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九十岁高龄的老娘,虽然年事已高,却对年轻时的事情记得很清楚,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越来越爱回忆往事。今年,她又跟我唠起了我小时候的故事。这些往事,从我记事的时候就讲过,讲到了我也60多岁了,有些事已刻在我脑子里了。我把这些事整理后,先后在铁血军网上发表 了[母亲 第一次看见八路军]、 [ 我跟随母亲参加林彪胞弟林向荣的追悼会]、[母亲见过白求恩 ][我的一张应征入伍通知书母亲珍藏了47年] [母亲送给我的针线包]等文章 ,受到编辑和铁血战友的热情支持,借此机会向战友们表示深深的谢意!今天讲述的是,我的童年,是在战争年代跟着老娘在晋察冀东奔西走渡过的 。

解放战争初期,我出生在唐县,那时候哪有什么托儿所、幼儿园,许多军队的孩子,大都找当地的乡亲们抚养。我母亲因忙于工作,在我满月后,将我托付给我姥姥。她在区里动员青年参军参战、组织妇女做军鞋、筹军粮,整天不见她的身影。 解放战争开始时,国民党军凭借其兵力上和装备上的绝对优势,向晋察冀等各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各解放区军民奋起作战,同敌人展开了英勇斗争。晋察冀军区为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在部队结构上作了新的调整,一方面扩编部队,发动适龄青年参军、参战,将原来的小团扩编为大团,另一方面将一大批地区队、县支队和县大队编组为正规团,以提高部队的机动作战能力。父亲从晋察冀军区第3军分区42团调到独立2旅5团,正忙于参加大同、集宁战役及张家口保卫战。老娘说:“平时把你扔在你姥姥家里,到了第二年,我出去开会就有时带着你。那年打石家庄时,我还带着你到过石家庄前线哪”。那是在1947年根据毛主席和朱总司令指示,11月6日 解放石家庄战役打响。华北军区集中第3、第4纵队和冀中、晋冀军区4个独立旅投入战斗。父亲所在的晋冀军区独立2旅5团(团长李喜亭、政委朱卿云、参谋长林向荣) 从西北攻入石家庄市区进行巷战,晋察冀军区部队仅用6天6夜,攻克华北重镇石家庄。老娘说:“在解放石家庄时,我们根据地的乡亲们组成担架队,一面向前线送弹药,一面抢救伤员。我和你舅舅抱着你,经曲阳、行唐、平山,有时候骑牲口,有时候就走路。同支前队伍在去石家庄前线的三百里路上,不断遭到敌机轰炸和扫射,十分危险,我把你紧紧抱在怀里趴在地上,飞机轰炸时的声音把你吓得哇哇大哭。有的人看了说,这个妇女干部怎么还带个孩子到前线来”。老娘还告诉我,11月12日石家庄解放了,我们住在平山县城北边一个村子里,你爸爸他们部队住在另外5里地远的一个村子里,当时我们谁也不知道谁住在那里,也没有看见你爸爸他们部队,这是后来知道的事。我们住了几天,便跟支前队伍就回到了唐县老根据地。

l948年4月,晋冀军区第一纵队,在司令员唐延杰、政委王平指挥下开始围攻山西应县,当时应县隶属察哈尔省,解放战争时期,我军曾三次围打,三次共围攻了一百天。第一纵队二旅也参加了这次第三次围攻战斗。应县战斗打得十分残烈,应县敌军比较顽强,城防工事坚固,我军伤亡不小。唐县老根据地又组织支前队伍跟着部队去送弹药抢救伤员。老娘又带着我又上山西应县。我们经唐县军城、川里、倒马关、涞源县、灵丘县到达应县附近。同去的还有我三姨姥爷,他是唐县管家佐村武委会主任,他带着他们村的支前队伍,他看见我娘俩,他抱着我,就问我娘,“这孩子这么小,怎么跟着来了?这里又打仗多危险”。我娘说“他姥姥看着4个孩子实在看不过来(我舅舅2个小孩和我姐姐),我就把他也带出来了,他姥姥说什么也不让带他出来,怕出危险”。在山西应县路上我们遇到敌机狂轰滥炸和扫射,眼看着一些人和牲口被炸死。在打应县时,傅作义的飞机天天来轰炸,部队就组织防空,当听见飞机响时,我也学着大人的样子趴在地上。攻城的解放军部队经过激战於1948年5月25日早晨,攻进城内,应县解放。父亲所在部队在打下应县后,转到涞源一带休整时,我们见到了父亲时,他和6团团长刘续昆在一起,刘伯伯把我抱起来说:“你小子也打仗来了”。刘伯伯和我父亲是抗战时期的老战友,他们后来又一起参加抗美援朝。他曽担任过北京军区工程兵主任。1987年,他得知我父亲因病逝世的消息后,他特地给我写了一封亲笔信,对我父亲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至今我还保存这封亲笔信)

应县解放后,支前队伍就回到唐县,在回来的路上,我娘俩路过三姨姥爷家,我们在管家佐村住了一宿。当老娘讲完这段经历时,我们就问她老人家,“我那时那么小,你们到前线去把我带出来,如果让飞机炸死了怎么办?”她说:“我那时候年轻,也没想到怕,也没想这么多,打鬼子时我都没怕过”。老娘还说:“从应县回来后,你只要听见飞机响就会趴在地上”。有一次,我和姐姐及舅舅的孩子在姥姥家玩,突然,听见村北边飞机轰炸的声音,我连滚带爬到坑沿下面,趴在地上。正巧我舅舅从外面回来,看见我这个样子,哈哈大笑说:“我这外甥还知道防空”。他是村公安员,是l940年入党的老党员,老青抗先模范队队长,他说:“刚才是国民党的飞机在咱们村北边的候各庄扔了炸弹”。老娘刚讲完这件事,我的老姐姐在傍边也说:“这件事我还记得,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看见你连滚带爬到坑沿下面趴在地上了”。

l948年7月,父亲所在部队华北第3兵团第1纵队2旅6团(父亲从5团调到6团)。参加了保(定)北战役。9月,参加察绥战役。先后攻克集宁、丰镇、凉城等地,协同兄弟部队解放了绥远和察北广大地区。12月,参加平津战役,同兄弟部队一起解放了张家口、宣化等城镇。

1949年2月,北平和平解放,父亲他们部队驻防在北平顺义县牛栏山。老娘便带着我到北平探望我父亲,那年我不到三岁,头上还带着顶小八路帽子,背着个小木头枪。老娘说我,那时经常学大人的样子,手比划着,喊:“烧饼们开会了,我是八路军。”由于说的不请楚,我把老乡们喊成烧饼们。到了部队后,父亲的许多战友都来看望我们,其中还有林彪的親弟弟林向荣,我父母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就与林向荣相识。他和我父亲在一个团工作过。他把我抱起来说:“这小子长这么大了”。我们在牛栏山住了不长时间,66军接到解放太原的命令,我父亲他们6团,已改编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兵团66军197师591团,部队准备开赴太原前线。部队把我们安排在畄守处,可我母亲急于回去工作,母亲又带着我回唐县老家了,临走前,林向荣他们又来看望我们,对我母亲说“小王,我们要去解放太原了,到时候太原见”。他又抱起我来亲了亲和我们告别。4月中旬,父亲从前线捎信来说他们部队驻在太原城北小北门附近,正在进行攻城准备。我娘就和几名部队干部家属做伴,带着我骑着牲口经曲阳、行唐、灵寿、平山、井径、娘子关、阳泉、寿阳等地奔向太原前线。一路上经常碰上国民党的一些散兵游勇,幸好同行的还有部队的几个同志。我们走了几天到了太原城附近,太原城刚刚被我解放军攻破,只见许多阎锡山的兵和老百姓从城里跑出来。母亲走在北门附近看见解放军就问:“66军197师在哪儿?”正巧碰见591团供给处侯管理员,他领着我们到了部队驻地,看见部队正在开追悼会,母亲急忙问谁牺牲了?侯管理员说林向荣参谋长和王主任牺牲了,母亲顿时愣住了说:“林参谋长在北平时还对我讲在太原见,怎么就见不到了哪”。母亲领着我怀着悲痛的心情参加了林向荣和王主任的追悼会。母亲说:“王主任也是唐县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和你爸爸是老战友,那年打石家庄,路过他们村,我们还在他家住过一宿,他媳妇给我们做了许多好吃的,眼看快胜利了,他们都牺牲了”。部队打下太原后,于1949年6月27日进驻天津地区担负京津卫戍和海防任务。

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49年10月1日在北京成立。这一天举行庆祝活动,我也同父母親一道,在部队驻地,举着小红旗,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毛主席万岁!也就在这次庆祝大会上,我第一次看到了鲜艳的五星红旗,第一次看到了毛主席像。

本文内容于 2011/12/8 5:49:55 被太行八路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