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本是回贴,不过我自觉得很有趣,想让更多的战友们看到,于是又重发了一下主贴。

我本人是个很有“教养”的人,是地方考上的学生,第一次吃部队饭很有趣。

那是一九九二年。

下连队训练头天晚上新来的同志吃的是小灶,感觉很温暖,早上没什么感觉,一直在打内务。上午练了一会立正稍息,累得不行吓的不

行,因为不少新同志因为动作不齐挨了耳光,还好,本人长得慈眉善目的,人家没好意思打我(我面向好,一向受人待见,住班长上铺,我的内务作为全区队的标本供人学习参观,班长确实说了,我不揍你,但得给我长脸啊)。到中午吃饭时,先是唱歌,完事进食堂。我们学生比部队的战士的伙食标准要高,远远看上去有鱼有肉的。坐下后同志们一下就放松了,开始交流起这几天的心得,立马一片嗡嗡声。突然只听区队长一声断喝,都住嘴。起立,立正。食堂外集合。集合完了,同志们一脸疲倦。有十分钟没人讲话,区队长和班排长也都虎着脸陪咱们站着。区队长喊,各班拉歌。又是一顿唱,快要晕倒了。总算唱完了,进食堂,坐下,然后又是乱哄哄的抱怨声和有人的摔盘子声,于是又是起立,立正,集合,再十分钟的寂静,又喝歌,再进食堂。这时都快一点了,一点半就要下午的训练,同志们真快晕倒了。不过这次长记性了,再没一个人说话,整个食堂里就听见苍蝇在飞。突然,区队长一声怒喝,开饭!同志们又是起立,立正,准备出屋,结果有人反应过来了,抓起饭盆就冲向饭筐。于是开始了抢饭。我们学生用的饭盆比战士的大,训练完回学校就扔掉不用了。我发挥了我文明礼貌的特点,不断向着从我身边冲过去的战友同学点头致意,并文明的站在队伍后面等。等我能够着饭筐时,还好,我周围还有十几个人跟我一样互相微笑致意着准备装饭,可惜的是,饭筐里连米渣都没有了。我们可是文明人,都只互相笑笑点头致意着就回到各自的座位,准备空嘴吃几口菜垫饱一下,等晚上再好好吃,毕竟进来时我们看到桌上有鱼有肉呢。结果回到座位上,发现除了空盘子啥都没了,只有几个不要脸的在那舔盘子底呢。

没等他们几个舔完,我们几个还没愣够,区队长又在喊集合了,下午的训练开始了。在训练场中,我的眼泪在眼眶里转,饿倒好说,丢人啊。有几个更不要脸的一边打着隔还一边同情地看着我们几个。反正我觉得每个人都对我们很同情,这种滋味并不好受。更丢人的是,大约两点钟时,区队长点了十几个人名,有我一个,回头一看,都是没吃着饭的。他把我们集合到一间屋里,给每人发了一个面包,只叫我们吃,没人说话。我不知道是怎么吃下去的,但是,晚上开始,食堂里又多了十几条更加凶残和更加不要脸的狼!但是从第二天开始,尽管大家都比昨天吃得还多,因为训练强度更大了,但没发生过饭不够的事。后来才知道,新兵第一次吃饭,都不够吃,因为就是故意那么做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