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众所周知,在战争末期阶段德国曾协同匈牙利发动了最后的攻势作战“春醒行动”,可作为“春醒行动”先期铺垫的“南风作战”却始终不是那么夺人目光,当时的东线背景是苏军已攻占布达佩斯并控制了匈牙利东部地区,下一步将是攻占被德国称之为第二首都的维也纳,而作为进攻维也纳的赫龙地区不仅仅扮演了苏军桥头堡角色,更对即将发动“春醒行动”的德军集团侧翼有着巨大威胁,介于这种情况德军决定在攻势前对这个地区实行清理作战,并命名为“南风”,也正是这股“南风”引发了德军高层两种不同的看法(主要是南方集团军群内),提倡发动攻势的人(如国防军巴尔克将军等)如之前所说,不解除赫龙桥头堡的威胁,对于“春醒行动”的负面影响将是巨大的;而反对发动攻势的人(如党卫军迪特里希将军等)却认为这样的先前一击会将德军最后的有生力量提前暴漏,使之在接下来的作战中丢失更大的战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着一半英国血统的赫尔曼·巴尔克上将,统辖的第11装甲师在东线获得了齐尔河畔的消防队称号,而巴尔克本身也以其防守著称于世,担任第4装甲集团军司令期间获得了钻石双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而这类勋章的获得者统共也不过27人。

当然,德军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建议发动了“南风作战”并取得了最终胜利,但是回过头来看看后者的意见也不能说一无是处,当时德军向东集结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之成功,包括党卫军在内都以伪装番号的形式秘密行军,直到发起作战之前苏军都未曾意识到那个参与阿登反击战的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已经抵达匈牙利境内,也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关键性因素所在,使之在“南风作战”中,德军仅仅投入了5个师的兵力(党卫军“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党卫军“希特勒青年”装甲师、第46步兵师、第44掷弹兵师、第211国民掷弹兵师以及军属统帅堂重装甲营)就将赫龙桥头堡内1个近卫机械化军、2个近卫步兵军的6万苏军击溃(苏军在此地工事已有一个月),但德军也付出近3000人的代价,以参战的统帅堂重装甲营为例,下属25辆虎王坦克战后仅有4辆尚能作战,用“希特勒警卫旗队”师长奥托·库姆的话说:他的部队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党卫军士兵心中有着崇高个人魅力的“老爹”约瑟夫·迪特里希,战争后期所指挥的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先后参与了阿登、春醒等为数不多的反击之战,战后被判处终生监禁后被假释出狱,1966年因病死于路德维希斯堡的家中。

但从“南风作战”的本身战果来看德军还是占到了不小便宜(对比苏军而言),但是面对人员器械捉襟见肘的事实,即便德军损失的器械微乎其微、人员伤亡并非无法接受,但可以弥补这些的人力物力资源却也耗之殆尽,以日后参与巴拉顿湖反击战的派普战斗群为例,战前的人员补充不得不从其他部队调取,而有的装甲营已经有3个月的时间没有接收到新的补充坦克,至于部队的缺编情况更是尤为严峻,以“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为例,缺编205名军官,这不得不从士官中填补其空缺,而士官本身又缺编2185人,又不得不从士兵中吸纳,如此的恶性循环导致部队本身比实际战斗力下降了30%,当然这还未曾考虑掺杂了大量新纳入的新兵蛋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党卫军第1装甲团团长约阿希姆·派普,缺席6周的派普在“春醒行动”前归队并参与了“南风作战”,在“南风作战”中仅派普指挥的战斗群就击毁了苏军50余辆不同型号坦克。战后因涉嫌马尔梅迪惨案被判处死刑,后因其坚决的反苏立场和对装甲作战的非凡造诣在1956年即被释放,1976年因失火而死于法国小镇特拉福斯,大多数人认为他固执的纳粹信仰导致了摩萨德对其的暗杀。

所以说“南风作战”固然取得了良效,可损失方面却是日后所无法弥补的,实际上结合日后的“春醒行动”战果来看,并未像期待的那般顺利,甚至发动攻势不到24小时就宣告了停滞,与其这样的悲惨结局,倘若进行这样一个假设,如果说当时采用了迪特里希的意见,在发动春醒行动之前始终保持一种隐秘静默状态,将部队的人员及其装备进行最大的休整完善化,将“南风作战”的气力也完全投入于“春醒行动”之中,不知强化版的“春醒”是不是会取得比史实“春醒”更为满意的战果呢?顺便问一句,抛开假设站在历史面前“南风”给“春醒”到底带来了多少实质性影响呢?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我个人倒是很倾向于后者迪特里希的看法,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看待的!在下悉心听教!

本文内容于 2011/11/30 20:15:33 被国军P-40战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