一来李仁港的电影个人风格已趋于完善成型,从《阿虎》到《猛龙》再到《锦衣卫》,李仁港热衷于表现人物内心信念和情怀,如,阿虎为尊严而战,青龙的最后一搏则为结束个人悲哀坎坷的一生,他的电影里大多人物都表现得很悲壮,这让他的电影能够很好的调动观众的情绪,别人手里以情动人的煽情手法,在李仁港手里就变成了以人物内心为绝对中心所散发出来的魅力作为煽情手法,这也是李仁港与其他导演最大的不同,但是他往往也因为人物内心铺垫不够导致煽情变成了毫无逻辑的硬伤所在,如《猛龙》中的黄圣依,又如《见龙卸甲》中的赵子龙,两个人物都败在了前戏铺垫不足,导致人物内心酝酿和转变逻辑难以让人产生认同感。但是在这部电影里人物内心的信念和情怀还是表现得相当到位的,如项王的回天无力,又如张良与范增的棋逢对手惺惺相惜,又如范增作为项王身边的谋士,这个人表现出来的智谋实在是让人顶礼膜拜,他于绝境之中下的最后一步棋堪称神来之笔,类似于诸葛亮生前布局死后斩杀魏延一样,这个人物确实有着神鬼莫测之能,也符合中国传统文化里对智慧崇尚和渴求。但如果是仅仅神化范增这个人物,那充其量只不过又是一个诸葛亮而已,于是李仁港让范增的晚年变得异常悲凉和凄婉,再者这个人物的内心为大势所去而无力回天所表现出来的悲壮其实是电影最好的情绪传达,这一切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黄秋生的表演所表现出来的强大气场(这也是香港电影的强项,在神化人物方面总是能够手到擒来)和李仁港的编排,如果说电影中有谁能够真正看穿整个棋局,这个人非范增莫属,这也是张良这个人物在这部电影中所不具备的光环,即便是张涵予这样的人物来演绎,也还是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张涵予的演技该寻求突破了。

不足的地方,刘邦这个人物实在过于平面了,黎明的表演让人大感无力。在一些动作场面上,我看到了《见龙卸甲》里的一些动作示范。另外让人诟病的飞碟帽,李仁港从《见龙卸甲》后一直沿用至今,我只能说李仁港真能省。感情戏方面,通篇让人感受到项王和虞姬的爱情乏善可阵,仅仅是在项王临死前,虞姬一句:能让项王死而瞑目的人,也只有我虞姬。才让人真切感受到两人之间为人传颂的千古爱情。另外陈小春的自杀实在是过于刻意了,不太符合人物内心,更超出了观众心中对于一个将军的认知,其实对于这个人物的安排,大可让其离开刘邦,一个人返回家乡终老死去,这更符合中国人内心的“出世”观念。当然在配乐上,我只能说,这部电影过分强调节奏,从而疏忽了李仁港在追求人物内心世界时所表现出来的情绪爆发,这一点来说,两人在协调和沟通方面尚不足于达到天衣无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